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涉及敏感領域 周強拒絕透露死刑數據

周強周日在人大會議上宣讀工作報告。(美國之音視頻截圖)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12日在人大會議上宣讀工作報告時,表示最高法對死刑判決進行了“嚴格和謹慎的審核”。但周強並未透露死刑判決的數量。有分析指出,中共之所以將死刑數字作為國家機密,因為其涉及非常敏感的領域。

在3月12日舉行的人大會議上,周強發表2016年工作報告,其中提到,“死刑案件核准權收歸最高人民法院統一行使十年來,堅持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確保死刑只適用於極少數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但周強並未透露死刑判決的數量。

國際特赦組織2016年4月發布的死刑問題年報指出,中國將死刑執行數字列為國家機密,但國際特赦組織相信中國2016年處決總人數仍是“數以千計”,是“世界頭號劊子手”。

報告承認無法對中國的處決人數給出具體數字,但組織秘書長薩利爾・賽迪指出,相信中國仍對大批囚犯執行了死刑,“哪怕不比全球其他國家的總和要多”。

2015年,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則稱,估計中共處死的犯人人數,不但是全球之最,而且超過了其他國際死刑犯人的總合。

楊建利:“死刑在中國還涉及到人體活摘器官的問題”(網路圖片)

數字公開可能導致其他秘密曝光

非政府民間組織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曾對《自由亞洲電台》分析個中原委:“因為死刑是衡量一個國家人權狀況非常敏感的領域,通過死刑的判決過程人們可以了解一個國家司法的獨立性和法治程度。……如果死刑數字公開可能曝光中國政府不願公開的一些秘密。”

“另一方面,死刑在中國還涉及到人體活摘器官的問題。中國人體活摘器官的一大部分來自死刑犯。中國有些死刑犯被判決之後不是按規定的時間程序被執行,而是在等待的時間中突然被執行,因為在被執行的那天可能有人需要人體器官移植。人體器官移植在中國是一個很大的賺錢行業,也涉及到政府在很多情況下迫害一些宗教群體的案子。從死囚身上摘除器官是一個很大的秘密,涉及死刑的問題是中國的一大人權災難區。”

比公開死刑犯數字更深的黑幕

此外,長期關注中國問題的時事評論員橫河曾在2012年提出一個分析。他指出,中共承認器官移植的供體都來自於死刑犯,其實是為了掩蓋更大量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橫河表示為什麼中共當初從不承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到承認是來自於死刑犯,是因為“中共當時需要面對是國際社會的質疑,因此它要有一個說法,加上當時的高層可能已經有人注意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了,而且知道這種事情早晚會曝光,因此有必要對國際社會作一個交代。”

“到了2006年底,似乎中共就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說承認器官是來自死刑犯對中共更有利,所以在那以後就一直堅持那個說法了。那我們現在都知道2006年發生了什麼事情。2006年3月份,海外首次曝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到了7月份,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調查報告第一版發表。也就說中共在這時候,就是說兩害之間取其輕,就承認了器官來源是死刑犯。”

事實上,在去年6月22日發布的長達800多頁的名為《血腥摘取/屠殺》(Bloody Harvest/Slaughter)的報告中就提到,根據批准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數量、床位數以及其他公開信息資料等指標來看,中國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遠遠超過官方披露的1萬例。

報告的作者之一大衛‧麥塔斯就表示,由於中國相關數據的不透明、醫療機構對事實的掩蓋,他們很難得到確切的數字,但是估計出了一個範圍。他說:“我們得到了一個範圍,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手術在6萬到10萬例之間,持續了好多年,到現在總數遠遠超過100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