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三姐妹

因為什麼都講政治,中國向韓台兩個女人領袖掀桌子,中國旅遊業撤退韓台,反而開闢了一片清靜的真空,由唯美主義的角度,不會介意此一狀態長期維持。

日本是唐宋餘韻,而韓國可堪旅行,因韓國是明朝遺風;而台灣則有日治五十年的余跡。因此日韓台首尾相銜,其實可聯手向歐洲推廣旅遊,告訴西方人士:若欲了解東亞文明千年的神髓,必順序遍游此一條龍。

三姐妹之中自然以大阿姐最為清秀:奈良有大唐迄今僅余的木造巨型寺廟,京都則巷陌庭園俱有大宋東京夢華的風情。二姐的舊建築和民俗服俱是朱姓明朝的影響,難怪胡金銓的武俠片喜歡韓國取景,甚或可將北韓拉進來:海外刺殺金正男,防其繼位,就是明成祖派鄭和搜尋明惠帝的翻版,是五百年前中國人教的。

至於台灣,小妺妹排行第三,實力最弱,空有民主政治和自由,生活品味缺乏細節。知識精英匯聚台北市,鄉間的生活實在過份粗陋,每處的民房不是像公廁就是鳥籠。

日韓台雖主權各異,但分享了共同的文化和歷史,俱行議會民主,與普世文明接合,本身就可以像歐盟一樣成為一個小型的經濟文化的“亞盟”,如果領袖有遠見,完全可以重現二十一世紀新的一條龍(當然不必將香港算進去)。

但其中的韓國放不下歷史包袱,過度情緒化,這個民族的喜怒哀有如過山車大開大合,似未因日治而學會一點含蓄,實連台灣不如。現在好,那邊強敵環伺,包括導彈核彈,為了共同的利益和幸福,是不是該將過去的一些小小的不快記憶抹掉,像中國說的:團結起來,“一起向前看嘛”。

台東花蓮之間的山海,水田漠漠,林木幽幽,本可媲美日本青森秋田的幾彎角岬,又有北海道般的海岸線,但是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之後不懂得美學,在清秀的山水之間建水泥廠,灰陋令人望之畏怖,聞得到戒嚴時期國民黨的威權——當然這也難怪,當年在亡命倉卒間立命安身,與南韓的朴正熙一樣,才造出亞洲四小龍。

台灣閩南鄉民的純樸是因為未經一九四九年之後的污染,國民黨精英的文牘風格和行止禮儀俱又是南京總統府時代的承傳,少壯派的一代如錢復、沈君山、馬英九,因六十年代留美,俱有甘乃迪和佐藤榮作那一代美日融和的知識氣質。這一點,跟這一代喝柯林頓奧巴馬奶水長大的西方背囊客和手提電話一代講,他們不會明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