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張國燾殘酷「肅反」 徐向前之妻被虐殺

在中共鄂豫皖蘇區大規模“肅反”行動中,僅1931年的9月至11月的兩個月間,就殺掉2,500多名官兵;紅二十五軍原有1萬2,000人,肅反過後,僅剩下6,000人。圖為張國燾(左)與毛澤東(右)。(網路圖片)

中共不僅屠殺黨外人士,在黨內整肅時,殺人的規模和手段也極其驚人。其中,20世紀30年代初期,中共各個所謂“根據地”都發生不同程度的“肅反”。從“富田事變”打擊AB團開始,有10萬共產黨人死於自己人之手。

僅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中披露的數據已極為驚人,肅反運動在短短二三年間,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AB團的紅軍、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

其中,在鄂豫皖“蘇區”的大規模肅反行動中,僅1931年的9月至11月的兩個月間,就有2,500多官兵被殺掉。中共紅二十五軍原有1萬2,000人,肅反過後,僅剩下6,000人。鄂豫皖“蘇區”的“肅反”還被擴展到中共地方各級黨政機關、地方武裝和群眾團體。中共元老徐向前時任紅四方面軍軍長,其妻程訓宣也被秘密處死。

白雀園“肅反”兩個月2,500名官兵被殺

1931年1月7日,在共產國際代表米夫的直接干預下,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在上海召開。隨後,新當選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國燾以中央全權代表身份被派到中共鄂豫皖“蘇區”。

張國燾1931年4月進入鄂豫皖“蘇區”,擔任紅四方面軍主要領導人;9月底,張國燾在河南省光山縣白雀園發動一起大規模“肅反”行動。張國燾經常親自審訊,嚴刑拷打、刑訊逼供,其最主要幫凶和最得力的助手是時任紅四軍政治委員的陳昌浩。

在這場“肅反”中,紅四軍死了多少人,至今沒有一個具體的數字,僅1931年11月22日陳昌浩在《彭楊學校報告肅反經過》一文內就承認:“這次共計肅清改逆一千人,富農及一切不好的分子計一千五六百人。”

但徐向前在其回憶錄中說:僅1931年的9月至11月的兩個月間,當時紅軍官兵被殺掉十分之一,達到2,500多人。而“肅反”中被殺的官兵遠遠不止這個數字,實在殺不過來了,就用機槍掃射。1932年春,大批的抓人、殺人達到高潮。紅二十五軍原有1萬2,000人,經過43天的肅反後,僅剩下了6,000人。其中,僅在1933年3月,一次就逮捕3,900人,馬上就殺掉2,500人。

1931年11月中旬,中共紅一軍軍長許繼慎被勒死在河南新集政治保衛總局機關的一間房內,年僅30歲。他的夫人王望春是十二師政治部秘書,當時已懷孕,在遭到嚴刑拷打後被砍頭,年僅20歲。王望春的哥哥王鄂峰(黃埔三期生,原紅十二師參謀長)也未能逃脫。

據《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記載,從9月13日到11月中旬,逮捕被殺的紅四軍中的高級官員就有:軍委政治部主任王培吾、皖西軍分會主席姜鏡堂、秘書長陳翰香、紅一軍軍長許繼慎、紅一軍獨立旅旅長廖業祺、紅四軍十師副師長程紹山、鄂豫皖軍委參謀主任李榮桂、紅四軍參謀主任范陀、第十一師師長周維炯、第十二師政委龐永俊、副師長肖方、政治部主任熊受暄、第十師政治部主任關叔衣、參謀主任柯柏元、副師長程紹山、參謀長潘皈佛、第二十八團副團長丁超、政治委員羅炳剛、第二十九團團長查子清、政治委員李奚石、第三十團團長高建斗、政治委員封俊、第三十二團政治委員江子英、第三十三團團長黃剛、王長先、政委袁皋甫、第三十四團政委吳荊赤、第三十五團團長王明、紅十二師參謀長兼紅三十六團團長魏孟賢、第三十八團政委任難,以及12個團的政治處主任等人相繼被害。紅三十團一個團,被殺的就有500多人。張國燾當時在會上公開宣稱:“就是有一萬、二萬也不奇怪。”

之後,“肅反”繼續擴大,很多的高級軍官被殺。1933年6月,紅二十五軍第一任軍長鄺繼勛被張國燾秘密處決於四川通江縣洪口場(用繩子勒死),時年36歲。

“肅反”擴大張國燾被罵“殺人劊子手”

為了防止發生異動,部隊以營為單位被拆散混編,中共中央分局和中共鄂豫皖省委還組織了巡視團,派到各師,監督肅反。

肅反的對象主要有三種人:一是從國軍中過來的,不論是起義的、投誠的還是被俘的,不論是否有無反對中共行動,一律審查;二是所謂地主、富農家庭出身的,不論表現如何,也要審查;三是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一時間,留鵝頭、戴眼鏡、鑲金牙的,還有讀過幾天書的,都被清洗。只要念過幾年書,識幾個字的,似乎是天生的所謂“反革命”。

這年冬天,肅反又從軍隊擴展到中共地方各級黨政機關、地方武裝和群眾團體。中共政治保衛局手握肅反大權,為所欲為,幾乎達到了縣縣“肅反”、區區“肅反”、鄉鄉“肅反”、村村“肅反”的程度。地方“肅反”濫殺亂打的程度嚴重。

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初期,在中共原四方面軍鄂豫皖總部的駐地湖北麻城灣點修建農場,挖出了在1932年“肅反”殺人時的數千具屍骨,在當地的紀念館裡,保存著“肅反”時被無辜殺掉的村官和普通村民的名單。

在中共原川陝根據地的通江洪口場,挖出了有大約5,000具屍骨的“肉丘墳”,這些都是當時被殺的無辜者。一位原來的中共保衛局肅反人員回憶:“每天被殺掉的有一百多人,一人一刀,就是沒死,也壓死了。坑滿後,土封起來又挖一個坑。”

在當時的“肅反”中,不僅殺人過多,且刑訊逼供也是非常殘酷。楊克武在回憶肅反那段經歷時說:“張國燾搞肅反時,我在四方面軍政治科任科長,專搞肅反,殺了一些人。刑法也是很殘酷的,如灌辣椒水、手指頭釘竹籤子、站火磚、捆綁吊打等等,苦打成招,非要你承認是反革命,還要你說和你說話的也是反革命。譬如,我倆在一起說過話,我給抓去了,苦打成招,承認了自己是反革命,這還不饒,非要說你也是反革命組織的人,這樣又把你抓去,如法炮製,株連一些人,然後一一給殺害了,……隨便安個名堂都可以殺人。”

當年中共的“肅反”運動激起了地方民眾的強烈不滿和反抗。一些地區貼出標語:“張國燾是殺人劊子手!”“打倒帝國主義張國燾!”有的地方還把縣政治保衛局給砸了……

然而當年鄂豫皖的“肅反”殺人運動卻獲得中共中央的讚賞。中共中央還將鄂豫皖的所謂“肅反”經驗加以肯定和推廣。

徐向前的妻子被殺

在鄂豫皖的“肅反”擴大化運動中,時任紅四方面軍軍長徐向前的妻子程訓宣也被秘密處死。

據《徐向前傳》一書披露,1929年冬,19歲的程訓宣與徐向前在湖北黃安程維德村結婚。1932年“肅反”時,程被關押在王錫九村,雙手被捆綁吊於樑上並遭毒打,逼她供認徐向前是“改組派”、“AB團”,未果。1933年秋,程訓宣在王錫九村附近的黑窪被殺害。

徐向前在1984年出版的《歷史的回顧》一書中回憶說:“我老在前方打仗,她(程訓宣)在後方工作,我們難得有團聚的機會。1932年四次‘圍剿’時我在七里坪一帶打仗,戰局很緊張,我無法回家看她,讓警衛員把襪子拿給她補一補,好行軍作戰。警衛員回來悄悄對我說,程訓宣被抓走了,人家說她是改組派。她的命運如何,我不得而知,也不便過問,聽候組織‘審查’就是了,還是打我的仗。部隊撤離鄂豫皖後,我一直打聽她的消息,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告訴我。

1937年到延安,才聽說她和王樹生的妹妹等一批人,都被殺了。我就問(鄂豫皖蘇區的保衛局長)周純全,為什麼把我老婆抓去殺了,她有什麼罪過?周說:‘沒有什麼罪過,抓她就是為了搞你的材料嘛!’……她被抓走後,究竟受過什麼刑罰,我不清楚,聽說是打得不成樣子,……”

徐向前由此感嘆道:“歷史的教訓,值得注意。我們的子孫後代,一定不要再重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