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劉濤的血汗錢

2008年劉濤與王珂的婚禮轟動娛樂圈。丈夫既然貴為‌‌“京城四少‌‌”,劉濤順勢在婚禮上宣布退出娛樂圈準備安心相夫教子。

本來這又是一個‌‌“晴格格‌‌”王艷的故事,然而劉濤在家沒呆多久,王珂就因在全球金融危機中遭遇好友反目親信背叛,宣布破產。

2011年3月,劉濤發了第一條微博說‌‌“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圖片是她與林心如在《傾世皇妃》中的劇照,這是她2010年復出後連續四部劇中的一部。

2010年之後,她進一步增加了自己的日程安排。到2014年一共接了25部電視劇,其中大部分都不溫不火,最初寄希望於在央八播放的電視劇《媽祖》上,她在微博上又是抽獎又是回復網友提問,但還是無法挽回這一部受限於地域文化的片子。

劉濤那個時候是很脆弱的,她在微博上甚至露出了開始信佛的端倪,和今天‌‌“我養你‌‌”的霸道女王形象相去甚遠。

2013年為了配合電視劇《賢妻》的宣傳,劉濤發了一條長微博,講了丈夫王珂在破產後是如何頹廢、暈厥、失禁,自己又是如何把他拉回來的,才讓粉絲相信她和家庭已經走出艱難。

這條長微博讓劉濤從此加上了賢妻的人設光環,並在隨後的《花兒與少年》中,劉濤再次強化賢妻形象,迎來了事業的轉折。

有了前兩年的鋪墊,2015年劉濤正式迎來了藝人生涯的第二春,上了春晚,《琅琊榜》《羋月傳》相繼開播,終於成了與孫儷相當的一線女演員。在《羋月傳》中劉濤是40萬一集的身價,全戲拍完大約3200萬元收入。

但是劉濤不是小花小鮮肉,不能摳像拍戲,不能不記台詞只念一二三四五六七。這3200萬都是血汗錢啊!

拍戲雖忙,她仍然堅持抽口去長江商學院念書。在那裡,她成了最早與樂視體育接觸的B輪投資人之一。經過觀察了解樂視的互聯網生態理念,劉濤感受到了賈躍亭不斷化反的生態夢想,中國的喬布斯好像就在眼前。

最終劉濤在樂視影業出資1000萬,在樂視體育出資5000萬,成了樂視系中持股最多的明星合伙人。

樂視體育CEO雷振劍說劉濤投資不是玩票,和樂視是世間最好的搭檔,‌‌“我覺得以後劉濤一定會多一個跨界身份,中國互聯網、科技、體育產業的新銳投資人。‌‌”

但是投資人劉濤一定不知道,樂視體育的B輪融資剛到賬,就給划到樂視生態其他公司的賬上了。

轉眼到了2017年,樂視的股價在老股東砸盤、資金鏈瀕臨斷裂的聲音里不斷逼近平倉線,說好了的樂視影業注入樂視網一拖就是一年多,樂視體育連失亞冠中超版權、高層持續震蕩。

上周一個支持樂視兩年的散戶,凌晨兩點坐在江邊發微博,說對不起一家老小,在樂視虧損的情況下還抵押車房重倉支持,處在了‌‌“進破產,退也破產‌‌”的窘境,結果第二天再次跌停,他的微博就成了股友們的觀光地。

我建議你們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可以去劉濤的微博觀光試試,問她6000萬血汗錢會不會打水漂,看會不會被拉黑。

事到如今,只能說劉濤啊劉濤,你又不是田朴珺,你去長江商學院幹嘛呢?

2

要說現在華語歌手裡誰最拼,張學友肯定算一個。

他年過半百還在2016年開始了新一輪世界巡演,小半年已經唱了60場,平均3天一場每場3小時的安排,怕是年輕藝人也扛不住。

天后真得向天王學習。

而且這不是他第一次在演出上這麼拚命了。2010開始的那次世界巡演,他在一年半的時間裡演了146場,還順便打破了12個月內總觀眾數200萬的吉尼斯世界記錄,影響力可見一斑。

按理說,這個自92年就被封為二代‌‌“歌神‌‌”的男人,早就可以輕鬆度過一生了,可他偏要不停努力。也許年輕藝人都恨他把‌‌“歌神‌‌”的門檻抬高了。

歌神是有苦衷的。

在2008年那次影響全球經濟的美國次貸危機中,歌神剛好投資了倒閉的‌‌“雷曼兄弟‌‌”。雖然事後他說網傳的損失4000萬港幣誇張,但他2009年立刻復出連拍3部電影,一改之前‌‌“為陪女兒息影‌‌”的形象,還趕在開世界巡演之前在2009年底加開一場廣州演唱會,很難讓人相信‌‌“只是小損失‌‌”。

而巧的是,如果沿著2016年巡演的時間點往前推,不難發現為巡演鍛煉了兩年身體的歌神,是在2014年確定的巡演計劃。那年他推出了完全自己投資的專輯《Private Corner》,可惜港人不買爵士樂的帳,他只好也到大陸做宣傳。

於是就有了一次訪談中他調侃到大陸‌‌“復出‌‌”的原因:‌‌“08年虧了很多錢,所以開始研究,但最近又出了一些問題,所以我開始又要想著工作了‌‌”。

歌神還說,‌‌“如果你沒有經過挫折,一定學不到現在所學的‌‌”。

香港明星炒樓炒股開店,然後賠得血本無歸,是人生中必經的一堂課。李嘉欣嫁入豪門之前賠掉了一半身家。陳百祥第一次做服裝賠得血本無歸還是譚詠麟借給他的3萬塊錢去登記破產,第二次股災又破產還拉上譚詠麟損失一大筆錢。

有人說‌‌“肥貓‌‌”鄭則仕和張衛健的矛盾,就源於當時鄭則仕公司投資電影失敗,公司旗下藝人張衛健不僅沒有幫助,還把鄭則仕告上法庭要求立即支付所欠薪酬。公司倒閉,鄭則仕無力償張衛健,還是朋友蕭若元出面先把錢給了張衛健,二人的恩怨和情誼才算是有了了結。

不是張衛健絕情,他炒樓欠的錢拍了六年戲才還上的。

鄭則仕為了還2000多萬人民幣債務,只得把房子和車都賣了,回到了小時候在貧民區生活的日子。在父母搬離豪宅的時候,鄭則仕跪在母親面前說:‌‌“媽,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重新讓你搬回來。‌‌”

之後就是漫長的還債生活,不停地接戲、拍戲,文藝片、喜劇片、江湖片、殭屍片甚至三級片都有鄭則仕。事後他回憶,當初困難的時候也找圈裡朋友幫忙,結果只換來一句‌‌“你真以為自己是誰‌‌”的回復,心寒不已。

好在堅持了十年,債還清了,鄭則仕又一次為父母買了豪宅,完成了當時的承諾。只是如今頭髮已白,十年一去不復返。

3

2009年10月30日,作為華誼原始股東的馮小剛與王中磊肩並肩見證了華誼兄弟股價的飆升,據說當時二人的笑顏被抓拍,成了中國資本市場的經典一幕,當日70.81元的收盤價讓馮小剛一天身價過兩億。

當初也是華誼兄弟一員的任泉,在商討上市事宜的晚宴上,就以旁聽的心態跟著朋友買了36萬股。華誼上市的時候朋友打電話囑咐他看看,他心裡甚至沒什麼波動,直到事後算了算數才悔的連說,‌‌“我後悔買少了,真的買少了‌‌”。

這兩年大陸明星投資的新聞總是正面的。中國電影市場過去兩年的井噴,讓范冰冰投資唐德影視,趙薇投資阿里影業的百倍回報顯得易如反掌。也讓更多明星以為中國的資本市場和中國電影一樣簡單低級。

或許劉濤投資樂視的心態就是,這些年我錯過了光線,錯過了華誼,錯過了唐德,錯過了阿里,不能再錯過樂視了。

劉濤可能沒仔細研究,明星們在資本市場上高額套現的新聞背後,其實都有嚴苛的對賭協議。

華誼兄弟以百倍溢價來收購的華誼浩瀚時,與李晨、馮紹峰、Angelababy、鄭愷、杜淳、陳赫等明星股東簽下對賭協議,要求後者五年內保證每年凈利潤9000萬和15%的年增長,不足部分需由明星股東補足。收購馮小剛的東陽美拉時,華誼兄弟則要求每年一億元凈利潤和15%的年增長。

所以聯手黃曉明、李冰冰做了Star VC的任泉說,你看到的都是成功,沒看到的都是失敗。Star VC幾位合伙人自知投資專業知識缺乏,所以投資多以跟投為主。Star VC對外宣稱投出的獨角獸,比如融360、小咖秀等都是小金額跟投。

兩岸三地的明星投資血本無歸,都是因為低估了投資的難度。

某身經百戰的基金合伙人曾經說過,一個優秀的投資人,至少需要先賠進去2億元才能鍛鍊出來。王思聰回國做投資,王健林也是拿出來5億元先讓兒子練手。

從央視辭職轉型做投資人的張泉靈曾說,‌‌“這半年我自己一個人偷偷哭過的時間,比我之前十年加起來都要多。‌‌”胡海泉也在音樂領域頻繁發力,但對自己的期待也只是‌‌“盡最大努力讓自己不成先烈‌‌”。

明星看起來風光,實際上職業生涯的黃金期很短,交幾個億的學費無異於天方夜譚。

這時候,你們應該聽成龍大哥的,擁有康有為故居四合院、比弗利山莊豪宅和耀萊院線部分股權的功夫明星曾經說,‌‌“如果要跟人在生意上合作,那我要跟比我有錢的人合作,跟比我聰明的人合作。‌‌”

張泉靈做紫牛基金找了傅盛,胡海泉做投資聯手中科招商。小鮮肉鹿晗自己不懂投資,但是有前百度副總裁、清流資本創始人王夢秋這樣的親媽粉,一起做了清晗基金。

小燕子趙薇早年曾經自稱是‌‌“受傷的股民‌‌”,然而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趙薇就像開了掛一樣,唐德影視讓他賺了178倍,結識了馬雲之後,阿里影業讓她套現近10億港幣。最後終於在50倍槓桿收購萬家文化這個案子上驚動了證監會和共青團。

當然這樣的際遇都是一般人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果沒有遇上這樣的貴人,明星們還不如把掙來的錢全存餘額寶,老老實實交夠五年社保,然後在北京買房,能買幾套買幾套。

(有個別刪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貓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