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日本美術館紐約拍賣中國國寶 10件成交價達17億

北京時間3月16日,備受關注的《宗器寶繪—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專場在紐約洛克菲勒會展中心舉行。據了解,這個專場拍賣將包含30件拍品,囊括了中國商周時期的青銅器、佛造像、古代繪畫等品類,其中還有6件拍品曾為乾隆皇帝御藏。

經過現場激烈的競拍,最終以2.628億美金成交(合人民幣18.11億人民幣),成交率達到87.1%。專場中最重要的10件書畫和青銅作品,成交2.494億美元,合計人民幣17.46億元,占整個專場總成交額的94%。

《石渠寶笈》記載為陳容《六龍圖》

商晚期安陽青銅饕餮紋方罍

在這批藏品中,包括六幅精美手卷,據卷上的藏家鈐印和仔細記下中國皇室珍藏的殿堂級目錄——《石渠寶笈》的紀錄,證明手卷原屬乾隆皇帝(1711-1799)所有。其中陳容《六龍圖》4899.75萬美元、趙令穰《鵝群圖》2715.75萬美元、李公麟《便橋會盟圖》1763.75萬美元、韓干《馬性圖》1707.75萬美元、王冕《雪梅圖》867.75萬美元、趙孟頫《洗馬圖》453.35萬美元成交,共計1.24億美元,合人民幣8.69億元。

備受矚目的四件青銅重器為本次拍賣聚集了足夠人氣,最終商晚期青銅饕餮紋方尊3720.75萬美金、商晚期安陽青銅饕餮紋方罍3384.75萬美金、商晚期青銅饕餮紋瓿逾2712.75萬美金、商晚期青銅羊觥逾2712.75萬美金成交,共計1.25億美金,合計人民幣8.63億元。

對於這個拍賣結果,業內普遍認為這是藝術市場的積極信號。“今天億元級藝術品刷屏,藝術市場上精品力作不差錢!”資深收藏家鬍子哥說。

“青銅器成交比想像中高,這次紐約大家都太瘋狂了。”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研究員季濤在微信中說。

商晚期安陽青銅饕餮紋方尊

?藏在日本的中國“國寶”

據了解,此批藏品的委託方為日本藤田美術館,出售這批中國藝術品主要是為了獲取資金重新修繕美術館,以保證未來的發展。“博物館的設施已經有些陳舊,將來他們會更注重日本藝術、茶道藝術。”佳士得亞洲藝術主席石俊生此前介紹說。

藤田美術館於1954年落成,坐落於大阪市中心,為日本最重要的文博機構之一,向公眾展示實業家藤田傳三郎(1841-1912年)與其子平太郎及德次郎收藏的藝術珍品。藤田傳三郎是日本近代史上重要的實業家,同時也是一位古代藝術的愛好者,曾斥巨資搜藏了多件國寶級文物。藤田美術館珍藏囊括兩千多件日本及中國藝術品,其中包括極為珍罕之書畫、佛教藝術品、高古青銅器、漆器、紡織品及茶具等。

據專家考證,這批中國“國寶”是通過日本山中商會流出。“民國時期,山中商會是民國非常有名的古董商,在紐約、日本都有店,中國很多古董都是通過他們交易出去的。”佳士得中國書畫部主管江炳強說。

“這批東西是經由醇親王管家把6件作品賣給山中商會。但其實,這批東西並不全是醇親王的,其中4副作品鈐有恭親王的印。所以,我猜測這批東西很可能是宮廷賞賜給恭親王的。到了民國時期,包括恭親王、醇親王在內的很多王公貴族已經沒落,但無法改變之前生活方式,只能靠變賣家產維持。所以可能是恭親王委託醇親王出售這批藝術品。”

書畫的傳承相對清晰,但青銅重器卻很難說清來源。此前曾有消息說,這批東西應該是1940年之前購入,但缺少具體可查的資料。

南宋《六龍圖》超3億在紐約成交晚清時流散海外

陳容《六龍圖》

紐約當地時間3月15日晚七點,紐約籠罩在暴風雪肆虐之中,備受矚目的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在佳士得紐約拍場如期開槌。陳容《六龍圖》以4350萬美元(約合3億元人民幣)的天價落槌,加傭金4896.75萬美元。買家尚不知曉。

陳容《六龍圖》(局部)

出自宋代畫家陳容(活躍於十三世紀)之手的《六龍圖》是最惹人矚目的拍品之一。包巾內上題記:陳容六龍圖真跡上等。本件拍品估價 USD1,200,000-1,800,000,以100萬美元起拍,直接被加到1000萬美元,競爭最終在魏蔚的電話委託和場內一位男士中展開,最終以4350萬美元(約合3億元)落槌,加傭金4896.75萬美元。

佳士得紐約現場

藤田美術館珍藏中包括多幅宋元時期的重要書畫,其中有六幅精美手卷,據卷上的藏家鈐印和仔細記下中國皇室珍藏的殿堂級目錄——《石渠寶笈》的紀錄,證明手卷原屬乾隆皇帝(1711-1799)所有。

陳容《六龍圖》局部

據悉,紐約佳士得藤田美術館六件《石渠寶笈》著錄作品成交合計約人民幣8.69億元(含傭金)。其中,陳容《六龍圖》成交價4896.75萬美元,趙令穰《鵝群圖》成交價2712.75萬美元,李公鱗《便橋會盟圖》成交價1760.75萬美元,韓干《馬性圖》成交價1704.75萬美元,王冕《雪梅圖》成交價864.75萬美元,趙孟頫《洗馬圖》成交價450.35萬美元,共計12390.1萬美元,合人民幣約8.54億元。

[延伸閱讀]

藤田美術館藏《石渠寶笈》古畫六卷皇室鑒藏書畫幾經聚散又將何去何從?

中國皇室鑒藏書畫的歷史由來已久,最晚也可追溯到西元四世紀的東晉內府珍藏。書畫的聚散,歷來在改朝換代之際,淪喪銷毀令人希噓;然而天下承平既久,物又聚於所好蔚為大觀。如此不斷輪替千餘年之久,至清乾隆時期有《石渠寶笈》之編纂,皇室書畫鑒藏遂達於巔峰!再逾百餘年,辛亥革命成功,年底監國攝政王載灃引咎辭職久居天津,出生於醇王府的末代皇帝溥儀年僅六歲。次年元旦中華民國成立,小恭親王溥偉為助溥儀復辟籌集軍餉,將除書畫以外的大多數古玩器物於三月間賣給了一位名為山中定次郎的日本古董商。這位創立山中商會的古董商,又於次年1913在紐約舉行恭王府文物拍賣會,其圖錄共收文物536件;同年3月5至6日在倫敦舉行的恭王府文物拍賣圖錄則共收211件,目錄首頁下還特別註明“來自北京道光皇帝後代的恭親王溥偉”。

1915年2月22日,醇王府管事張彬舫(即大管事張文治)將著錄於《石渠寶笈》初、續篇傳為唐、宋、元的六卷古畫賣與山中商會,並立字據(見附圖)。山中商會的總部設在大坂,不知何時,又將此六卷古畫賣與大坂的藤田家族。藤田美術館的收藏始於藤田傳三郎(1841-1912),他過世後藏品傳給兩國兒子,財團法人藤田美術館於1951年設立,1954年正式開館。出版於1983年的鈴木敬編《中國繪畫總合圖錄》第三卷日本篇I博物館,收錄藤田美術館唐、五代、宋、元、明、清畫36件(JM14),其中即包括這六卷中的韓干、趙令穰、陳容三卷;1998年出版的《日本所在中國繪畫目錄》續編,則又收入傳為李公麟的《九歌圖》一卷(編號513)。有趣的是,醇王府賣與山中商會的六卷古畫中,趙令穰、王冕、陳容、李公麟四卷均鈐有“恭親王印”,但這方印和常見的皇六子奕訢所用的不同,或為小恭親王溥偉之印?恭親王府所藏書畫不乏名品,如晉陸機《平復帖》、唐韓干《照夜白》等。醇王府賣出的這六卷中,趙令穰卷尾的“恭親王印”之上還有一方“御賜”印,部分或得自慈喜太后所賞賜。

醇王府所賣與山中商會的六卷古畫,在乾隆時期都貯存於御書房。六卷中除陳容《六龍圖》著錄於《石渠寶笈》續編(1793成書)外,其餘五卷均著錄於初編(1745成書);又六卷中除傳為趙孟頫的《洗馬圖》卷在《石渠寶笈》著錄中列為“次等“外,另五卷均為“上等”(陳容《六龍圖》卷包巾內側有“真跡上等”字樣)。傳為唐韓干《馬性圖》與李公麟《便橋會盟》兩卷,在《石渠寶笈》初編成書後,乾隆續加題詠辨訂,故其文字不見於初編著錄。藤田美術館舊藏的六卷中,四卷有乾隆題識,紀年最早的是傳為趙孟頫的《洗馬圖》卷,乾隆題於1735尚為太子時;最晚的是李公麟《便橋會盟》,題於1786年,其間跨度超過半世紀。六卷上有乾隆的諸多鈐印,其中最早的有其為太子時用的“寶親王寶”(《洗馬圖》卷),以至其退位後所用的“太上皇帝”(《便橋會盟圖》卷)等印。

傳為唐韓干《馬性圖》卷與上海博物館所藏傳為五代後梁趙岩《調馬圖》卷,兩馬的姿態類似,值得作進一步的對比研究;李公麟《便橋會盟》後段(乾隆題識以後)與北京故宮所藏元陳及之的《便橋會盟》構圖雷同,但前段卻多出將近400公分,約佔全圖三分之一,描繪唐秦王李世民(即後來的唐太宗)於武德九年(626)在長安近郊的便橋與突厥結盟的歷史故事,對研究此一題材的更完整構圖極具價值。傳世南宋陳容墨龍圖有款印者,書法風格都不同,如:波士頓美術館藏《九龍圖》卷、廣東省博物館藏《墨龍圖》軸,而來自藤田美術館的《六龍圖》卷其後題識則又是另一種書風,也是值得探討的。

因此,藤田美術館舊藏石渠寶笈著錄的六卷古畫,無論是對中國繪畫史或乾隆鑒藏史的研究,都是一組難得的珍稀文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綜合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