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大罪首次曝光 讓子孫後代詛咒

——周恩來須為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失敗負責

國在山河破,如六十五年來中國增加的沙漠化面積相當於三個德國,為對中國子孫後代負責,必須追究錯誤決策者的個人責任!高文謙先生解釋了周恩來在文革中保哪些人,又不保哪些人,令人有所啟發。黃萬里是毛澤東欽點的右派,周恩來自然不會保。黃萬里未能出席一九五八年的會議,無人能向、無人敢向周恩來解釋更改設計的後果,致使周恩來失去了最後一次終止錯誤的機會,鑄成讓子孫後代詛咒的大錯。

國在山河破,如六十五年來中國增加的沙漠化面積相當於三個德國,很多學者說最主要是自然因素;國存千骨枯,如板橋等水庫潰壩造成二十四萬人死亡,專家說時值十年動亂,歷史要負主要責任。為對中國子孫後代負責,必須追究錯誤決策者的個人責任!本文討論誰應該為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失敗負責。

一九五二年毛澤東把第一個出訪地選在黃河,意在制服黃河水患勝過舜堯禹。毛澤東問黃河水利委員會主任王化云:“黃河漲上天怎麼樣?”王化雲建議修大水庫,獲得毛澤東的支持。毛澤東是黃河三門峽工程最主要的倡導者。

一九五三年周恩來與蘇聯會談,將根治黃河列入蘇聯的援建項目。一九五四年一月,中國政府邀請蘇聯專家組來華考察。一九五五年七月,全國人大一屆二次會議召開,國務院提交《關於根治黃河水害和開發黃河水利的綜合規劃的報告》。三十日全體人大代表一致舉手通過了決議,決策依據竟是“黃河清,聖人出。聖人出而天下治”。按照全國人大決議,周恩來具體負責三門峽工程,包括機構的組建。工程於一九五七年四月動工。周恩來是黃河三門峽工程規劃和建設的主要負責人。

中國把三門峽工程的失敗歸於蘇聯專家。李鵬在《三峽工程日記》中專門用一節來談三門峽工程:“三門峽工程是蘇聯水電專家設計,在我國政府缺乏經驗的情況下確定的。由於沒有很好考慮黃河泥沙淤積問題和上游鹽礆化的影響,被迫改建。”如果真是蘇聯專家的設計錯誤,中國政府完全有理由向蘇聯要求賠償。如果不賠,還可以告上國際法庭。為什麼周恩來沒有提出索賠呢?

周恩來更改蘇聯專家的設計

為了闡述方便,這裡只用蘇聯專家的兩個數據:三門峽的設計蓄水位為海拔三百六十米,相應庫容六百四十七億立方米。

對三門峽水庫泥沙淤積問題的描述:“三門峽水庫蓄水一年半後,泥沙淤積即達十七點五億立方米,水庫庫容迅速減小;從一九六二至一九六六年,又淤積了三十七點二億立方米,大大超過水電部設計部門對該水庫泥沙淤積的估計。”五年半時間一共淤積了五十四點七億立方米,為庫容六百四十七億立方米的百分之八點四五,而且還都是在設計的死庫容內,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

三門峽工程提出後,即遭到黃萬里、方宗岱等人的堅決反對。當工程在政治上提高到“聖人出而天下治”的層面,反對者噤若寒蟬,唯有黃萬里依然死諫,不久黃萬里被打成右派無法發聲。當年一位德國水利專家考察了該地區後說:“在三門峽築起大壩,無疑是在修建一個禍害關中的死庫!”關中平原為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天府之國,秦國就是靠關中平原統一了中國。

與長江三峽工程決策過程有所不同的是,水庫主要淹沒區的陝西省堅決反對三門峽工程,習仲勛支持陝西省的要求。一九五八年,在工程開工一年後,周恩來被迫召開會議重新討論工程問題,最後達成妥協,更改蘇聯專家的設計,將設計蓄水位從海拔三百六十米下降到海拔三百三十五米。

周恩來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更改的後果是什麼,可能當時也沒有人敢指出這個更改已經宣判了工程的死刑。通過更改使得水庫庫容從原來的六百四十七億立方米驟然下降到九十六億立方米,庫容減少了五百五十一億立方米!之後五年半時間淤積的五十四點七億立方米對於六百四十七億立方米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只佔六百四十七億立方米的百分之八點五,但是它佔九十六億立方米的百分之五十七。所以常說,半個三門峽水庫被淤滿了。中國方面更改蘇聯專家的設計,如何再向蘇聯提出索賠?

可惜黃萬里沒有在場

高文謙先生解釋了周恩來在文革中保哪些人,又不保哪些人,令人有所啟發。黃萬里是毛澤東欽點的右派,周恩來自然不會保。黃萬里未能出席一九五八年的會議,無人能向、無人敢向周恩來解釋更改設計的後果,致使周恩來失去了最後一次終止錯誤的機會,鑄成讓子孫後代詛咒的大錯。

黃萬里指出:“現行法假定庫內水是平的,又假設壩址的Q-t線(流率──水位關係線)作為進庫線,這是不合理也不安全的。必須改用不定流的方法計算。即使在技術經濟報告中用現行法計算,未必就可當作近似的結果。對於防洪庫量的確定,對於水庫淤積後淹沒高程的計算,可能距離實際發生的情形很遠”。

蘇聯專家設計的蓄水位海拔三百六十米,是指水庫壩址處的水位。假定庫內水是平的,水庫尾部西安市的水位也是海拔三百六十米,正好不會淹沒西安市。但是水庫的水面不是平的,而是斜的,有水力坡度。如果壩址處的水位為海拔三百六十米,那麼西安市的水位必然高于海拔三百六十米,大部分城區被淹。工程上稱之為水庫庫尾的水位上翹。

蘇聯專家為什麼要把蓄水位定得這麼高?這是因為建造三門峽水庫的最主要目標是防洪,這正是毛澤東的聖人之作。三門峽水庫要防千年一遇的洪水,把黃河千年一遇的洪峰流量三點六萬立方米/秒削減到六千立方米/秒。這就需要水庫有個大庫容。水庫庫容與河流平均每年流量之比是工程最重要的一個指標,指標大於一,說明水庫容納洪水的能力大。如果指標小於零點一,有人說這樣的水庫也能防洪,那一定是騙子。三門峽水庫六百四十七億立方米的庫容,黃河平均每年流量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為五百七十五億立方米,兩者之比為一點一三。中國政府要求蘇聯專家設計的三門峽工程首先要能防大洪水,蓄水位定在海拔三百六十米沒有錯。中國政府也沒有對水庫淹沒提出過任何限制,如不能淹關中平原或西安市等等。

毛澤東要炸三門峽大壩

一九六四年毛澤東聽說三門峽工程造成的問題,十分惱怒,便對周恩來說:“三門峽不行就把它炸掉!”周恩來沒有執行。這是周恩來第二次錯失修正三門峽工程決策錯誤的機會。作為工程的最主要倡導者毛澤東已經表示用炸掉三門峽大壩的方法來公開修正錯誤,似乎已經不在乎黃河清和聖人出的這個政治關係了,意將自己的責任撇清。據說周恩來建國之後一直服從毛澤東旨意,為什麼這次周不按照毛的旨意辦?可能他意識到,大壩炸毀之後毛一定會將他作為替罪羊拋出。權衡之下,周恩來寧願替毛澤東背黑鍋來換取繼續的信任。

一九六九年夏,三門峽水庫庫尾的水位上翹,西安告急。周恩來只得將三門峽水庫壩址處蓄水位繼續降到海拔三百一十五米。直到一九七六年周恩來去世,尚未找到解決三門峽工程問題的辦法。二○○三年秋,陝西渭河下游五年一遇的小洪水,導致關中平原五十年不遇的大洪災,人員死傷和財產損失慘重。張光斗與錢正英對此發表意見:禍起三門峽!三門峽水電站是個錯誤,理當廢棄。好像三門峽工程之錯跟他們根本沒有關係,好像三門峽大壩早就該炸了。周恩來手下的行政和技術官員多是佞臣,不願挺身而出承擔責任,所以只有周恩來為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失敗負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動向雜誌2017年3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