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身為穆斯林、移民 女學者為什麼支持特朗普?

阮學勤:穆斯林女學者阿斯拉·諾曼尼為什麼支持特朗普?我聽了她的對話會,並探究了她過去15年的心路歷程。

當看到《喬治城評論》(Georgetown Review)登出阿斯拉·諾曼尼(Asra Nomani)將受邀在喬治城大學接受公開訪談的啟示時,我一下子被吸引了。

美國總統大選後,諾曼尼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談她作為一個穆斯林、一個女人、一個移民,為什麼投票給了特朗普。後來才知道,她的經歷和我工作和學習的地方不無交集:她曾就職於《華爾街日報》,曾在喬治城大學任教。

在長達一年多的競選中,特朗普發表過針對穆斯林、移民、女性、有色人種的大量歧視性言論。我很好奇,諾曼尼的所有身份特徵都遭到過特朗普的攻擊,她應該是一個最強烈抗議特朗普的人,怎麼會投票給他,而且還公開寫文章支持?

諾曼尼的文章發表後,喬治城大學教授克里斯蒂·菲爾(Christine Fair)對她發起了猛烈批評。她形容諾曼尼像拉客一樣勾搭上媒體,說她就是一個小丑、白痴。這樁公案促使校刊編輯萌生了邀請二人對話的念頭。編輯認為,如果她們可以在社交媒體上辯論,她們應該也能勇敢地公開對話。“不同意見是一所大學學術文化的核心,喬治城不應該是一個例外。”

諾曼尼馬上接受了邀請。但菲爾拒絕了。

最終,這場對話在喬治城大學猶太文明中心主任雅克·波林納布勞(Jacques Berlinerblau)和諾曼尼之間進行。

3月1日晚上,我早早就到了古色古香的考布萊大廳(Copley Formal Lounge)。與往常不同的是,這次有幾位學校的警察恭候,隨時待命,以防騷亂。其他大學發生過因為政見嚴重分裂導致的騷亂事件,而今晚的主題又涉及複雜敏感的宗教問題。想到這裡,坐在第一排的我略帶忐忑地想,今晚不會有人亂砸花花草草吧?

遇見

進入大廳,我一眼就認出了那個著名的女人。她一襲伊斯蘭風格綠裙,腳步輕盈敏捷,不太像一個50多歲的女人,也比《華盛頓郵報》那張照片看起來要柔弱一些。很快,聽眾三三兩兩地到了,其中有戴穆斯林頭巾的女子,和戴著穆斯林小帽的男子。他們是來抗議的嗎?

座無虛席。校刊主編致辭後,猶太文明研究學者波林納布勞開始介紹諾曼尼。他說:“我接受邀請是因為我對這個女子有很深的敬意······”

他剛講了第一句,就被一個聽眾刻意的大聲鼓掌打斷,正是我身旁那個穆斯林男子,而我身後也有幾個在他的帶動下鼓掌。原來他們不是來唱反調的,而是來為諾曼尼站台的啊。可能是希望先聲奪人,震懾一下反對者吧!

波林納布勞有點尷尬,說請大家聽他把話說完再鼓掌。他說,他對這個女子深懷敬意。他和這個女子有不同意見,但文明是基於和而不同。

“我和諾曼尼共事過,她寫的作品引人入勝。她長期贊同自由主義,支持每個人應該有權做選擇,支持同性戀,支持控槍,這些都是民主黨的核心理念。我也受好奇心驅使,來聽聽諾曼尼這次為什麼投票給了特朗普。”

諾曼尼感謝波林納布勞,以及拋開陳見來聆聽對話的聽眾。她音量不大不小,溫和沉著,好像在小心地呵護某種易碎的東西。面對聽眾說話時,她身體略往前傾,似乎想加強自己的說服力。但她並不曲意逢迎。

她說:“在此之前,我這一輩子都是認同自由主義的。每一次總統選舉,我都投票給民主黨。我也投給了奧巴馬。這次大選開始時,我一開始考慮投的是桑德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