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尚龍:體制內是狗 體制外是狼

如果說之前狼們羨慕狗被主人精心的呵護,是因為狗有每日穩定的食物和溫暖的窩,那麼現在,兇狠的狼得到了獵物後,看到更多的,是狗脖子上的鏈條,那些鏈條,是體制內的條條框框,有些無用的規矩,甚至變成了枷鎖。

有一年我去一個單位見朋友。

單位等級森嚴,我不得不在門崗做登記,可能是速度慢了,門崗忽然開始大吼大叫的罵人,甚至說起了髒話,我很生氣地看著他說:‌‌“你好好說話,大吼大叫幹嗎?‌”

他繼續大罵:‌‌“你進了這個門,就得聽我的,要麼聽話,要麼滾蛋。‌‌”

我那時有些生氣,剛準備還擊,朋友從大院里出來接我,瞬間,他肅然起敬,甚至還衝我笑笑,不僅放我進去,還一直在道歉。

後來,我問朋友,怎麼態度轉變這麼大,他笑著說:‌‌“他歸屬保衛處,我是他直屬領導,體制內嘛,你懂的,最顧及的,就是直屬領導。‌”

瞬間,我明白了,在體制內,沒什麼比直屬領導,更能震懾一個人的了。

我忽然想到一句話:體制內是狗,體制外是狼。

這句話沒有侮辱人的意思,也並非出自我筆下,只是喜歡。

我想,這句話背後的含義應該是這樣:

體制內想要有所成就,就應該像狗一樣忠心的對待上級和單位,兇狠的對外、對敵,因為領導決定了你大多數的利益和升值空間;

而體制外想要有所成就,就要像狼一樣,瘋狂的嚎叫,拚命地掠奪,伶牙和俐齒是他們的武器和工具,身上的股狠勁兒是他們謀生的手段和方式。

簡單來說,狗忠於上級,狼忠於食物。

2

‌‌“公務員‌”在我的小時候是一個非常搶手的職業,以至於許多丈母娘都在過年時十分自豪的介紹著:我的女婿是公務員。

國企、銀行、民辦教師、軍官這些體制內的職業在那個溫飽都有問題的中國,就代表著優秀,代表著卓越,代表著穩定和有保障。

可是現在的中國呢?

一些職業,似乎變成了限制人自由和發展的枷鎖。

《未來簡史》中寫道:‌‌“人類已經基本戰勝了飢餓、疾病和戰爭,接下來在乎的首要議題,是怎麼讓自己幸福起來且永遠幸福。‌”

當幸福成了人類追求的東西,當飯不再是人的最高追求時,那些體制內的穩定、保障帶來的枷鎖,就開始讓許多人無法忍受了。

過去不一樣,過去我們沒有糧食,我們大多數人都經歷過挨餓,於是我們喜歡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問自己的孩子:這事兒能當飯吃嗎?

過去的中國,所有的狼,都在近乎枯萎的森林裡,尋找著同樣是皮包骨的野兔,偶爾看到一堆骨頭,也要拚命地死咬著。

在物質匱乏的國土裡,每一隻狼,都可能會因為沒有保障而被餓死。而狗不一樣,他們有主人,雖然他們的食物不一定美味,但主人需要它們看家護院,總會剩下一口嘴邊的糧食,哪怕是一根骨頭,讓它飽腹。

在那個飢餓的國度里,所有人只看到了狗口中容易得到的骨頭,卻忽略了狗脖子上的鐵鏈,因為那個時代的狼,不是餓死,就是即將餓死,誰還能在乎鐵鏈。

在吃成了主題的國度里,所有的狼都在痛苦地吶喊著,期待能有一口糧食,哪怕有鐵鏈拴著。

所以,狗有主人呵護,而狼只能靠自己。

即便是今天,瘸腿的狼,懶惰的狼,無法找到食物的狼,依舊會在餓著肚子的時候自言自語,或者跟自己的孩子講:看看那些有保障的獵犬,它們過的真好。

3

可是時代會變,那些穩定的生活,在改革開放、在中國突飛猛進的今天,變得煙消雲散,我們開始變的不那麼在乎食物,而在乎更優質的生活,更幸福的明天。

過去我們喜歡說:有困難找組織;

現在我們開始說,你要靠自己去戰勝困難。

過去我們認為銀行工作穩定,可是支付寶和微信的出現,讓整個支付領域改變了,讓銀行的許多項目變得脆弱不堪。

過去我們以為當兵穩定,卻發現裁軍過後,人心惶惶。

過去我們認為的穩定職業,都因為市場經濟的衝擊下,或者政策的改變,變得不那麼穩定了。

過去我們的大鍋飯變成了現在的超級個體,合作依舊是主流,但尊重人才、尊重個性變得格外重要。

所以,如果說之前狼們羨慕狗被主人精心的呵護,是因為狗有每日穩定的食物和溫暖的窩,那麼現在,兇狠的狼得到了獵物後,看到更多的,是狗脖子上的鏈條,那些鏈條,是體制內的條條框框,有些無用的規矩,甚至變成了枷鎖。

我們總以為人會有穩定的生活,卻不知道你所謂的穩定,不過是別人替你負重前行。

我們把穩定框在了一項政策或者一個看似不變的規律中,到頭來才發現,規律一直在變,政策從未穩定。

而人卻傻乎乎的覺得歲月安好。

因為政策改變,而不得不變換自己的職業的人太多;

因為規律變更,而不得不更換自己領域的人也不少。

那些所謂的穩定,都在市場經濟下,被沖的煙消雲散,無影無蹤。

這就是這個時代發生的事情,曾經穩定的狗,主人忽然間決定減少他們的糧食、增加他們的鎖鏈,或者因為節省開支,放養它們到森林裡時。

可是,因為牙齒和爪子的長時間退化,它們的捕食能力,已經無法和狼相提並論,更沒有辦法在短時間之內訓練出捕食的技能。

等待他們的往往是兩條路:要麼迅速地改革,要麼慢慢地滅亡。

4

其實,本文並沒有鼓吹狼,也沒有貶低狗,因為當森林裡食物變少時,或者獵人變多時,狼圖騰也就不復存在;

換句話說,當經濟發展不好,當政策緊縮時,那些自由職業者、體制外的工作人員,馬上就丟掉了保障。

所以,每一個在這個市場上打拚,沒有進入體制內的人都有一把劍懸在頭上。

它們可能隨時更換工作,隨時變更自己熟悉的領域,隨時丟掉自己的穩定生活。

只有成為終身的學習者,只有不停地進步開拓,才能永遠不會淘汰。

我的朋友Spenser曾經寫過一句話:體制內是深井,體制外是江湖。

什麼是江湖,江湖就是人心,江湖就是社會,江湖險惡,只有時刻把寶刀放在身邊,只有時刻警惕著,只有拚命地划槳,才能在激流的河流里,相對穩定著。

我想這就是體制外工作者最大的優勢和挑戰:你要絕對進步,才能相對穩定。

因為你一天不努力,就可能因不明白時代的潮流而被時代掩埋過去。

而體制內的人不用去太考慮進步,實際上,他們的個體進步確實很慢。

因為當領導告訴你:‌‌“你無論怎麼干,乾的多麼好,工資一樣,待遇相同,請問,你還有工作的動力嗎?‌‌”

可是,體制外的人不一樣,如果你這個項目干不好,或者別人比你幹得更好,你就會被無情的淘汰,這樣的動力和壓力下,就逼著你無時無刻思考著兩條路:

第一,優秀不夠,是否卓越;

第二,退出戰場,要不趕緊換軌道。

狼雖兇猛,但註定了一輩子顛沛流離的打拚的生活。

狗不一樣,至少它能有個窩。

可是,狗的窩一定是永恆的嘛?

5

我曾經問過一個從體制內出來的朋友,體制內和體制外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他告訴我:‌‌“體制內就是什麼都有保證,但很不自由。‌”

朋友是一個縣城學校的老師,他說,

月薪穩定,絕對看不到拖欠工資,不多也不少,但內鬥現象太嚴重,比如每天都要開大量的會議,寫大量的報告,甚至在會上有大量的批評表揚工作,這些形式化的東西太占人時間,讓老師沒時間備課,學生沒精力學習。

而且,如果自己的領導恰好不喜歡自己的話,自己今年肯定升職無望。

總的來說,在體制內,所有的未來都放在了一個人手上,那這樣的變化可就太多了,因為指不定哪天他心情不好,你就遭了殃。

體制外不一樣,你的表現和成績,市場會給你一個比較公平的結論,這些評價,在大數據下,很難被一個人左右,而會在一群人中被制衡。

不足的是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向前奔跑,隨時的按照智慧做選擇。

總之一句話:

狗缺自由,狼缺保障。狗喜歡內鬥,狼熱愛廝殺。

6

分析了這麼多體制內外的利弊,想必你應該開始明白,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

那麼,我們究竟應該怎麼選擇,或者,你是否應該從體制內跳出來,或者從體制外考入體制內?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保留隨時離開體制的能力》,裡面提到一個觀點,我至今認同:

在體制內的人,永遠不要以為自己的生活穩定,就可以浪費時間的天天打遊戲、上班等下班、下班等工資,這樣的生活只會讓人在晚年的時候後悔。不僅如此,萬一有一天你從體制出來,發現年紀這麼大了,卻什麼也不會時,才是最尷尬的。

其實,體制內的人不一定要抓緊辭職去做所謂你喜歡的事情,因為你現在不會幹的事情,辭職後也不會幹,不要總是覺得自己現在不行是因為體制的原因,要知道下班後的生活,才決定了未來。

別著急裸辭,而要學會騎驢找馬,更應該在體制的保障下深造自己,鍛煉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才行。

只要自己夠努力,擁有了一技之長,牢籠一定能變成翅膀,枷鎖能變成家。

而體制外的人也不要因為自己能賺到一些錢變得戾氣重、易浮躁,我在當老師的時候,老教師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

培訓教師賺錢確實多,沒人管你怎麼賺錢,但你一定要提醒自己應該怎麼花錢。

總之一句話:

好狗不養尊處優,好狼不驕奢淫逸。

至於剛畢業的大學生,應該選擇哪條路,關鍵是看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想走什麼樣的路。

體制內看起來風平浪靜,卻荊棘滿地,弄不好遍體鱗傷;

體制外看起來波濤洶湧,但對於熱愛探險的水手,這些波浪只是生活的點心,他們在路上痛並快樂著。

無論走到哪條路,記住,都應該讓自己成為一個不可替代的人。

無論體制內還是體制外,不停地進步,磨鍊出一技之長,有隨時換軌道的能力,這些比你糾結體制內還是體制外,要重要得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