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倒習聯盟」在合圍習近平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二十九份借據

習近平先生,高處不勝寒。你以為“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殊不知“倒習聯盟”撒豆成兵,通過給全社會極力強加種種的不適感,正在對你形成合圍之勢。各種鬼蜮伎倆,讓“苛政猛於虎”漸成社會普遍共識,讓人總以為你是在執意開倒車。

反腐動了貪官污吏和既得利益集團的乳酪,使這兩個群體深感驚懼和不適。在木已成舟的權力格局面前,若是僅憑了這兩股勢力的反撲,顯然還不成氣候,不那麼容易翻盤。而設若“亂拳打死老師傅”,“巧妙”地將你將“新政”強行置於全社會的對立面呢?你和“倒習聯盟”在對陣中,就完全有可能是處在了下風。

“倒習聯盟”的主攻方向和套路,我看無非是借力打力,順勢而為,在官場和利益集團已感不適的基礎上,同你“論持久戰”,搞人海戰術,以各種手段將不適感在全社會予以全面加強和放大,舉國上下遂更是怨聲載道,各種不滿與腹誹與日俱增。這是一種要置你於死地的戰略戰術,“倒習聯盟”意在人為製造中國的齊奧塞斯庫。

你仔細回想一下是不是這樣?你有著與生俱來的紅色血統,願意為護衛紅色江山而擔當,面對不反腐就勢必會亡黨亡國,你出自本能橫刀立馬,不憚與貪官污吏和各種利益集團進行艱苦卓絕的血拚肉搏,你不可能頭梢自領,將打擊面無限擴大,真糊塗到去與全民為敵。而近年各種社會態勢的極速惡化,顯然有悖於你的主政初衷,不是你所想要的施政效果。

“倒習聯盟”不論怎麼製造事端,其主攻方向都基本保持了一致性,即以拚命強加全社會的不適感,來不動聲色地與你纏鬥,讓你疲於招架,疲於應付,也讓你深覺高處不勝寒。這般攻勢之下,在你是危機四伏,在各種社會群體則是逐漸有了“倒退”的共識,真切感受到了在“新政”時期的種種不爽和不自在。

國人在日趨惡化的“法治”環境下深感不適。伴隨著惡法的高頻出籠,國人步步驚心,就連在網上說道點什麼,轉發點什麼,都有可能被治罪。草民這也是“犯法”,那也是“犯法”,掏個鳥窩都會被判刑十年。伴隨著立法權的下放,公權的任性更是被無限助長,野蠻公權所造成的社會不適,日久必將是劇增。

港人深感不適。“一國兩制”是黨國莊嚴的承諾,現在又出爾反爾,一會兒公然“連落三匣”,一會兒又想著操縱香港的選舉,野調無腔說什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不需要你愛共產黨,不需要你擁護共產黨”……朝令夕改、食言而肥成這樣,“一國兩制”豈不名存實亡?

新聞人深感不適。左一道密令,又一道密令,這不能報道,那不能報道,啥事都得“以新華社通稿為準”,“傳媒大國”的各級傳媒照此下去,豈不是全成了新華社的復讀機和應聲蟲?揪住四個字的口誤不放,小題大做,故意賣出了“文革來了”破綻的任志強事件,讓新聞人頓覺一夜回到了文革前,嚴重挫傷了新聞人原有的現代感、神聖感、使命感和榮譽感。

冤民深感不適。銜冤負屈者在上訪過程中今時不同往日,儘管冤民以往也是“賤民”群體,但還不至於像近年這樣,只是因為上訪,就遭到公然毒打,就被剝得一絲不掛暴力遣返,就被關進精神病院、太平間,就遭到令人髮指的虐殺……絕望情緒在冤民中廣為擴散和蔓延,令人覺得這個國家在“新政”時期,陡然已走向了納粹化。

百姓深感不適。百姓不出門則已,一出門就驚覺,怎麼總有人將其當作潛在的恐怖分子或是國家的敵人來設防。買張車票遭遇的是實名制,用個手機遭遇的是實名制,上網言說遭遇的是實名制,到銀行存錢遭遇的是實名制,有些地方甚至誇張到就連買盒火柴、買把菜刀都要實行實名制。百姓時時處處得出示身份證,不由想到即便是在“大東亞共榮圈”,興許都不要這般頻繁出示良民證。

我深感不適。在“新政”時期,我曾有的谷歌郵箱、雅虎郵箱、微軟郵箱全部被禁用,我的推特被禁用,我的谷歌博客被刪除,我一天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我的飯碗又被下流地打碎,又只能是無盡地舉債度日,我的岳母和母親在我顛沛流離謀生在外期間,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我家面臨了最現實的問題,沒人真正出面解決問題,反而有人在製造問題。

……

習近平先生,種種泰山壓頂一般的不適感,近年來一直在沉重地壓向各種社會群體,似乎意在引爆什麼,你和你的團隊對此務必要保持高度警惕。這般無厘頭的社會態勢,我想肯定不會是你所樂見的,該是含有“倒習聯盟”撒豆成兵、有意激發民憤的成份在內。這樣的態勢不予以堅決改變,你就一直會是坐在火山口,就勢必會遭到“倒習聯盟”步步縮小包圍圈的合圍。

換了任何人坐頭一把交椅,都不會自找麻煩,去給全社會造成普遍的不適。先生會樂見香港變作一鍋亂粥嗎?你不會。先生會對人發號施令說,去敲掉廖祖笙的飯碗,迫使他一家日日處在飢餓狀態,同時弄幾個監控探頭和一些人去反覆刺激他嗎?你不會。當種種人為強加的不適感呈遍地開花形態時,便也不難窺見時局的詭異,並可確認有“倒習聯盟”的存在。

黨國現行的這種體制,實質是一種最壞的體制。換在君子之怒、伏屍百萬的皇權時代,換在別的民主法治國家,“倒習聯盟”都不可能存在這麼多的為惡空間。而今,你明知“倒習聯盟”要讓你成為眾矢之的,要將你愣是變作又一個齊奧塞斯庫,你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體制不變,你不但可能是忙到頭來一事無成,還有可能自身難保,身不由己被“倒習聯盟”給推上絞刑架。

習近平先生,“倒習聯盟”在以強加不適感的下作戰術,撒豆成兵,激發民憤,一步步地陷你陷黨和政府於不義,已在對你步步逼近,實行合圍。這種此前不曾有過的政變套路,陰毒至極,意在人為強行製造出一個中國的齊奧塞斯庫,在你必須予以反制。在“倒習聯盟”的合圍面前,你和你的團隊亟需以大智慧,實現真正的突圍。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17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3月17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97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98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