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為何高調追悼胡耀邦妻李昭卻不報道?

點燃“89學運”導火索的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一直以來成為中共的禁忌。17日,胡耀邦的妻子李昭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高調出殯,多名現任及退休中共官員到場弔唁,但官媒並未報道。中共歷史學者章立凡分析,中共高層雖然弔唁李昭,但是平反胡耀邦目前時機未到。阿波羅網評論員表示,習近平未來給胡耀邦平反是很有可能的,相對於趙紫陽來說,對胡耀邦的平反阻力比較小。

悼念者排隊向胡耀邦遺孀李昭致哀(2017年3月17日)

據港媒報導,上午9時開始的悼念儀式被稱為戒備最嚴的一場弔唁儀式。一大早就有大批中共公安和特警在殯儀館內外戒備,待到儀式開始時,需要提前安排好的十人一組進靈堂致哀,出席的人士需要憑訃告才能入場,多名李昭生前的同事及親屬都在會場外面排起大長隊。

《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歷史學者章立凡等人都有到場;還有自稱是“老共青團”後代的人,帶寫有“懷念李昭緬懷胡耀邦”的紙牌出席悼念儀式。

除大批民眾和中共體制內官員外,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及其他中共政治局常委,都送來花圈弔唁。

李昭設靈期間,也有眾多現任及退休的中共官員及家屬到場弔唁。包括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已故中共外交部長陳毅元帥之子陳小魯、曾擔任胡耀邦秘書的高勇、前人大副委員長田紀雲等。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母親齊心也送去花圈。

美國之音經多方查證核實,習近平等七常委確實到場。但是官方似乎對此諱莫如深,當天19時主要播出黨政要聞的央視新聞聯播沒有報道,有反常態。但是,新聞聯播報道了習近平當天出席的外賓接待活動。

李昭於3月11日下午4時18分,因病搶救無效在協和醫院去世,終年95歲。

李昭1921年生於安徽省,她與胡耀邦結婚後,育有3子,包括胡德平、劉湖和胡德華,以及1名女兒李恆。

胡耀邦曾任中共總書記,在1987年的所謂“反自由化”的運動中被趕下台。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的去世引發了要求民主的學潮,並且間接導致了“‘六四’天安門事件”。

胡耀邦與“六四”話題聯繫在一起,一直以來成為中共的禁忌,每年的胡耀邦忌日中共官媒冷處理,各大陸媒不報導不評論。但從胡溫時期開始,中央層面開始有高調的紀念活動。

前中共總理溫家寶曾前往醫院看望李昭,當時胡德華(右二)在場(網路圖片)

其中,2005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舉行紀念胡耀邦誕辰90周年,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與多名政治局常委都有出席。2015年11月20日,習近平在胡耀邦誕辰100周年座談會講話。

章立凡:平反胡耀邦時機不到

美國之音報道,估計有三千人參加李昭遺體告別儀式。習近平等中共現任和卸任常委到場送別,但是官媒遲遲未作報道。觀察人士說,這是鄧小平追悼會之後,北京出現的最大送葬人群,再現體制內外人士同時祭拜同一位逝者的場景,令人聯想到1989年4月被中共黨內保守派逼退的總書記胡耀邦去世後的自發民眾悼念活動。

因“一票難求”,當天未能前往參加遺體告別儀式的北京學者查建國對自由亞洲記者說,中央領導人對胡耀邦的態度始終是肯定的。尤其在近幾年,凡遇到胡耀邦的重要日子都會高調紀念。因為胡耀邦一方面是中共老幹部;另一方,胡耀邦在平反冤假錯案,反對鎮壓學潮方面,得到中共黨內有良知或溫和派的支持。

中共歷史學者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表示,大家為什麼很多人想去呢,估計多數人未必是跟李昭老太太有多熟識,主要還是間接地表達對胡耀邦的懷念。大家心中的心結,是各抱情懷:有的人想起了胡耀邦、有的人想起了八十年代、有的人想起了“六四”事件。大家利用這種機會去宣洩、去表達吧。

章立凡表示,聽說當局只印發了1500張票(即訃告),但是他看到現場至少有兩千人以上,據傳團中央等單位的人員有組織前往悼念。他說,告別儀式原定9時半開始,但是直到10時以後才開始放悼念人群入場。

章立凡分析,中共高層弔唁李昭,並不意味著中共中央現在會重新評價胡耀邦,因為現在也不是一個合適的時機。雖然可能從高層到民間,大家都認為當年對胡耀邦的逼退是一個錯誤,但是可能現在根本也不顧上來修正這樣的錯誤。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習近平未來給胡耀邦平反,這個是很有可能的。相對於趙紫陽來說,對胡耀邦的平反阻力比較小。因為趙紫陽在後期對共產黨認識已經很深刻了,力主結束中共的一黨專政,而主張多黨民主。而胡耀邦的思想雖然在中共黨內相對開明,但還是停留在“黨掌控一切”的層面。因此,平反胡耀邦對中共極權的衝擊比較小,還有助力,所以才會有當局給團中央發票去參加追悼會。

李銳:胡耀邦去世前談與鄧小平十大分歧

1987年1月10日至15日,在根據鄧小平的要求召開、由薄一波主持的“黨的生活會”上,胡耀邦遭受二三十名中共高層批評。在1月16日舉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胡耀邦“辭職”(未經正式程序解除其總書記一職)。下台後,胡耀邦心情沉重。曾嘆息說:“沒想到開‘生活會’,竟採取如此手段,要把我搞臭。”

1989年4月5日,胡耀邦在去世前十天,曾邀請李銳(前中組部常務副部長)到家中做過一次長談。胡談到自己和鄧小平等人在政治上的十大分歧。

李銳撰文回憶了胡耀邦的思想觀點和為人處世的特點。其中包括,胡耀邦否定“文革”最徹底,他認為中共不能再受“左”的危害,於“左”禍的肆虐,可謂刻骨銘心。他重視自由、民主、人道原則,熟悉西方的發展歷史,很願意接受外來的新思想。他對毛澤東的認識是全面的,還在“文革”時便不盲從,心中有數,常說絕對不能迷信任何人,要獨立要思考。粉碎“四人幫”後,他有三個建議:停止批鄧,平反冤假錯案,抓生產。平反冤假錯案,汪東興不交一、二、三專家辨檔案,一些專案的甄別,如“六十一人案”,他就另起爐灶搞調查。在中紀委時,他力主中共黨內生活正常化、民主化,應健康發展,一定要避免過去搞家長制、一人說了算的錯誤。抓年輕人的選拔,他比誰都積極,緊抓不放。他沒有任何拉幫結派思想,很反感“誰是誰的人”這種說法。他一生好讀書,重視知識,尤重視有知識的人,“思想敏銳,口若懸河”。他常講要愛護知識分子,並儘力保護他們中受過整的人。“文革”後,堅決反對過去整人的那一套,主張真正實行“雙百方針”,不是停在口頭上,而是認真貫徹於一切方面,要見諸行動。

李銳稱,他也不是沒有缺點、弱點。雖然遇事總經過深思熟虛,但有時過於熱心,講話多了,難免有失。他同權力無緣,從不設防,遭人暗算而不覺。“文革”後,“多換思想少換人”的幹部政策,對有些人的使用也是引起過意見的。

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