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長平:限制外國童書 不讓煽顛萌芽

哈利波特在中國少年兒童那裡十分受歡迎

中國有句古話說,三歲定終生。現代西方教育專家也認為,幼年及童年接受的教育,對人的成長至關重要。專制者們總是知道“凡事要從娃娃抓起”,很容易就把孩子們訓練成兩眼直冒仇恨焰火的“兒童團員”、童子軍或者“愛國愛黨的好學生”。其實不是因為他們很懂教育理論,而是因為他們需要控制一切,娃娃們自然不會被放過。

中共政權從來都把教育當作一條“戰線”,近年來戰爭升級。2015年,時任教育部長袁貴仁宣布,“絕不允許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課堂”。這似乎給課堂外的教育注射了一針強心劑。尤其是還沒有進入課堂的幼兒讀物,銷量大增。儘管幼兒讀經也在政府鼓勵國學復興的意識形態下大行其道,但是翻譯自國外的幼兒及兒童讀本勢不可擋地成為主力。據報道亞馬遜(Amazon)中國銷量前10位的兒童讀物中有6部為外國作家撰寫,其中包括著名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和全球銷量超過2800萬本的繪本《猜猜我有多愛你》(Guess How Much I Love You)。中國第二大電商京東銷量前三位的兒童圖書也全都出自外國作家。

“中西結合”的育兒夢

八九以後,中國教育呈現去人文、重利益的趨勢,成功地使得為理想上街抗議在年輕一年學子中成為笑話。與此同時,成功學進入教育的核心。無論宣傳機器如何吹噓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那些希望孩子將來出人頭地的父母,仍然把考上哈佛耶魯當作走向成功的康庄大道。要成為西方大學的高材生,最好從小就讀西方的童書。一方面,很多中國父母認同西方兒童教育中培養愛、平等意識及創造力等觀念,另一方面,更多父母認為,這些教育更能導致人生的成功。因此,大量西方人文讀本,被中國出版者翻譯成“如何讓孩子成功”的書籍。

毫無疑問,即便這些被扭曲了目標的童書傳遞的仍然是西方價值觀。例如《猜猜我有多愛你》講的是長幼之間的平等的無盡的愛,而《弟子規》講的是絕對服從:“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至於《哈利波特》鼓勵的自我成長、勇斗邪魔,幾乎就是少年版的“煽動顛覆政權罪”了。

大多中國父母採用的辦法是“中西結合”,一方面培養孩子的獨立意識和創造力(將來才有機會入讀西方名校,走進西方職場),一方面教育孩子聽話順從,投機鑽營(將來才會巴結中國權貴,避開政治風險)。加上學校教育的成功洗腦,很多孩子真的實現了父母的夢想,長大了負笈西方,留在西方,但始終懷揣黨國教導,對民主、人權毫無興趣,甚至為專制辯護。

限制只會讓本土文化更加墮落

中共並不滿足於這種成功。它在經濟上成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之後,再一次有了統治世界的野心。全國“兩會”上再次傳出限制過“洋節”、學英語的呼聲,更有消息稱,中國監管部門為了限制外國思想滲透、強化意識形態管控,正透過口頭指示限制外國兒童讀物在中國大陸出版。限制外國兒童讀物的相關政策,將使未來中國每年翻譯出版的國外兒童讀物從數千部減少到數百部。很多家長想不明白,這些童書並不涉及政治,教孩子學會愛與和平,培養他們的獨立性和創造力,對國家有什麼不好呢?對不起,在這方面,黨的眼睛比人民更加雪亮,它深知這些觀念和“煽動顛覆”之間的關係。

有一種意見認為,限制外國童書,雖然不應支持,但是這也不失為一個契機,讓中國童書有機會奮起直追,後來居上。這種意見不是洗腦宣傳就是稀里糊塗。童書創作和製造是整體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個精神上被專制摧殘的民族,不會因為驅趕了文明教育而自我文明起來。恰恰相反,沒有了借鑒和競爭,本土文化會更加腐化和空虛。“文革”期間,中國沒有因為對資產階級文化斬草除根而繁榮昌盛。現在,“百度”也沒有因為谷歌的離開而品行端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