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沒有最雷只有更雷!包子炸彈就是極限?太天真!

如今的太平盛世是數以萬計的革命先輩們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而這種抗戰雷劇再拍下去,會有多少孩子會認為這就是史實?

文:熱水少年(轉自公眾號劇能說:junengshuo)

說起如今的諜戰劇啊、抗戰劇什麼的,如果你還在聊手撕鬼子可就太out了,說一說包子炸彈才算是勉強走在時尚前沿。

最近,這段畫面可謂是搶盡了風頭,一個個雪白雪白的包子,乃至鮮嫩的蔬菜搖身一變都變成了炸彈……

我就好奇了,如今抗戰神劇已經墮落成這個樣子了?

如果沒有嚴格的要求和標準,那是不是我都可以拍出一部所謂的抗戰劇了?

沒錯,研究再三,我發現只要具備了漫無邊際的腦洞和不怕死在觀眾口水裡的勇氣,每個人都可以構思出屬於自己的抗戰劇呢。

接下來為各位奉上獨(胡)家(說)秘(八)笈(道)。

 

要想拍攝一部電視劇什麼最重要?當然是idea了!人類的潛力是無限的嘛,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想像力了。早前的雷劇基本都雷在過度誇張,手撕鬼子、褲襠藏雷、手榴彈炸飛機等可謂是經典案例,而最近的包子炸彈可以說是雷出了新高度。

手榴彈什麼的強行炸飛機也就算了,它好歹是個武器,你這一個包子也能當炸彈我就不服氣了,那我吃還是不吃啊?!順著劇名我去補看了這部充滿神奇色彩的《敵後便衣隊傳奇》,驚喜地發現,這包子炸彈還有後續……

各位快拿出小本本記下來,接下來的工作日就靠這個過了。網路上流傳的那個片段其實是這支隊伍為了對抗日軍的便衣隊而進行的便衣隊成員招募,包子大叔也是在這時參加應聘的。當然,作為民間的各路高手,奇葩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呢。首先,這位包子大叔除了食材之外,後面的技能顯然被網友忽略了——尿液觸發雷!

光聽名字就夠牛掰的吧,使用方法也是方便易懂喔~只要有日本鬼子使用了它,不出十秒這壺就會爆炸……

結果嘛,只想說我還是個寶寶啊!

這位名叫陳葫蘆的小兄台功夫也不是蓋的,隨便拿來兩把槍,閉著眼睛輕輕鬆鬆給你打下兩隻鴿子來,真·神槍手!

接下來這位兄台不僅功夫了得,而且還可能有舞蹈功底哦~

為什麼醬紫說?本身是以冷兵器為特長嘛,而且腰間一圈型號不同的兵器,看上去帥酷有型,但是一出招,畫風瞬間就變了……

這憑空720+度的旋轉,以及這扔飛刀的絕技,讓我瞬間有種在看《小李飛刀》的錯覺!

後續的劇情中,最搶戲的還是這包子大叔。他的發明終於可以實踐了!只見一路被打得屁滾尿流的漢奸騎著自行車逃竄到荒郊野外,好巧不巧在地上布滿食物炸彈的地方休息了,看到地上的吃的,兄弟們二話不說就開始吃,結果可想而知,炸了!

只想說,如果這都能符合現實的話,那隻能怪你們是吃貨了。有了這些發明還不夠,這位包子大叔甚至還發明了爆炸滋補湯!

按照他的套路,必然是“鬼子喝湯,炸藥爆炸,湯濺小炮樓,鬼子喝啥湯”的局面。

不得不說,這比X戰警看上去還牛。

如果給所有日本軍隊都想方設法弄點這個,中國解放得還能早一點……這麼多橋段和設計,堪稱雷劇的思想精華了,這似乎是一個可以任你天馬行空的世界,只有想不到沒有寫不了。

所以說,這腦洞可謂是雷劇指南的一大重要條件。

除此之外,敢在生於現實世界,明知諸多橋段嚴重脫離科學規律的前提下,把這些拍出來的人,往往也需要更大的勇氣,畢竟,全國人民一人一口唾沫,分分鐘能讓你變成歷史啊。你看,有些人就具備這樣的素質,敢拍敢回應,勇於承認錯誤,也勇於改正,早晚會跟雷劇說byebye。

手榴彈炸飛機可以說是《永不磨滅的番號》里的唯一一個雷點,而且還是被觀眾銘記於心的。

導演徐紀周曾經在採訪中這樣說道:“雖然《永不磨滅的番號》一直被說成是雷劇,但整部劇也就大結局有這麼個雷點,那個失誤是因為當時處理這段鏡頭時我去拍別的戲了,最後出帶子的時候沒看著,結果他們沒把畫面改好就插進去了,少插了兩個畫面,所以飛機比例失衡了,結果把手榴彈弄得跟高射炮似的”。

而葛天主演的《一起打鬼子》(可能後來改過名字,百科顯示的名字為《來勢兇猛》)中,褲襠藏雷的經典橋段也曾經引發熱議,當時導演張國慶則是迴避態度,只是用簡訊回復稱:“抱歉,等風停了吧。”

編劇石小克則出來解釋過,還強調劇本里其實應該是褲兜:“那個年代東北女性的褲子有很深的兜,非常厚,是可以用來藏手雷的,怎麼可能放到褲襠呢,那裡也放不下啊!”

當然,也有人喊冤,不願認下這口鍋。

編劇閆剛早就說過,“我們很多時候是命題作文。廣電總局各種限令,古裝劇題材過審受到限止,諜戰劇不讓在黃金檔播出,抗戰劇是最容易審批的。”

汪海林也曾經在網上曬過劇本,表明劇本沒問題,最後是導演或公司改得雷,“戰爭題材里似乎只能拍抗日劇,單一題材的競爭就只能靠出奇,比如加上懸疑、玄幻、武俠等各種元素,劇情就越來越狗血。偏偏這樣的雷劇收視還很好,說明觀眾還是接受的,電視台願意買,影視公司就繼續拍。且影視公司老總還要說,你寫的不夠雷,得改,你不改,導演也會幫你改。”

其實開頭提到的拍攝雷劇指南只是在調侃這種現象,即便是認真的,那麼能夠拍成一部作品也太簡單了,這能合理嗎?回顧中國的歷史,嚴肅和悲慘的時期很多。即便如今生活能夠越來越好,前輩們的犧牲怎敢輕易相忘?二戰時期,中國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面對這一個個讓人震驚的數字,面對一次又一次倖存者口述的歷史,有些人真的好意思這樣胡搞嗎?

對於這樣的問題,很早之前就有業內人士回應過↓

最近,導演趙立軍*也指出目前行業內魚目混珠,甚至有些創作者心理還不成熟,“世界觀和歷史觀決定了他對戰爭的理解。”與此同時,他也強調,“抗日戰爭永遠是中華民族的痛,不允許後人褻瀆和戲謔。”

這幾天,陳道明也在採訪中提到了對歷史劇的選擇標準,希望向觀眾傳達正確的歷史觀↓

製片人柳彬則透露,也曾經碰到過編劇寫很搞笑的段子,“比如八路軍輕而易舉制服多少人,讓日本人愚蠢到和傻子一樣,後來我們就規避掉了這些東西,只有真實還原戰爭的殘酷,才能反映和體現我們抗日救國的精神。創作者素質有問題。”

至於雷劇橫行的原因,他則給出了兩個分析,其一是編劇創作時態度不端正,“設身處地的去想情節,你比如哪裡有個恐怖事件,身處其中的人都會非常緊張,怎麼可能還有遊戲心態?!”

其二則與電視劇播出平台有關係,“電視台作為電視劇的播出渠道,同時也是主流價值觀傳遞的重要平台,即使沒有政策進行一一規定,也應該有資深的歷史價值觀,難道非要中央下達行政命令才能意識到有些抗戰劇的尺度不行嗎?”

如此說來,想要徹底消滅抗戰神劇可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離不開創作者擺正態度、多多查閱資料並且要謹慎嚴格地對史料進行借鑒,更需要電視台、製片方等的支持與監督。

最後,我只想說,雖然我出生在和平時代,沒經歷過戰爭年代的慘痛,但多少還是聽長輩們提起過的。

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那個年代,但看著這麼多雷劇出現,心裡難免覺得憤怒!如今的太平盛世是數以萬計的革命先輩們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而這種抗戰雷劇再拍下去,會有多少孩子會認為這就是史實?

但願這些神劇能夠早日退出人們的視野,用一個中國人該有的姿態去記錄真正的歷史。

(責編:vhah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浪/劇能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