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川人:羅馬帝國能帶給北京當局重大啟示?

兩個帝國的最高權力者不得善終的概率高達60%以上,中共黨內靠近最高權力者或最高權力者不得善終率更是高達90%。據統計,羅馬帝國從開國皇帝屋大維到宣布基督教合法的君士坦丁一世,期間共計90個皇帝,有57個死於非命,不得善終率高達63.33%!統計顯示羅馬皇帝大都死於四種方式,即被殺、自殺、戰死和瘟疫。而出席中共一大的15名代表(含2位外國人)不得善終率高達86.67%,僅有毛澤東與董必武看似幸免於難。

近日受三四線城市樓市去庫存消息的刺激,中國各大一二線城市房價再度飆升。為應對潛在危機,北京當局再一次出手在北京、石家莊、鄭州和廣州進行了新一輪樓市調控。與此同時中共央行再次表態,堅決守住支付領域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這再一次讓外界感受到北京當局應對各類中國系統風險的乏力。不僅如此,美國國務卿蒂勒森3月17日在韓美外長聯合記者會上態度強硬的表示,對朝鮮的〝戰略忍耐〞政策到此為止。而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仍在全世界範圍內持續發酵……一股足以顛覆中國時局的強大力量正在形成,北京當局被推到了歷史的十字路口上,面臨生與死的抉擇。

歷史總是在重演,現在中共的獨裁統治與曾經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的獨裁殘暴統治是何其相似。公元前49年,羅馬共和國將領凱撒成為終身獨裁官,公元前44年,凱撒被暗殺身亡,其甥孫兼養子屋大維擊敗安東尼開創羅馬帝國並成為第一位皇帝。在殘酷搏殺與鬥爭中,羅馬帝國開始了為期近1500年的獨裁統治,暗殺、鬥爭、兵變和瘟疫始終與之相伴,大多數羅馬帝國皇帝均難以善終。同樣的,中共帝國也是在殘酷搏殺與鬥爭中誕生的,中共歷任黨魁自己或親人都經歷過中共黨內殘酷的政治鬥爭,但慘烈的經歷並沒能減少中共黨內鬥爭的頻率,相反搏殺和鬥爭已成為中共黨內的生存法則,與中共如影隨形。

據史料記載,羅馬帝國最強大的時候擁有國土650萬平方公里,人口約6500萬至8800萬,大約是當時世界總人口的20%,這與今天的中共紅色帝國不相上下。而且在這兩個極其政權間有諸多巧合之處。第一,它們都是獨裁政權且創立者具有相似的鬥爭創業經歷。據記載羅馬帝國的屋大維與馬克.安東尼、雷必達結成後三頭同盟,打敗了刺殺凱撒的元老院共和派貴族。事後屋大維剝奪了雷必達的軍權,並在亞克興角戰役打敗安東尼。公元前30年,屋大維被確認為〝終身保民官〞,它作為獨裁者統治羅馬帝國長達43年。而中共開國黨魁毛澤東也有類似的經歷,毛澤東當初受到王明等人的打壓,而被迫與張聞天、周恩來結盟。在成功擊敗對手獲得最高權力後,毛澤東便開始了41年的獨裁之路,他一度被捧為〝大救星〞、〝紅太陽〞和〝革命導師〞,終生享受著至高無上的權力。1974年,毛澤東會見埃及副總統沙菲時說:〝秦始皇是中國封建社會第一個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是馬克思加秦始皇,超過了秦始皇。〞可見兩個帝國均是由兩個獨裁者所締造,而維持獨裁採用的手段均是暴力和鬥爭,這註定了獨裁帝國血腥的宿命。

第二,它們都是在帝國第五任最高獨裁者上開始對正信進行迫害的。羅馬帝國第五任皇帝尼祿發動了對善良基督徒大規模的誣陷與迫害。同樣的中共紅色帝國第五任總書記江澤民也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構陷與迫害。在迫害方式上,它們採用的套路是完全相同的,均是以謊言為基礎,以謊言為證據動用一切國家暴力機器對信仰者進行毫無理智滅絕人性的迫害。

尼祿曾指使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諸如基督徒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基督徒癲狂、亂倫等,把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同時尼祿以編造的謊言為證據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讓基督徒被猛獸活活咬死。中共江澤民曾親自編造法輪功學員自殺、自焚的騙局誣陷法輪大法,挑起中國廣大民眾對法輪大法仇恨的情緒,並以此為藉口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迫害基督徒的尼祿以自刎結束了它罪惡的一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江澤民也將以不得善終的方式結束它萬惡的一生。

第三,兩個帝國的最高權力者不得善終的概率高達60%以上,中共黨內靠近最高權力者或最高權力者不得善終率更是高達90%。據統計,羅馬帝國從開國皇帝屋大維到宣布基督教合法的君士坦丁一世,期間共計90個皇帝,有57個死於非命,不得善終率高達63.33%!統計顯示羅馬皇帝大都死於四種方式,即被殺、自殺、戰死和瘟疫。而出席中共一大的15名代表(含2位外國人)不得善終率高達86.67%,僅有毛澤東與董必武看似幸免於難。但毛澤東至今仍停屍天安門廣場被福爾馬林泡著並沒有入土為安,這也是變相的不得善終。而僅存的董必武雖得以善終,他也付出了長子夭折,次子數次離異,幼子兩度入獄的代價。可見出席中共一大的15名代表並沒有因為紅色革命成功而獲得真正的幸福。

同樣的,從陳獨秀至今共有12人擔任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總書記,其中已故的有9人,其不得善終率為100%。1942年5月27日,陳獨秀貧困交加病逝於四川江津;1931年6月24日,向忠發被國民政府處決;1974年3月27日,王明因長期與毛澤東交惡客死於莫斯科;1946年4月8日,博古(秦邦憲)乘坐的運輸飛機遇霧撞山,死於非命;1976年7月1日,飽受黨內政治迫害的張聞天在江蘇無錫猝發心臟病去世;1976年9月9日,毛澤東病死於北京且至今沒能入土為安(死無葬身之地);2008年8月20日,被中共中央指責犯下五條錯誤的華國鋒病死於北京;1989年4月15日,被解除總書記職務的胡耀邦因心肌梗塞猝死於北京;2005年1月17日,遭受長期軟禁的趙紫陽結束了他的一生。

9位已故中共總書記的親身經歷告訴我們,即使貴為中共的總書記也很難有善終的結局。導致他們悲慘人生結局的到底是個人問題還是中共的體制問題?現在中共在世的3位總書記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編造謊言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並親自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正面臨〝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的三項指控,這註定了它將不得善終,等待它的將是更為慘烈的結局。面對江澤民十分糟糕的處境,面對江澤民犯下的反人類罪行,其餘兩位中共總書記,尤其是現任中共總書記應該以史為鑒認真反思,站在正義與道德的角度上考慮問題,去主動和平解體中共,這不僅關係到國家的命運而且還決定著自己能否擺脫這種悲慘宿命的束縛。

借古諷今,羅馬帝國曾看似強大不可一世,其皇帝因獨裁而權傾四海,但絕對權力也激發了其他人對追求絕對權力的慾望,所以政變頻繁,刺殺不斷成了羅馬帝國皇帝必須適應的常態。在這種陰影下羅馬皇帝並沒擁有絕對權力而生活幸福,相反他們大多數人都生活在極度恐懼之中,擔憂自己的絕對權利和生命被人隨時奪走。中共的歷任總書記何嘗也不是面臨同樣的境況?可見哪裡有絕對權力哪有就有絕對慾望,哪裡有絕對慾望哪裡就有你死我活的不停廝殺,哪裡有不停廝殺哪裡就有不得善終的結局!

蔣經國先生曾說:〝我為什麼敢放棄權力搞民主,因深知中華民族深受權力之害,國民黨曾有親身體會,多少人為權力而死亡,至災難內戰大屠殺,權力雖有萬千好處,卻違反基本人性。把權與利還給大眾,一切就會和諧,人禍從此不可能。打江山坐天下,是封建社會的邏輯,現代社會主權在民,國家不是一家一姓一個黨的,人民選誰就是誰。〞蔣經國先生為何敢放棄自己擁有的絕對權力主動搞民主?因為他看透了獨裁體制權力的絕對擁有者將都不得善終的結局。中共黨內為了獲得絕對權力的大廝殺大清洗大鬥爭難道還比國民黨少?中共絕對權力的擁有者的最後結局難道比國民黨的更美好?哪種靠近中共絕對權力的人沒受過中共的迫害?身在中共獨裁體制的魔窟當中,誰又能輕言〝幸福〞二字?

事實證明,是獨裁體制導致了所有參與者不得善終的結局,但這獨裁體制的背後卻無情的檢驗著每一個最高權力者的個人道德水平並決定著各自最後的命運。誰的道德水平高誰就會去主動終結獨裁體制,那麼誰就能擺脫獨裁者悲慘的結局誰就能擁有美好的未來!否則一念之差,去享受這絕對權力帶來的各種〝幸福〞或〝榮耀〞最終都會被獨裁體制所徹底絞殺不得善終,這無疑是羅馬帝國帶給北京當局最大的啟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