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因為這個愛好 這個日本富二代最終活成了農夫

攀岩走壁,潛入孤島,被野熊追趕,被群蟻襲擊,這些貝爾的戲碼,卻在他的工作中真實上演著。

他是西畠清順,日本最會玩的匠人。

西畠清順的匠心,全在花草樹木上。為了看一株特別的花,他可以打個飛的橫穿整個印度洋。為了空運一棵古樹,他花費十多萬美金也不心疼。他每天到處尋找這這個世界上存在的特別的植物,因此,也得名“植物獵人”。

你可以說他這麼捨得砸錢,肯定是富二代。

沒錯,他就是。作為日本百年花藝老鋪——花宇的第五代傳人,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算衣食無憂了。

植物獵人算是一種古老的職業了。大航海時代開啟之後,這些人受命於皇室,專門在世界各地搜尋奇花異草。西畠清順做的,也是這樣的工作。

不同的是,西畠清順選的,都是自己喜歡的植物。

雖然是花藝鋪的傳人,西畠清順一開始感興趣的卻不是花藝。“我也曾只是個對植物毫無興趣的‘棒球少年’”。

所以,儘管他每天都在百花叢中過,卻沒有“濕”身。

直到20歲的一次旅行,才徹底地改變了西畠清順的興趣愛好。

那時候,西畠清順在加里曼丹島背包旅遊。他老爹給他打了一通電話,說在東南亞的最高峰基納巴盧山上有世界上最大的食肉植物——豬籠草。於是,這個小青年就穿著一件襯衫,帶著一個指南針,用了八小時的時間,直接登上海拔四千米高的山頂。

他凍得瑟瑟發抖,爬得筋疲力盡,但也算值得。因為,在親眼目睹了這株最大的豬籠草後,他被植物的力量震懾到了。他像一個天真的小孩一樣,看到豬籠草在吃昆蟲而興奮不已。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他立馬收拾行李回家,從零做起。

不過,雖然是繼承人,知識卻不能像血統和基因一樣自然繼承。為了不丟家族的臉,西畠清順得更加拚命地學習,把植物學知識系統掌握。

除此之外,西畠清順還要去實地考察。像逛逛植物園和農場啊,在那裡和賣家討價還價啊,這些都是入門級的活動,更有挑戰性的,是去原始森林尋找植物,去雪地里尋找花材。

自身的刻苦努力加上父親的指導,西畠清順很快成長為一個成熟的“植物獵人”。大凡花草樹木,他看一眼就能判斷出價格。而且,他還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這套功夫使他看一眼植物的頂部,就能知道這棵植物一年能張多少厘米,看一下根部,就能估算出這棵植物移植後的存活率。

經過這一番修煉之後,西畠清順開始“玩”了。

第一件事,將各種各樣奇特的植物引進到日本。他引進的花草樹木種類繁多。而最基本的標準就是,“我喜歡”。有一次他將一棵千年古樹從西班牙運到東京,路程近萬公里。這是一棵橄欖樹,歷經十個世紀之後,基本上已經枯萎了,更不用談開花結果了。

橄欖樹是一種能給人類帶來諸多裨益的樹種,其種子可以榨油及食用,樹枝可以當木材,樹形本身也非常美麗。”

西畠清順對這棵樹一見鍾情。於是,他將這棵樹,從遙遠的歐洲,運回島國。

他之前積累的知識派上用場了。

經過西畠清順的醫治和栽培之後,這棵千年古樹枯木逢春。從禿頂變成這樣:

這棵橄欖樹在2016年8月的HOUSE VISION2016展出中,俘獲了日本著名設計師原研哉的芳心。

每一次出去考察,西畠清順只帶繩子、鋸子和剪刀。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攀爬峭立的岩石,爬上滿身是刺的樹木,他的舉止常常令當地人也驚呆。

每一次看到心儀的植物,他都要小心翼翼地把它們處理好再運回日本。修剪枝椏,清洗包紮,報關報檢,都得他一個人來。甚至連砍下的樹枝,都要自己背。

每一次運輸這些植物,西畠清順都不惜耗費巨額運輸費用。有次他想運四棵樹回日本,海關一直不肯放行。眼看著樹木就要壞死,他咬咬牙選擇了空運。運費呢,自然是不少,整整八萬美刀。為什麼要這麼費錢費力呢?因為他知道日本沒有這樣的植物,他想讓大家看看。而那個時候,他根本沒找好買家。

做這些事情累嗎?什麼都要自己身體力行,肯定累。苦嗎?他常常在探索時吃了滿嘴的沙子。也常常一進叢林或者山裡就是一整天,三餐也沒怎麼好好吃。哪個富二代過的這麼磕磣?危險嗎?被阿爾卑斯山下的野熊追趕的上氣不接下氣,被東南亞的一群螞蟻咬得好幾天下不了床,你說危險不危險。

但是,西畠清順對“植物獵人”這個工作,卻“喜歡得要死”。這種深入肺腑發自靈魂的喜歡,讓他並不覺得累,也不覺得苦,甚至不顧危險。

因為他相信每一棵植物,都值得人類的善待。相信這種自然的美,能無聲地拉近人們的距離,治癒心靈的創傷。

第二件事,是建立他的植物王國。西畠清順大膽而巧妙地運用各種植栽技術,把來自各個大陸的植物搭配在一起,形成豐富多彩的植物王國,這就是他的天空植物園。

這也是西畠清順的工作室。每年這個工作室接單超過2000個。但他的目標早已不再是盈利。商業化的模式下,他探索著提升市民審美的途徑。

審美能力是需要通過教育獲取的。這種教育,可以是營造適當的社會氛圍,讓人們沉浸到美好事物的環境中,從而漸漸地形成審美的意識。所以,他和其他設計師一起打造HOUSE VISION2016東京展,給LV插花,甚至毫不吝嗇地把他“私藏”的植物也放在植物園,或者送給花藝師,讓更多的人接觸到美好。

古希臘神話中,弗弗西斯因為得罪了眾神之王宙斯,而被判罰每天從山底推一塊圓石頭到山頂。可是,當他竭盡全力將石頭推到山頂時,石頭從另一端咕隆地滾下去了。弗弗西斯只好再從山底推上去,周而復始,永不停息。

現代人多少都有種中了弗弗西斯式懲罰的感覺。每天循環反覆的工作,似乎沒有盡頭。重複生活節奏消磨了大部分的熱情。曾經夢想仗劍走天涯,而今詩和遠方都在別人的世界裡。

而西畠清順讓人羨慕的,不止是他的事業是自己所喜歡的,而且在於,在體驗了其中的酸甜苦辣之後,他依然喜歡它。

參考資料:

《情熱大陸·西畠清順》,2011.03.20

《他跨越近萬公里種下一棵千年古樹,俘獲了原研哉的“芳心”》,Webmaster: ArtDesign,2017.01.1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噠噠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