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紅朝創中華史上唯一 姑娘們被強迫在父夫兄面前半裸

1964年,毛主席說:“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於是出現了一個文革名詞“鐵姑娘”。意思是用“鐵”的性質來修飾女性。於是眾多的女性出現了只有男性涉足的行業如:女建築工、女子架橋班、三八女子搬運班等,還有妙齡少女去殺豬,鐵姑娘遍地。這對於千百年來接受中國傳統文化溫、良、恭、儉、讓的女性來說是一種顛覆。

中共“大躍進”運動開始後,勞動力短缺。毛澤東語錄里就出現了:“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婦女能頂半邊天”、“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的口號,無非是為“點燃”那一代婦女的激情,更利於政治動員。把“男女平等”解釋為“男女都一樣”,讓女性不顧其生理特點,硬去做男子做的事。

當時有一個口號響徹神州大地:“把婦女從幾千年來受家務奴役的地位解放出來!”有博文說,如果不尊重男性和女性的性別差異,把婦女解放的目標定位於與男性“全等”,那麼這就不是在解放婦女,而是在摧殘婦女。

女人被迫赤裸上身幹活

《祭壇血魂:平江大躍進.苦日子全景紀實》一書記載,據當時縣委的材料稱:當時一些公社都搞起了婦女赤膊上陣。男人打,女人也要打;媳婦要打,姑娘也要打!”

東安大隊黨總支開會討論後,決定召開現場會,大張旗鼓地宣傳推廣。1958年11月6日,東安大隊全體社員大兵團作戰,搞農田基本建設。工地上,男女青壯社員千餘人,男人們一色的赤膊、一雙赤腳;現場538名婦女中,有300多人在大隊幹部的淫威下,被迫脫去衣服打赤膊。

一些姑娘不願脫衣,各連隊幹部和積極份子一擁而上,硬是把她們上身的衣服脫過精光。一些姑娘被脫光上衣後,轉過臉去放聲大哭。張炎山大怒,罵這些女人們是“給臉不要臉!這是共產主義勞動的新生事物,你們再哭喪,就是破壞共產主義!”

各隊幹部奉命制止那些哭泣不止的女人。副書記王XX罵道:“臭婊子!好事讓你們哭壞了!打個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兩坨肉嗎?哪個還敢不拿工具搞勞動的,小心請她吃傢伙!”張焰山拿著喇叭筒,站在地頭上大談“共產主義新生事物”的“偉大意義”;連隊幹部手持棍棒和繩索,圍著赤膊的婦女們督戰,眼睛刀子似的挖向女人們的胸脯上,嘴裡還用勁吆喝這個出力,那個使勁。

那些姑娘媳婦的父兄丈夫們,只是在一邊低著頭默默地使勁幹活。現場有幾個姑娘媳婦想反抗,連聲大喊自己的父親或丈夫,要他們快來“救命啦!”但是,當時沒有一個人上前抗爭!

史無前例的婦女病

《祭壇血魂:平江大躍進.苦日子全景紀實》一書還記載,那些有幸熬過大躍進和苦日子年代的湖南省平江縣婦女們,除去極少數縣委幹部家屬、公社書記家屬和一些大隊主要幹部家屬外,全縣婦女的身體素質,無論城鄉,無論長幼,幾乎無一例外受到了一場大摧殘。只是農村婦女所受罪過的程度,遠較城市婦女和女幹部更為嚴重得多罷了。

據大橋公社衛生院1961年9月16日《大橋公社中縣大隊婦幼衛生工作的調查報告》稱:婦女生育率下降嚴重。主要原因,都系婦女閉經或經期不調。

1961年9月21日,向良協向縣委除害滅病辦公室、浯口公社黨委報告說:他和調查工作組深入浯口公社魯合大隊調查,全隊295戶,907人。其中女性436人,婦女全半勞力256人。共查出婦科病55人,占育齡婦女的21.5%。主要原因是婦女勞動強度大大增加,嚴重營養不良所至。

1961年4月,思村衛生院給縣委上報《關於蔣山大隊防治疾病的報告》。報告稱:該大隊現有657戶2,172人,男全勞力287人,男半勞力287人,女全勞力204人,女全勞力164人。“這個隊是我社發病最嚴重的地區”。共發水腫病158人,其中,婦女發病人數佔一定比例。此外,婦科病131人,占女全、半勞力總人數的35.6%。婦女被“解放”成為大躍進的勞動力,承受著和男人同樣的重負,遭受到超過男人的凌辱和苦難,成為大躍進那座烏托邦祭壇上,最悲壯的獻祭!

聽毛主席話妙齡少女去殺豬

殺豬是一種費勁、骯髒的活兒,一般都是粗壯的男人來干。小說里、戲台上的屠夫形象大家都熟悉,五大三粗,兇狠粗鄙,滿臉橫肉,一個妙齡女子聽了毛主席的話,放下身段去殺豬。

1966年10月1日的《人民日報》,登載了山西省原平縣食品公司屠宰場徒工楊美玲的文章——《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貼圖展示著楊美玲的殺豬表演:一個幫手按住豬腿,楊美玲持刀欲刺,周圍有群眾參觀。

代表會的講演稿中說,她1964年進食品公司當徒工,女孩子都不願意學殺豬,她學習毛主席著作,破除舊思想,學習殺豬技術,很快就學會了包括過命、吹漲、刮毛、剔骨、洗糞的一整套殺豬技術,成為原平縣有名的殺豬好手。

《山西文學》雜誌副主編畢星星先生認為:中共提出,革命崇尚暴烈,崇尚力量。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從容,那樣溫良恭儉讓。女人若不願意脫離革命,就請把自己變成男人吧。楊美玲便這樣走向屠宰場,成為先進模範。

作家韓少功在新作《暗示》中表達了他對“鐵姑娘”的憐憫:“女生們穿上了這種破棉襖,雖然枕邊藏著小說與哲學,但一個個比農民還農民,跳下糞池掏糞,跳到泥水裡打樁,把病了的豬仔摟在懷裡當寶貝暖著,常常搶著做農民都不願做的臟活和累活,有一種臟和累的使命感。”

文革對女性權利的扼殺

毛澤東於《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曾說過:革命崇尚暴烈,崇尚力量。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從容,那樣溫良恭儉讓。

“文革”時期對女性而言,不是“補償機制”,而是一種“淹沒機制”。中共希望女性盡量祛除其特有的“女人味”,變成與男性並無二致的女性勞動力。

畢星星先生既是惋惜又是悲憤語氣替女性控訴了文革時期她們的血淚史:“從楊美玲殺豬,我們可以看到,“文化大革命”正是由勞力活開始,到粗糙崇拜,到祛除恥感,一步一步圍剿女性美的。”

“把最怕羞的女性擺到這樣的位置,這種惡意十分殘忍。如此粗暴地屠殺女性的羞怯,是誰的創意?“文革”中這種異化女性的路徑,已經將女性美徹底剷除乾淨。你能看到到處都是對美的撕裂,徹底毀滅,不留殘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