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毛阿敏老公10億美金被騙 看中國上流社會的焦慮

近日,投資圈新聞不斷。

著名影星劉濤辛苦拍戲,拿了幾千萬投資了樂視網,結果遭遇寒流,樂視股價一直創新低;

三天前,投資圈還發生了一個爆炸性新聞,那就是著名歌手毛阿敏老公、億萬富豪解直錕近日被曝被騙近10億美元,解直錕日前一紙訴狀將XIO集團告上法庭,指控XIO集團高管串謀詐騙錢財58億人民幣(約合9.4億美元)。

無獨有偶,近日,GPLP君的幾個朋友聚會,聊起來跨國投資,他們正好也遭遇了同樣的問題。

看起來,即便擁有了財富,然而上流社會的人也都不快樂,到底是為什麼?

當然,作為上流社會的群體性事件,讓我們且先還原解直錕事件的始末。

作為毛阿敏的老公,且擁有財產較多的上流社會的代表,億萬富翁解直錕事件備受關注。

公開資料顯示,解直錕為中植集團創始人,該公司官網顯示,中植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1995年,總部位於北京,是一家多元化經營的大型民營企業集團,旗下包括一系列子公司,管理資產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目前中植企業集團集團在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香港、澳門等地均設有境外分支機構。

2016年,中植集團借殼港股上市公司卓亞資本,登陸港交所,並在2016年8月10日正式將上市公司名稱更改為中植資本國際。在中植資本國際的2016年第三季度業績報告中顯示,解直錕間接持有該公司股份超過六成。

其財產大家可以估量,顯然屬於超級富豪。

事情起源於跨境投資。也就是說,資產規模到了一定階段,要進行資本配置甚至全球配置,當然,這是富豪一貫的資本遊戲,對於解直錕也不例外。

而XIO集團恰好正是這樣一家全球性的另類投資公司——資料顯示,該公司總部設在倫敦,在英國,德國,瑞士,香港和中國大陸開展業務。該公司成立僅兩年時間,有過4起投資,投資超過20億美元。

XIO集團官網上的高管團隊顯示,AtheneLi,曾任美國泰山投資的中國區主管、美銀美林投資投資人你,並曾在貝爾斯登任職。首席執行官兼合伙人JosephPacini和AtheneLi一起負責XIO集團的全球戰略,此前Pacini是貝萊德另類投資策略部門主管。

2014年,解直錕在歐洲開始投資考察——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014年,他曾推委託XIO集團進行跨國投資,據說投資金額為58億人民幣,隨後,2015年夏天,解直錕曾經繼續回訪歐洲,XIO的高管還曾出現,帶他參觀了幾家正在收購的,以及具有投資前景的幾個項目,其中包括位於英國的阿斯頓·馬丁工廠。

只是,自此之後的六個月後至今,突然間,投資對象XIO集團方面卻不回電話了,目前仍杳無音訊,於是超級富豪解直錕要求對這筆“巨額”投資發生了什麼情況給出答案。

到底是這筆資金不翼而飛還是另有內情,讓我們且從解直錕與XIO集團的關係說起。

通常投資人員與LP之間有兩種關係:

一種為僱傭關係,就所謂拿人工資,幫人理財,但是資產不在自己手裡,純屬於薪酬工作;

而另外一種為合伙人關係,即投資人成立基金,募集不知包括一個超級富豪的資金,超級富豪只是純作為LP出現,享受收益與分紅。

二者之間的關係決定了其資金的走向——對於第一種,拿自然是不經受的,錢直接要打到項目那裡;而對於第二種,錢則要達到其指定基金的賬號,然後由基金管理人負責篩選項目,然後給項目打款。

關於解直錕與XIO集團之間的關係,據《華爾街日報》公開報道,XIO集團的合伙人為AtheneLi,而AtheneLi是一家位於開曼群島的公司DorseyVentures的所有者,不過,她是受解直錕委託而代理持有,這家股權投資公司的真正主人其實還是解直錕。解直錕向開曼群島法院提交的證明文件中包括一封信件,其中提到AtheneLi負責打理DorseyVentures的運作,並處理對XIO集團的投資業務。

也就是說,二者之間的關係其實很明確,至於資金走向,其實無論是解直錕還是XIO集團心知肚明,是遇人不淑還是其他因素,恐怕只有知情人清楚。

上流社會的焦慮

與解直錕類似遭遇的富豪並不在少數,其中,老A算是其中一個。

老A小學文化,人生算是有勇有謀,早年煤炭起家,後來轉戰房產,幸運的逃離了那一波煤炭危機,但是,人生哪來那麼多幸運?

於是,在其他富豪開始離開房產轉戰股權投資的過程當中,老A也蠢蠢欲動,畢竟房地產如今的形勢大家都看得見,怎麼樣才能實現增值保值,圈子裡也都在討論,看到很多的財富故事,諸如某個案例實現上萬倍回報,以及圈裡有人靠著投資賺了一筆之後,老A也心動了。

於是,他拿了三個億出來。

當然,錢交給不專業的人他自然是不信任的。

要是專業的人呢,雖然這些人在宣講會上,還是各個場合四處都說自己做的有多好多好,但是錢來之不易,白手起家的老A自然懂得珍惜,血汗錢也不能輕易就交給這些人,誰知道他們怎麼運作的,幾年還不能退出。

挑選來挑選去,老A最終決定,交給了一個上海市知名的投資基金,正好合伙人小B此前認識,算起來兩人都認識7年了,那人看起來還算靠譜,也曾經在他手下工作過半年。

雙方約定,小B成立一個基金,資金總規模為十億,其中3個億老A出錢,小B團隊外面再去募集7個億,期間期限為5年,投資方向為XXXX,其中,老A不得插手。

然後,小B的XXX基金順利成立了。

然而,三年剛過,老A就得到消息,目前基金凈值已經縮水了三分之二,也就是說,老A的三個億還有1個億,如果老A同意,他們就提前清算。

雖然老A的經歷與解直錕的10億美金跨境投資完全不同,然而,如何讓財富增值保值,這同時是包括解直錕及老A等所有上流社會人群的焦慮。

伴隨知識經濟的崛起,隨著投資的專業化以及複雜度,這就要求富豪同樣需要不斷學習及深度思考,不過,也夠難為我們的老A同學了。

而且,我們看有錢人的生活就能發現,真實的上流社會的影子:

比如,夫妻間交流,收購這個影視劇行業的公司是否值得?

那麼就需要夫妻同時了解影視行業,且恰好懂收購。

再比如,作為富豪,自然家裡也是要擺幾幅畫的,怎麼挑,怎麼擺,怎麼樣才顯得有品味?這是個問題,最關鍵的,還要挑升值空間大的,這不懂點藝術史和藝術品投資怎麼在圈子裡混?

老公如默多克般遭遇了偷襲,太太你怎麼辦?

上流之下,隨時有人覬覦上流社會這個位置,你所擁有的一切,如果你是男人,那麼無數個女人夢想嫁入豪門,甚至不惜成為第三者,你要不斷提防還是辛苦工作,否則突然有一天你就跟劉濤的老公王珂一樣一無所有,如果你是個女人,那麼你除了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之外,還要帶孩子,學習最新知識,提防第三者,幫助老公打理事業,學習理財。

一句話,上流社會,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樣焦慮,因為我們處在了一個變革的時代,不進則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王騏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