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張學良家族之謎:張作霖留下什麼遺言

從“東北王”到階下囚,再到“叛將之後”,中國現代史上煊赫一時的張氏家族如今散布世界各地,甚至互不相識。而張氏家族後人卻依然執著地在尋找著家族故地與歷史真相。本文摘自《看世界》2010年2月號,是張作霖之孫、張學良之侄張閭實的獨家專訪。

張學良這位軍閥曾經在1936年發動西安事變,改變了中國歷史進程

張作霖有遺言嗎?

1928年6月4日凌晨5點30分,奉天(瀋陽)皇姑屯的爆炸巨響,震驚了全世界。爆炸導致弔橋鋼板下塌,壓碎了第三節車廂,黑龍江督軍吳俊生當場死亡,北洋軍閥政府的末代統治者、“東北王”張作霖重傷,於4個小時後去世,此為“皇姑屯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張作霖在北平(北京)成立安國軍政府,自任“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所以在1946年,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將“皇姑屯事件”視為日本侵華的開始。

張作霖臨死前留下了什麼遺言呢?據張作霖的衛兵溫守善回憶,張作霖在被從皇姑屯抬回大帥府的途中一直在問:是誰幹的,逮住沒有?當得知是日本人時,張作霖狠狠地說了句:“打!”

民間的說法則是,張作霖叫張學良快回瀋陽,一切以國家為重。但張閭實顯然最有發言權。因為張作霖共有6位夫人,張閭實的奶奶,就是張作霖的五夫人——最得寵的壽夫人,她一直在主持打理帥府的內務,也是最接近張作霖生活的人。張閭實說,爆炸後,張作霖的喉嚨被飛片切斷了,小汽車直接開進了壽夫人所在的奉天大帥府小青樓。張閭實聽奶奶說,爺爺抬回來後被安置在卧室的床上,一句話沒說就死了,並無什麼遺言。當時為了封鎖消息,除了壽夫人和貼身丫鬟,誰也不許進去。帥府秘不發喪,13天後,張學良才從關內啟程回奉天。

張學良為何13天後才遲遲返回奉天?史學界眾說紛紜。而張閭實根據家族記憶,認為:“‘皇姑屯事件’發生時,大伯(張學良)雖在天津,卻找不到他人。部隊都慌了,是壽夫人出來安撫部隊,並派人到所有可能的地點去找。”張閭實覺得“皇姑屯事件”是張學良生命中的一個轉折點:“從一個公子變成了一個大人,他心裡一定很掙扎,我們感覺得到。”

張家與日軍的仇怨也從此結下。

日、蘇都有殺張嫌疑

歷史就像烤魚一樣總會被兩面煎烤。俄羅斯歷史學家普羅霍羅夫撰寫的《張作霖元帥之死檔案》中披露,張作霖是被蘇軍情報局暗殺的,然後嫁禍給日本關東軍,並迫使日軍將領河本大作承認了爆炸暗殺行為。

蘇方為何會暗殺張作霖?這符合他們的利益。從綏芬河到滿洲里的鐵路,被稱為“中東鐵路”,由俄國修建並運營,後由(前)蘇聯接管。但張作霖並未按照他與(前)蘇聯的協議繳納使用費,雙方爭執不下,(前)蘇聯便派特工去大帥府鋪設地雷,想炸死張作霖。但事情敗露。於是,(前)蘇聯特工又策划了第二起暗殺事件,即“皇姑屯事件”。

1928年的東北亞,勢力交織錯綜複雜。皇姑屯這段懸案之懸就在於,無論是日本人還是(前)蘇聯人,都有炸死張作霖的嫌疑,因為張始終不給日俄進佔東北之機會,成了日俄眼中的絆腳石。

家族記憶中的張學良

張閭實生在澳門,長在香港,後到台灣。“台北家的客廳中掛起了一張老照片,照片中一個老人著軍服拿把指揮刀,母親說那是爺爺。”他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看望張學良時的情景,張學良經常用“吃完飯有冰淇淋吃”哄孩子們把飯吃完。

小孩子並不知道大伯是被軟禁的,只知道他對社會的變化沒有概念,因為儘管台灣的消費已經變得很貴了,張學良給孩子的紅包卻20年沒變,都只有200元。

2007年,張閭實到瀋陽大帥府博物館參觀,他覺得大帥府小了很多,很多建築都被拆掉了,“我奶奶回憶說,帥府里大小青樓旁邊當時可以駐紮兩個排,營房很大,甚至連大炮戰車都可以容得下。”

張閭實的父親張學浚為壽夫人所生,1948年後去了台灣。張閭實偶爾聽父親講起父輩兒時的生活狀態,那時的奉天大帥府闊氣異常,每個孩子都有一層樓的空間。張學良作為家中長子,很少在帥府中久留。

“各房是獨立生活的,過年過節會在一起,而且大伯都是在同澤俱樂部玩,大媽也在外邊住,等於家居生活都是在外邊過了。爺爺雖然綠林出身,但是很希望大伯能向西方學習,所以大伯的老師都是洋人,大伯接觸了很多西洋的東西。我父親很敬重大伯,但在後來的家庭聚會上,他們絕少講政治話題,只是打打麻將。”

晚年的張學良喜歡在海灘邊走走,吃吃小館子,老朋友會去和他打麻將,還故意讓他贏。相對於年輕時的奢侈享受,在台北時的張學良生活變得很簡單,喜歡種花,養了一大籠子鸚鵡。

張閭實說,張學良家裡最開始時有台電視。有一次電視里演西安事變,張學良看了之後很激動,當即把電視關了。以後再去他家,電視就不見了。張學良在家人面前從來不提西安事變,但他對自己發動西安事變,並不後悔。有一次媒體採訪他的時候,問他:“如果把歷史重演一遍的話,您還會那樣做嗎?”張學良堅定地回答,“還會那樣做。”

“他對我大媽趙一荻非常疼愛,到了晚年仍相敬如賓,每天都在一起。大伯喜歡大媽做的‘水晶肘子’,入口即化。大伯心情不好時,大媽都能幫他化解。大媽去世以後,他那種失去至親的痛苦,我們都能感覺得出來,我們都知道,他很快也會隨著大媽走的。”

張閭實提到一個細節,張學良晚年很喜歡去百貨公司和超級市場,而且很喜歡問這是幹什麼的、怎麼用。年輕的少帥(視頻)出入於賽馬場、網球場、俱樂部等場所,他曾是那個年代中國最時髦的年輕人。然而在被幽禁了半個世紀之後,晚年的他對外界的各種新玩意卻知之甚少,充滿艷羨。

台灣當局曾想殺張學良

張閭實曾聽張學良說起過郭松齡,稱郭是自己的軍校老師。後來,郭松齡倒戈反奉,攻打張作霖,迫使張作霖不得不藉助日本人的兵力來自保。但張作霖並未兌現口頭承諾給日軍的出兵條件,招致了日本軍方的記恨。張閭實在瀋陽還遇到了郭松齡的侄孫,兩個人一起打了高爾夫,對那段師生相殘的歷史反應平淡。

除了蔣介石、郭松齡,對張學良一生影響最大的政治人物就是宋美齡了。張閭實說,宋美齡與張學良都很洋派,打網球、玩高爾夫、跟外國人交朋友,兩個人在觀念上是很像的。“西安事變”發生時,張學良、楊虎城、蔣介石、宋美齡坐在同一個房間里爭論,張學良與宋美齡之間用英文對話,蔣介石聽不太懂,楊虎城則完全不懂。“西安事變”中的很多決定,比如送蔣介石回南京,都是張學良與宋美齡溝通的結果。張學良自己也毫不諱言,西安事變是因為自己“火了”,想教訓一下蔣介石。

1946年的政協會議上,中共要求蔣介石釋放張學良,未果,張學良被轉至台灣軟禁。據張閭實講,1947年,台灣發生了“2·28事變”。當時的台灣情報機構收到密報,中共方面有可能派“突擊隊”混入人群中,強行將張學良接回大陸。台灣軍統收到命令,在阻擋不了的情況下,要將張學良處決。慶幸的是,新竹縣的台灣山地民眾,阻止了動亂的人群進入張學良被軟禁的山區,也保全了張學良的性命。

家族財富去向之謎

民間有種說法,日本侵佔瀋陽之後,曾公開說希望張家的人能夠回到東北接收張家的產業。最終敢於從日軍手中拿回財產的,是膽大心細的一介女流——壽夫人。

但張閭實說這完全是杜撰,“9·18事變”當晚,奶奶壽夫人在天津度假。根據張學良的晚年口述,與張學良私交甚好的日本關東軍司令本庄繁,自己掏錢包裝,將帥府里的珍寶財物裝滿3列火車開到了北京。但是張學良拒收,還告訴本庄繁:要還的話,你應該把東北還給中國。本庄繁只好命令火車返回瀋陽。張閭實從家族記憶中得知,一出山海關,日本兵就開始搶奪火車上的財物,回到瀋陽時只剩下了空車。所以,當時在天津的壽夫人,手上只有她從瀋陽去天津度假時所帶的很少的盤纏,甚至要靠天津的親戚接濟度日。

張閭實特意提到了一個已經被歷史所湮沒的名字:張三義堂,他說那是掌管張家在東北的財富與產業賬目的機構。離開瀋陽前,壽夫人曾委託張學良的姑姑張首芳代為掌管張三義堂。“9·18事變”後,張家人基本都逃到了天津,張首芳也不例外。

抗戰勝利後,張家人回到瀋陽查找張三義堂與張家產業的去向,才知基本已被日本人搜刮殆盡。

張氏家族到底有多少家產?張學良在晚年口述中說:“不能說上億吧,至少有五六千萬。”據1926年10月10日成都《民視日報》所列財產表(相當於現在的《福布斯》排行榜)顯示,北洋時期,71個官僚軍閥私產總額達63000萬元,而張作霖個人則獨佔5000萬,高居榜首。他有20萬垧土地(10畝為一垧),遍布東三省的商號,上百家廠礦,還有奉軍的飛機大炮坦克車……

張氏家族的漂泊與離散

在瀋陽考察期間,張閭實通過種種努力終於得以到大帥府和爺爺的墓地去“看看”。半個多世紀以來,張閭實是第一個從外地回來掃墓的張家男丁。

張閭實一家在台灣始終很低調。作為“叛將之後”,他們的生活也或多或少受到了牽連。進入空軍服役的第三天,自以為很隱蔽的他,身份就被發現了,被叫去“政戰部”問了很多話,他永遠都別想開飛機,因為怕他叛逃,甚至連台灣本島都不能離開,只能羨慕別人去金門媽祖那些悠閑的軍營。甚至談戀愛也受到影響,張閭實本來認識了一個空姐,結果女孩一聽他是“叛將之後”,就不答應了。

張閭實的父親張學浚也因為是“叛將之弟”而在台灣遭盡了白眼,找工作時人家說:“你不是張學良的六弟么,還用工作嗎?”張學浚回家落淚,張閭實看在眼裡。他說他們這一房的張家人,沒有利用過張學良的名望,完全靠自己打工、做生意、搞旅遊,都生活得不錯。

如今,張家的後人分布在台灣、美國、天津、香港等地,有些儘管是同母所生,但是由於兩岸長久的隔絕而失去了聯繫,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