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4P大被同眠 謝靜宜去世是「毛澤東的女人們"之一

李志綏的回憶錄里沒有點謝靜宜的名,在BBC的專訪中卻指名道姓地提到,人稱「小謝」的謝靜宜是「毛澤東的女人們」中的一個。憑籍與毛澤東的關係,這個初中文化、本是機要員的「小謝」成為清華大學實際上的第一把手,中共中央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還列席中央政治局會議。

4月2日凌晨,大陸互聯網爆出,曾是毛澤東紅顏知己的謝靜宜已去世,終年81歲。謝靜宜“文革”只有初中文化,但文革期間掌控北京清華、北大,甚至擔任北京市委書記,還列席中央政治局會議,成了奇葩文革現象。謝只是“毛澤東的女人們”中的一個,毛還有孟錦雲、劉素媛、陳惠敏等女人。有美國學者說,周恩來去世時謝靜宜興奮得敲鑼打鼓。

法國廣播國際電台報導,4月2日大陸網路熱傳,中共已故黨魁毛澤東的機要秘書謝靜宜去世。

北京前記者高瑜近日披露,曾任毛機要秘書長達17年的謝靜宜,近日病逝,享壽81歲。僅擁有初中學歷的謝靜宜,獲毛欽點擔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紅極一時,文革結束一度遭清算,但免予起訴躲過一劫。

據新浪微博,高瑜寫道:這樣一個幾近文盲的女子,在清華園裡隨便抓都比她強,而她一度成為掌握中國最高學府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師生員工生殺大權的人物,恐怕是中華民族,乃至古今中外歷史上最為奇葩的現象之一。

4日法廣又報道,高瑜稱她的新浪微博已經被凍結多個月,是新浪微博造謠。

清華大學前黨委副書記惠憲鈞則評價謝靜宜,“沒有什麼能力,她也沒什麼特殊經歷,就是中央機要局的一個給毛送信的機要員。有毛,她行,沒有毛,她什麼都不是,她懂什麼呢,你讓她出點子?出不了。你給她點子,她半天還不理解呢。”

謝靜宜病逝消息,中國媒體昨隻字未提,中國網友感嘆:"文革悲劇一場,是中國人最不堪回首的記憶。"

不少外媒報導此消息時稱,謝靜宜是毛澤東的紅顏知己。

“慾火鳳凰”的博文綜合學者研究說,曾擔任毛澤東保健醫生二十餘年的李志綏醫生一九九五年二月猝然去世,他留下的回憶錄是中共政權五十年最有特色的無與倫比的一份見證。今就李志綏書中若干為人樂道的史實,根據大陸資料作幾點考證,並以此紀念李醫生逝世六周年。

文工團員去中南海不僅僅跳舞

博文稱,中南海每周為毛澤東舉辦舞會的事,中共當局為毛辯護時輕描淡寫地說毛與女演員“共舞”,“本是中國民眾知道的事情”。事實是,文化革命十年間,幾乎一切娛樂活動都是“四舊”被禁止,老百姓絕對想不到外面在轟轟烈烈革“舊文化”的命,中南海卻還在每星期舉辦兩次舞會,跳交際舞,搞“四舊”!

老百姓更不知道中南海的舞會其來有自。

該博文還說,一九五八年,國防部長彭德懷自朝鮮歸國後,才發現公安部統轄的公安軍有個文工團,團內女兵都是從各大軍區選拔出來的,品貌端正、能歌善舞。她們每周六都要到中南海陪中央首長跳舞,已經跳了幾年了。

毛澤東舞伴女空軍陳惠敏

毛澤東舞伴女空軍劉素媛

毛澤東舞伴女空軍孟錦雲

上述博文還表示,彭德懷知道她們的工作不僅僅是跳舞,便大罵主持遴選女兵的蕭華、羅瑞卿為毛澤東“選妃子”,又給中央軍委寫了一封信,對此提出異議。那時,彭德懷聲望甚高,中央決定接受彭德懷的意見,解散該文工團。毛澤東只好同意。

當時反右運動剛結束,由於毛澤東指示“除了少數知名人士之外,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勞動教養。”五八二、三月間,大批右派份子被押送到黑龍江省“北大荒”的蠻荒地墾殖。兩個月後,軍隊十萬轉業官兵也到了北大荒。一批公安軍文工團的女兵,也奉命去北大荒。

博文還談到,臨行前,在中南海春藕齋舉行了一場告別舞會。毛澤東和每個要去北大荒的女文工團員跳一支曲子……最後,毛澤東環顧著簇擁在他身邊的文工隊員說:“老頭孤單了,老頭也想你們啊。”誰都明白被選去出席舞會的女演員們不僅僅是陪毛澤東“共舞”,江青更清楚辦舞會的目的。那時她無力制止,到了一九六六年八月,毛澤東利用“中央文革小組”取代了政治局。江青作為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有了點權力,頭一件事就是不再容許為毛舉辦舞會。這就是李志綏書中所說的毛“沒有跟女人鬼混”的“很短一段時間”,也是毛澤東說“這下我作了和尚”的“短短數周”。

從毛澤東的行止來看,那“短短數周”應是毛澤東從西郊玉泉山搬回北京,住在釣魚台國賓館十號樓的時候。江青就住十一號樓,行事不方便,所以沒過多久毛澤東又搬到了人民大會堂的一一八廳。到了人民大會堂,毛澤東做“和尚”的日子結束了,據李志綏說“各個廳,如福建廳、江西廳等的女服務員,輪流來陪他。因此,外面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毛依然故我,過著帝王般優哉游哉的生活。”

不過,李志綏對記者陸鏗表示“考慮到這些人今後還要在社會上生活、工作,寫的時候都盡量簡化,不提名字,以免蒙羞。”

劉素媛:與毛關係密切的女演員

上述博文稱李志綏在書中未提其名,只稱她為空政文工團員的“劉”。

原來,空軍政治部文工團的幾名女舞蹈演員,從一九六三年春起被挑選到中南海陪毛澤東跳舞,按其中一位孟錦雲的說法,“有時也住在那裡一兩天。歌舞團里的人都不知道她們的去向,而實際上又都知道她們的去向。文工團的領導們再三強調:不該打聽的事,就不要去打聽。”

據孟錦雲回憶,文化革命開始後中南海的舞會停了一陣。一九六七年初,她們一行五個女青年去中南海西門求見毛澤東,獲准進入。而李志綏記述的是“劉和另外陪她來的兩個女團員”進去見毛,並重新開始進出中南海。

博文還說,“劉”靠與毛澤東的關係,當上了空政文工團的革委會主任,“成為紅極一時的人物”。李志綏書中說:“劉和另外兩個女孩在中南海進進出出,常常一住下來就有五天十天。”她後來懷孕,臨產時,林彪夫人葉群不知道毛澤東已沒有生育能力,親自送劉住進空軍總醫院高幹產房。產下個男孩後,葉群說:“主席生了幾個兒子,死的死,病的病。這下可好了,有這個男孩可以傳宗接代了。”李志綏書中沒說與毛“大被同眠”的“劉與另外兩個女孩”的姓名,但“劉”的名字卻可以考證出來。

如果空軍政治部文工團員中與毛關係密切的只有一位姓劉,那個“劉”應當叫劉素媛。據蕭思科《超級審判──審理林彪反革命集團親歷記》載:一九六七年十一月,林彪的兒子林立果對南京軍區空軍政委江騰蛟說:“如果吳法憲當了總政治部主任,空軍司令員人選有個考慮,想要你當。”可是,四個月後毛澤東卻將江騰蛟免了職,理由是他“反軍亂軍”。因為江騰蛟捲入與南京軍區司令許世友的權力鬥爭,毛澤東決定保許世友以鉗制林彪派系。南京軍區中的“反許派”皆倒台。以後,空軍司令吳法憲提名江騰蛟為空軍政治部黨委書記。可是,按蕭的說法,“一個偶然的機會,空軍文工團員劉素媛把這情況告訴了毛主席。”毛澤東說“對江勝蛟不能重用”,劉素媛把這一情況轉告了吳法憲。林彪不敢忤毛之意,從此沒再給江任何職務。一九六九年林彪嫡系都在中共九大當上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後,林接見江一家,對江說:“有職務沒職務一樣幹革命,不要看這個委員、那個委員,將來會變化的。”

博文稱,這個劉素媛是誰?她有甚麼“偶然的機會”告訴毛吳法憲提名江騰蛟為政治部黨委書記?吳法憲怎麼會把她轉告的毛的話當真,立即報告林彪?林彪怎麼會把一個女舞蹈演員傳去的話當“最高指示”?蕭思科的書里完全沒有提及。

對比李志綏的書才能得出答案:那個帶了別的女人進進出出中南海,與毛“大被同眠”的“劉”,那個林彪、葉群都相信她替毛澤東下了個龍種的“劉”,就是劉素媛。她是眾位“毛澤東的女人們”中的一個重要角色。

1960年謝靜宜在杭州汪庄與毛澤東合影

原先是個天真無邪的姑娘

謝靜宜在林彪事件中為毛立功

博文引用李志綏的回憶錄稱,:“到一九七一年八月時,毛對林彪的不信任達到極點。清華大學革委會副主任謝靜宜的丈夫小蘇〖註:蘇延勛〗在空軍黨委辦公室工作,通過謝傳來消息:林立果在空軍成立了秘密組織,包括‘聯合艦隊’、‘上海小組’和‘教導隊’,在做武裝奪權的準備。小蘇要毛注意。毛決心南巡,乘南巡的機會和大軍區的領導人及省的領導人打招呼。”

九月,發生“九·一三事件”,林彪派系被清除,謝靜宜為毛立了功。一九七三年中共召開“十大”,謝靜宜當上了中央委員,還兼了個北京市委書記。

周恩來去世毛澤東情人謝靜宜興奮得敲鑼打鼓

美國學者丁抒的文章《文革時進入中共核心的女譯電員謝靜宜》透露,謝靜宜文化程度雖不高,政治嗅覺卻很靈敏。由於從毛澤東和江青那裡直接了解到他們對周恩來的態度,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周恩來去世,她顯得高興異常,與遲群二人在眾目睽睽之下互相追逐,哈哈大笑。

當晚,她打電話給青年團市委,詢問原定次日召開的“北京市應屆高中畢業生上山下鄉誓師大會”的準備情況,並下令“大會照常召開,要開得熱熱鬧鬧,要敲鑼打鼓。”在學生的強烈要求下大會決定改期後,謝靜宜又下令:與會者不得佩戴黑沙、不準戴白花,不準在發言中提到周恩來的名字,不準講“繼承周總理的遺志”,會議“要敲鑼打鼓,興高采烈”。並強令團市委審查會議發言稿,將“懷念周總理”、“學習周總理”、“繼承周總理遺志”等字句全部刪去。

正因為她如此明目張胆,當年清明節前的幾天老百姓聚集在天安門廣場悼念周恩來時,也有人高聲呼喊“打倒遲群、謝靜宜!”四月五日,謝靜宜從城裡給清華打電話,說“天安門廣場悼念周總理是反革命事件,是反革命有組織、有計劃的搗亂。”遲群在校內則組織追查“反革命政治謠言”,搜捕“反革命分子”,“隔離審查”了近四十名教職員工。

謝靜宜是毛和江青的共同心腹

美國學者丁抒的文章《文革時進入中共核心的女譯電員謝靜宜》還透露,在清華遲群是黨委書記兼革委會主任,“小謝”只任副職。但她身份特殊,遠非遲群能比。她是毛身邊最可信任的人之一。據劉冰說:“確有一些最高指示是謝靜宜先傳達下來,後來才見諸中央文件。”

“小謝”不僅有毛的關係,還是江青的心腹。江青待人一向苛刻,對張玉鳳、“小謝”等毛器重的“女友”是例外。江青以大夫人的風範接納“小謝”,非但不忌恨,不與之結怨,反而委以重任。“小謝”本已有中央委員、北京市委書記的官銜,一九七五年一月全國四屆人大結束時,她又多了個“全國人大常委”的頭銜。

“小謝”官越做越大

《歷史的審判(續集)》一書披露,江青還委任遲群和謝靜宜當她的“代表”,到第二十軍防化連、海軍司令部、文化部、北京市委送信,分發批林批孔的材料。那些接材料的大官們,一個個誠惶誠恐地恭迎遲群和謝靜宜兩位“江青同志的代表”,足讓二人出夠了風頭。過年期間,江青還特地與二人談話,向二人許願道:“你們都可以當八三四一部隊副政委。”

《當代中國大寫意·內幕卷》一書披露,十一月二十日,江青給毛澤東寫信,要求讓謝靜宜當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讓遲群當教育部長,喬冠華當副總理,毛遠新、遲群、謝靜宜、金祖敏列席政治局會議,作為接班人培養。

讓“小謝”當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實在有點離譜,毛澤東沒採納這個意見,但從此謝就“實際上參加政治局的工作”了。

文章還披露,謝靜宜的地位升格,成了一個“具有特殊身份的人”:不是政治局委員,卻可以出席政治局會議。一九七五年春,毛在外地呆了十個月之後回到北京,於五月三日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員開會。謝靜宜也列身其間。毛與眾人一一握手時,對女副總理吳桂賢說:“我不認識你啊。”吳說一九六四年國慶節見過主席,毛答“我不知道。”輪到謝靜宜時,毛和謝有幾句對話:

毛:“你當了大官了,不謹慎呀!”

謝:“我不想當大官,但是現在官做得越來越大。”

毛:“試試看吧,搞不好就捲鋪蓋。”

看來,對謝靜宜有多少本事,毛倒也心裡有數。

為甚麼謝靜宜無罪遲群判重刑?

“慾火鳳凰”的博文綜合學者研究還說,李志綏的回憶錄里沒有點謝靜宜的名,在BBC的專訪中卻指名道姓地提到,人稱“小謝”的謝靜宜是“毛澤東的女人們”中的一個。憑籍與毛澤東的關係,這個初中文化、本是機要員的“小謝”成為清華大學實際上的第一把手,中共中央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還列席中央政治局會議。

江青氣量雖小,卻也有胸懷大度的時候。她對“小謝”就大度得很,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曾給毛澤東寫信,要求讓謝當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博文指,由於遲群和謝靜宜在清華大學當太上皇,主持學校日常工作的劉冰與黨委另外三個副書記、常委於一九七五年八月和十月兩次寫信致毛,主要揭發遲群,也婉轉地批評了謝靜宜。表示“希望謝靜宜同志也能站在黨的立場上同他(註:指遲群)的錯誤作鬥爭。”

信通過鄧小平轉交給毛時,毛正欲找個借口批鄧,便在一張紙上用鉛筆寫下了清算鄧小平的動員令:“清華大學劉冰等人來信告遲群和小謝。我看信的動機不純,想打倒遲群和小謝。他們信中的矛頭是對著我的。我在北京,寫信為甚麼不直接寫給我,還要經小平轉。小平偏袒劉冰。清華所涉及的問題不是孤立的,是當前兩條路線鬥爭的反映。”

博文還稱,遲群、謝靜宜與四人幫在同一時間、不同地點被捕。本來,官方也認為“謝靜宜在遲群的整個犯罪活動中起了重要作用……某些重要犯罪意圖,‘四人幫’都是通過謝靜宜轉達給遲群的”,可是審判的結果卻是遲群以反革命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而“小謝”卻得免坐牢,理由是“坦白認罪較好,被免予起訴。

謝靜宜,女,1939年出生,河南商丘人。曾任17年的毛澤東機要秘書,歷任清華大學革委會副主任,北京市委書記、革委會副主任。粉碎四人幫後,被隔離審查。1981年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決定,對其免予起訴。

謝靜宜自1959至1976年在毛澤東身邊擔任了17年的機要秘書,毛稱她為"小謝",在那政治運動不斷的17年,"小謝"叱吒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曾被毛澤東親自點名為北京市委書記,這是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被派任的最高的級別官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