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趙鑫慘死現場現驚人一幕 鎮壓的武警自述那一刻哭了

——湖南警察發退黨聲明 呼籲同胞槍口抬高一寸

2017年4月5日,逾千民眾來到死者趙鑫就讀的太伏中學外討公道,約千警察到場鎮壓。(受訪者提供)

日前大陸媒體爆出瀘縣警方和教育局跟太伏中學的死者父母的部分對話錄音,有網友求瀘州話翻譯志願者,但公務員不被信任而排除在外。有現場維穩的武警發帖稱,現場沒有任何百姓給武警一口飯一口水,感覺自己已不是人民子弟兵了,還有網友透露,鎮壓武警在當地和周邊用錢也買不到飯。早在2015年有湘警在美髮退黨聲明,呼籲同僚不要鎮壓百姓、槍口抬高一寸。

翻譯瀘縣警方和教育局與死者父母的部分對話錄音,公務員不被信任排除在外

瀘縣警方和教育局與死者父母的部分對話錄音

新浪網在內的多家大陸媒體轉載了《環球時報》報導出來的瀘縣警方和教育局與死者父母的對話內容,但不久《環時》刪除了原文。

日前,微博號〝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發文稱:在愈演愈烈的太伏中學事件中,各類新聞報導雖然也有十數篇,但是內容基本一致,詳情乾貨很少。當地政府輿論應對的能力差到令人髮指,對公眾知情權嚴重缺乏最起碼的尊重。。。

博文稱,發布兩天之前瀘縣警方和教育局與死者父母的對話翻譯全文,錄音全長20餘分鐘,對於了解太伏中學事件的真實情況,有難得的參考價值。

發文者稱,自己翻譯這個錄音時發了個微博求瀘州話翻譯志願者,五分鐘內報名十餘人,但發文者堅持只用醫學生。有當地公務員報名被發文者婉拒。這個公務員嘆了口氣,說感受到了信任危機。

發文者稱,不評論錄音中的內容,僅全文錄音摘選,由讀者自行判斷。感謝六名志願者整夜努力校對,難免部分瑕疵,敬請諒解。

武警流淚,我已不是人民子弟兵了

有署名“黎勇01”的網友發帖稱,自己是現場維穩的武警,百姓和武警對峙時,老百姓為了讓前排的人吃飯,讓小孩在大人的肩頭上爬著遞包子遞瓶裝水,但沒一個給武警。那一刻我流淚了,不是因為飢餓,而是很痛楚,感覺人民已經不當自己是子弟兵了。

還有網友透露,這些鎮壓的武警不但當地買不到飯,在周邊地區也沒有人賣給他們飯。

湘警在美髮退黨聲明,呼籲同僚不要鎮壓百姓、槍口抬高一寸

旅美湖南省長沙市一名鐵路警察陳鯤,公開在臉書發表退黨聲明。他接受自由亞洲專訪時指出,脫離中國共產黨的原因,是認清中共是以暴力和謊言建黨。

2015年5月,他也曾在單位張貼退黨聲明,但被單位拒絕確認。他並呼籲在大陸的同袍,在被當成機器鎮壓民眾的時候,將槍口抬高一寸。

陳鯤的工作證。(陳鯤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陳鯤出具的鐵路工作人員可以免費乘坐火車的證件。(陳鯤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2016年9月27日自由亞洲刊發專訪陳鯤的文章稱,他於1995年抱著“為人民服務的心態”加入中國共產黨,但此後在生活和工作過程中,他對中共產生懷疑。去年5月26日,他在長沙鐵路公安處公開表示退黨後,被上級告知無效,之後受到同事排斥。退黨一周年時,家裡遭遇強拆,自己也遭毆打。

陳鯤稱,自己第一次退黨是去年5月26日,他在單位前後門張貼退黨告示,稱依據中國黨章第九條的規定退出中共,從此不再遵守中共的規則,不盡黨員的義務。但長沙鐵路公安處政治部拒絕承認他退黨方式,並對其警告。此後,他和大家一起參與拆遷維權,但卻成了率先被強拆的對象。

他說:2015年5月26號,我就在單位申明退出了共產黨。單位上他就是一方面不承認,一方面嚴厲的訓斥我什麼的,然後呢我父親家正好拆遷,我就跟當時的一些鄰居說,要維護自己的權益。

陳鯤表示,政府就是給你定一個市場價一半的價格不到,然後就逼著讓我們遷。到了2016年就是我退黨一周年的時候,當地法院就唯獨對我們家進行強拆,當著我父親的面把我毆打了一頓,之後把我非法拘禁在法院里9個多小時。

陳鯤強調是中共的本質讓他產生徹底脫離的想法。而對各種不公的無力感,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陳鯤在聲明中呼籲體制內警察堅守自己的良心,不參與鎮壓民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