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首發】左瘋政治正確下的現代文明危機

在這個嘈雜的世界上觀念的分歧與對立遠大於各個民族之間生活方式上的差異。人類在一個求索的過程中會出現很多紛亂與爭端。任何事物或器具進入到可能的生活範圍,人們在操作的過程中就會產生對事物評判與價值上的認同與否。所以好的東西或者好的制度也是如此,他有可能很多時候不是人為所設計,而是通過具體操作實踐的結果。操作實踐的結果無疑又激發了示範效應。民主制度的普及是人類發展的一種必然趨勢(但絕不是馬克思這個半仙占卜出的社會宿命論),但是民主制度絕對不像某些人所說的那樣是萬能的,而是在實踐中是最不壞的一種制度而已。民主的選舉制度是解決政權合法性危機的最佳方法,不是說民眾有選舉權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納粹的希特勒與委內瑞拉的小丑查韋斯他們都是通過民主選舉上台的。為什麼民主制度也能導致獨裁者上台?首先那些bb國民劣根性的人給我閉嘴。

民主制度的基石是在高度尊重人權為前題下的有效運轉機制,而國家憲法起到的是為政府與人民之間制定規則的作用。任何一方都不能違背,當然可以提出適當的修正使其更加完善。如果任何一方違憲而不加制止的話,就如同在紙牌遊戲中公開耍無賴。所以不管趙家人跟我們玩鬥地主,還是打麻將,別管他抓到什麼牌,他都能制定出對自己有利的遊戲規則,也就是說他在遊戲進行中不斷的變化遊戲規則,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能贏那才是世界上最靈異的不可思議事件。但是制定憲法與執行憲法的都是人,憲法大法官也不例外。

美國新任總統川普上台以後,針對恐怖主義的威脅出台臨時性的移民與入美限制政策,這種完全出於對本國國民安全考慮的必要措施,卻遭到了號稱黑人生命更重要的白左大法官騾巴特(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他跟奧巴馬有親屬關係,都屬於食草類動物)以違憲的名義使其無法通過。借口竟然是種族主義,仇視伊斯蘭教。如果他腦袋沒被驢踢的話,他應該看得到被限制的七個國家是什麼貨色。這幾塊貨全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下的戰亂國家,伊朗更是一個標榜反美的邪惡毛拉政權。在這些國家的青壯年中,誰能保證進入美國的不是一個人體炸彈。川普的政策不是歧視、仇視,而是正視移民進入美國所帶來的安全隱患。前面的德國跟法國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不要以為你面帶微笑,兼容並包就一定能換來對方的友善相待。看一下德國科隆事件這就是你友善的結果。作為美國的總統他的出發點首先是考慮國民的安全與國家利益的最大化,他又不是世界總統,美國也不是難民收容中心。美國在道義上可以這樣做,但沒有責任一定要這樣做。美國的國土再大,也不可能把所有的難民都收留下來。解決問題的關鍵是剷除當地的戰亂禍根,而不是開門揖盜無底線的浪費納稅人的稅金和把國民致於危險境地。川普制定的限制令如果是違憲,那沒有經過全體多數國民認可的移民政策算不算違憲呢?因為憲法中有對國民生命財產安全所做出的保障,他的限制令就是要保護此種安全不被侵害。我沒有看出一點違憲的成分,也許是我智商不夠。

只所以會出現這麼多違背常理的事情,原因是腦殘的政治正確所導致的認知障礙。從人權角度來說,國家應該保障某些族群不被暴力語言與行為傷害,但不是給他們以特殊化的權利。通過美國五十年代的平權法案與馬丁路德金(馬丁路德金是一個絕對的偽君子,作為牧師他金玉其外敗絮其內,但這不影響他道路的正確性)消除種族歧視的公民運動。從法律上已經消除了對不同族群的歧視與仇視,而且歧視會帶來嚴重的罪刑,更別說是仇視了。但人內心的觀感是不可能以法律的形式得到貫徹,也就是說人們有不喜歡的權利,這與仇視歧視無關。但是在政治正確下卻對人們自由表達觀點的權利套上一個無形的籠口,它使人們不能自由討論非歧視性的種族問題,宗教問題和一切可能的話題。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不斷增加著籠口的數量,他強大的鉗力幾乎令人窒息。如果你拒絕一個黑人參加你的聚會,你會被上綱上線的指責為嚴重的種族歧視。而黑人小混混被這種特殊化的保護下,逆向歧視白種人或其他族群就是公平的?難道企圖搶劫警察槍支的黑人混混不該被打死?該死的難道應該是那個白人警察嗎?法律應該是確保他不被侵害,而不是他有侵害別人但又不被追究的權利,正是因為這種特殊化才使他們有恃無恐。這種特殊化的大熊貓似的保護,不但不會促進種族的和解,只會加大種族之間的嚴重對立。政治正確與個人自由像是鞋子與雙腳的關係,你已經二十幾歲了,你不可能再去穿五歲時的鞋子。鞋子要保障的是雙腳的舒適與安全,而不是反其道的雙腳保護鞋子。政治正確就是這雙的鞋子。如果這雙鞋子破掉了我們隨時都可以把它丟掉。

問題是白左們鞋子與雙腳的關係傻傻分不清楚,他們認為非法移民與合法移民的區別是相對的有證與無證而以。我說它們腦袋被驢踢了吧!有誰會認為有證的合法婚姻與無證的姘居濫交是相同的性質。美國所規定的人人生而平等,是人與人之間法律狀態下的平等,並不是你有權分享別人財富的平等。也就是說你不是我的家人,甚至連朋友都不是,我給予你的多少是出人道主義,而非我的義務。但是政治正確的白左模糊了家人與外人的區別,我們是對等關係的人沒錯。但出於人道與憐憫的救助可能會傷害到自身的安全與利益時,我們有權做出我們的選擇。人既是自私的,又是富有憐憫心的結合(某個和平宗教只符合第一條,恐怕除了對子女的憐憫外,其它的都是浮雲)。人的自私是基於生存的天性,任何想扭曲人天性的行為都是邪惡的。我不認為不傷害他人的自私有什麼錯。這個簡單的問題即使是一個眼界狹隘的農民都可以看得清,再傻的老農民他也不會傻到請具有犯罪傾向的人到自己家做客。這不光會加重他的經濟負擔,最重要的是他會考慮妻女的安全。#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在西方左媒有意歪曲袒護下,智商本身就堪憂的聖母婊表現出的卻是中國紅衛兵似的瘋狂。你質疑美國的選舉結果是可以的,但無恥地對他人進行暴力攻擊,在倡導政治正確的反川普遊行中,竟然有人公開喊出強姦川普妻子充滿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你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他們是多麼的雙重標準。這跟當年的拳匪有什麼兩樣。隨著蘇聯的倒台,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並沒有隨之消亡,而是左瘋知識分子來了一個華麗轉身,他們很多人佔據了教育與宣傳的主陣地。在這種環境下白紙一般的小孩子經過他們長期的灌輸,政治正確使他們失去了獨立思考與對事物的辨別能力。這幫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吸食大麻濫交著稱的嬉皮士主導了美國的左傾風潮。這幫左派聖母婊小清新只不過是他們下的一個蛋。#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不作死都有可能會死,你卻偏要作死。隨著現代科技的進步,西方左媒不是採取基於公信力的真實報道,而是基於政治正確的歪曲事實。他們有意放大川普的乖張行為,卻刻意迴避希拉里郵件門對美國國家安全所帶來的隱患。在大選過程中,左媒那種自鳴得意的集體站隊行為,違反了作為一個媒介或新聞人以尊重事實為基礎的客觀中立態度與最起碼的職業操守。在這期間他們幾乎成了趙家人的兩報一刊。但自媒體使傳統的左派媒介再難一手遮天,他們不但沒有控制輿論,反而成為了笑話。正是因為科技的發展,人們將擺脫具有成本的傳統紙媒,使人們的信息不再具有局限性。標誌著以所謂精英引導輿論,民眾被動接受信息的時代正式結束。

左派在政治上主張大政府、高福利,以前也談過它更大程度上只會導致經濟不景氣,使國民懶惰,如果生孩子就可以賺到足夠多的社會津貼的話,對懶惰群體與生育率極高的穆斯林來說無疑是福音和最佳選項。因為後者本來就很能生。我要強調的是作為一個政府它的職能是:保障他人的自由與生命、財產的不被侵犯,保障國家安全防止恐怖襲擊,使人免於恐慌與匱乏,醫療教育採取適當干預。這是政府的本職工作,他不應該擁有過大的權力,把公民當白痴一樣的照顧。大政府有一個非常致命的危險,通過行政干預,他的行政權力會不斷膨脹,他不但會吞噬中產階級的財產,到最後還會吞噬掉所有人的自由。所以多數的左派政客都是心理陰暗加喜歡不負責任的唱高調。#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川普的限制令一出台,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社交媒體上公開唱高調說“那些逃離迫害、恐怖和戰火的人們,無論你們信仰哪種宗教,加拿大歡迎你們。多元化是我們的長處。”他的這種做法不是慷慨相助,而是慷納稅人之慨。這不會使他自身受到任何一點損害,卻能為自己博得美名。他的虛榮與無知所導致的不良後果是由全體加拿大人承受,因為它絕對安全。

在一個長期被趙家人奴役的忍民眼裡,我認為越是充滿華麗辭藻的光鮮表面下,越有可能是見不得人的骯髒勾當。從天上掉下來的往往不是天使,更多的時候是鳥屎。二十世紀的世界充滿了苦難,21世紀的世界同樣險象環生。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來之不易,不要認為歷史走向永遠站在正義一邊。因為尊重人權的制度優勢使現代文明國家走向強大,也正是現代文明中的副產品——政治正確,使得文明國家背離了人權理念,造成了今天的綏靖局面。歷史的前進與否往往是實力所決定的,而不是所謂的正義必勝。中國古人曾說過:天予不取,必受其咎。如果我們不能正視這個世界混亂的本質,人類現代文明就仍然處在危險之中。

http://twbbs.aboluow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1910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