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Netflix預言電視將消亡 近3萬頻道何去何從

在當下有關互聯網視頻對電視台造成衝擊的話題中,業內外爭論不休的莫過於前者取代後者的可能性,從目前各自站隊的觀點看基本呈現極左極右的態勢。悲觀一方認為互聯網媒介未來必定將取代電視台,成為節目內容最主要的渠道乃至唯一渠道,成為主流觀眾首選。這一趨勢無法逆轉。而樂觀一方則普遍認為傳統電視台如今雖被互聯網新勢力所排擠,但出於電視台本身在內容製作與分發,盈利模式的差異性,尤其在中國並不會被任何來自互聯網的平台所替代。

一面是來自外界視頻網站的來勢洶洶,一面是源自內部,收入與產出的失衡,人才流失等問題接踵而來,似乎腹背受敵的電視台註定終將讓位互聯網模式,讓自己走上一條成就新網路產業形態的生祭之路。

岌岌可危傳統電視產業面臨顛覆

作為繼報紙、廣播、電視之後的“第四媒體”,20世紀發生在信息傳播界最偉大的革命之一就是網路媒體的興起與繁榮。YouTube商務總監RobertKyncl就曾表示過自己已經看到數字視頻在逐步取代電視的趨勢,且這個進程都將發生在未來短短的十年之間。而美國在線視頻網站Netflix的創始人兼CEO里德·哈斯廷斯也曾說過:“所有電視都會在20年內轉移到互聯網上,傳統的電視網路則會和固定電話一樣逐漸消亡。”

就全球範圍不同媒介從出現到形成5000萬受眾規模的歷程比較,廣播用了38年,電視13年,有線電視10年,而網際網路僅僅用了短短的5年。由這種態勢看,電視被取代的預言似乎是又是有章可循的。

時至今日,電視及其播放的節目雖仍是網路內容傳播的重要渠道,但在現有的電影、電視渠道無法明顯拓展的情況下,廣電行業對以視頻網站為代表的新興媒介保持了抵制態度,而過剩的影視產能無法流向新媒體的結果,則悖論性地使視頻網站開始自製內容。

正如當湖南衛視宣布以後的節目不再給視頻網站進行分銷後,視頻網站只能面對自己“種糧食”的困境。所以對於中國廣電行業而言,能否有機整合,有效調節現行廣電體制近二十年來積澱起的利益格局,將無可避免地成為一個貫穿到不遠將來的歷史命題。

我國的電視台多達4000餘家,24000多個頻道,數量上位列全球之首,如今當各個電視台還在為各種節目形態競爭的時候,電視台前所未遇的危機悄然成型,而此次困境可能導致的後果甚至會比紙媒的沒落更加嚴重。

廣電限令、人才外流等單是這些內部問題便讓很多電視台步履維艱,舉例來說一些不具自產自銷能力的二三線電視台,買不起好的電視劇,沒有好電視劇就吸引不來廣告的營收,沒有廣告更談不到購買好的劇集內容。接下來導致的後果就是收視率下降、觀眾流失,徹底進入萬劫不復的惡性循環。甚至更嚴重的,經濟效益不好的電視台只能大範圍拖欠影視公司的購片款項,以後即便是囤積到充足的資本進行交易,也很難取得影視公司的信任了。

而事實上目前很多三線衛視已是名存實亡,能夠存活的可能也只是少數省級以上的電視台而已。且恰恰鑒於“身居高位”的屬性,這些省市級電視台相對新聞職能中政治責任與社會責任更多些,盈利能力並不會有外界臆測的那麼強。不只如此,全國大部分電視頻道廣告收入相比以往均有20%以上的下跌。與此同時,體制內部的人才顯然已經發現了電視台的頹勢,紛紛離開體制。人才流失加速電視台衰敗,電視台衰敗造成人才流失。放眼電視圈,近些年電視人競相出走的消息早已不算什麼新鮮事,為什麼?因為太多了。

在宏觀經濟低迷的大環境下,在互聯網的流量渠道里,電視台的生存空間將如何鞏固,相信這是困擾在目前每一個電視人心中的難題。

迫在眉睫電視人紛紛逃離轉戰互聯網

如今電視台相比網路平台的天然優勢,在展現形態上最大宗的就是新聞采編類,視頻新聞的發布仍是比較權威且有著較高的門檻,但每當有各類突發新聞的時候,所有的視媒都將面臨其他品類媒體以及來自省級以上同行的競爭,其間還有很大幾率在你的新聞事先還沒常規放送的狀況下,某家不知名報社的記者甚至路人,發布在自媒體上的短視頻,偶然被某個大V轉發,然後全網擴散,你那所謂的新聞就這樣丟失了時效性。而那個不知名的小記者,可能此生也就首發這麼一次,然而,無數這樣的小記者或路人甲,都能成為你首發之路上的“絆腳石”,尤其是在先台後網的模式下,你出奇制勝的可能性更是絕無僅有。

但隨著一波像柴靜、閭丘露薇、陳曉楠這樣的傳統電視人或出走或轉入各方互聯網平台,勢必將給當下網路內容注入更多活力。並將電視台的傳統理念轉化至互聯網上使其得以新的延續。從2013年起,網站的自製內容就開始朝向傳統電視節目的標準化發展,綜藝節目和自製劇最先成為試驗田,甚至還出現網路節目反向輸齣電視台的案例。例如,騰訊視頻《我們15個》就曾在東方衛視播出,優酷、土豆《侶行》也登陸旅遊衛視,樂視網《十周嫁出去》反輸到安徽衛視。

電視台在互聯時代的亟待轉型雖已成定局,且在被影響群體正在逐漸萎縮這方面與紙媒面臨著相似的問題。但電視台的自身優勢還是頗為顯著的。從內容來源看,視頻網站在節目豐富度和內容製作水準上都遠遜於傳統電視台。從分發渠道上看,網路視頻在移動端的優勢也很容易被秒殺。這一點在年輕一代觀眾中體現更為明顯。這個主要受眾群體熱衷手機和Pad,電視對於他們已經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前幾年,我們在討論報紙危機的時候,報紙可以選擇自然轉型為新聞App,而部分先知先覺的紙媒,也確實做到了在今日頭條等App紮緊包圍圈的口袋之前,劃定了自己的生存空間。

同樣傳統電視台往視頻網站過渡相對容易,因為面對的只是技術與財力上可調和的問題,而反之視頻網站想向電視台轉變則面臨諸多難題,因為其中牽扯到海量內容製作版權問題,這對沒有紮實節目產出實力的視頻網站而言,是比較困難的事情。像湖南衛視這樣的財力雄厚的電視台可以自制獨播劇,某些綜藝節目就只在“芒果tv”上播出,你想看這些專屬內容就必須下它的App,這是電視台中的成功案例。但在全國千餘家電視台中,相當一部分不具踏入這樣高門檻的實力。

那麼,沒有財力去做App,也沒有實力去做獨播劇的電視台,生存空間何在呢?通常的作法就是拆除自己的圍牆,把自己的優勢板塊以IP的形態在大而成熟別家的平台上去展現,在別人的舞台上去製作爆款,獲得流量從而變現價值,爭取在大平台上獲得的分賬的話語權。現在的情況是電視台在整個視頻產業鏈里扮演的更像一個經銷商的角色,衛視作為全國性覆蓋媒體,還具備相應的廣度優勢。地面頻道地域優勢不再,就像一個產品地區經銷商總是被其他經銷商串貨銷售(視頻網站把內容傳播延伸至每個可上網設備上)。而從盈利模式看,網路視頻不僅在廣告量上難以與傳統電視相匹敵,在廣告的呈現形式上也沒法與傳統電視台較量。此外,視頻網站現今在政策上也處於一個天然弱勢的階段。

廣電總局對互聯網視頻在監管政策上也逐步增強,除了限制互聯網電視和互聯網盒子等必須要與牌照方合作外,還對視頻網站內容監管加大了力度,實行了內容審核制。在如此被動的形勢下政策上得不到太多利好,視頻網站的發展由此不僅在核心的內容開發上受制於人,且也沒能形成自己特色化的盈利模式,更重要的是跟傳統電視台相比,諸多硬傷難於彌補。

異軍突起互聯網自製內容從興起到制霸

2016年,網綜網劇網大的風雲迭起以及大大小小原創IP的流行,讓我們時常會用到“現象級”這個詞來形容這種潮流的興起。人們對於習以為常的事不會將其定義為“現象級”。但當“現象級”的事物成為了常態的存在,我們也同樣不會再提。

同樣是從這年開始,一大批網紅聚集秒拍、美拍、微博、快手成為主要的內容產出者,形成了今日網路視頻的完全娛樂化奇觀。現如今一邊是拿著白菜價片酬扎堆網大,網劇製作的北漂、網紅,一邊則是1億電視劇成本拿去8000萬片酬的小鮮肉。一邊面臨著網路自製內容成本低門檻低,作品影響力受限的規制。另一邊則需長期忍受投入負擔,以至連一線衛視都要拆綜藝東牆,去補電視劇西牆,而剩下的那些二三線衛視則更是只能與跟播劇、低成本劇打交道了。

而作為電視台兩個支柱節目板塊,電視劇集與綜藝節目,越發被網綜,網劇,網大這些半路的程咬金搶佔著市場,伴隨著電視機頂盒以及智能電視App應用的普及,這些本來屬於電視的獨有內容透過網路媒介完全脫離了電視台渠道。這些作品可以完全不倚靠於電視台首發,就能夠獲得極高的“現象級”點擊率。從此黃河改道,岸邊風景不復以往。雖是斬監候,同時也是殺無赦。

在近期中國互聯網網路信息中心發布的《第39次中國互聯網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對當下網路自製劇有如下評價;國內的網路自製劇在專業性、觀賞性和藝術性上也有顯著提升,品牌意識、精品意識增強,部分網路劇躋身年度熱劇行列。

電視式微是不爭的現實,是時代轉型下的必然。網路視頻終將接過電視曾經扮演的社會功能,從娛樂、教育到監督,不一而足,未來的內容市場將會是一個融媒體時代。但目前也只能說是進入了一個過渡時期,而這段時期仍將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要說網路勢力逆襲電視平台的一個最好例子,定當屬從租賃光碟起家到現今市值達600億美元,全球訂閱用戶接近1億的Netflix了。Netflix的“觸手”幾乎伸入了影視圈你所能想到的每個角落,從一眾傳統電視網到好萊塢六大製片廠,再到北美主流商業院線,都時刻緊盯著其一舉一動。其中最早感受到來自Netflix“惡意”的就是各大傳統電視網路。最近,Netflix還放話要像當初搞死嘲笑自己的百視達一樣顛覆電視行業

Netflix首席內容官泰德.沙蘭多斯表示:“影視劇消費者們常年來都未曾有過絲毫的主動權。觀看渠道一直受制於觀眾們無法理解也漠不關心的商業模式。而由此給他們帶來的苦惱,正是我們的立足之本。”不用等待首播重播時間,無需忍受廣告煎熬,Netflix充分利用互聯網和流媒體的優勢,以幾何式增長的速度擴建自己的片庫。在過去五年中,北美傳統電視網路流失了670萬用戶,電視觀看時間下降了3%,其中半數都是由Netflix的壯大所直接導致的。

從數據看,當前美國寬頻用戶數量已經超越有線電視用戶,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放棄傳統有線電視,轉向互聯網入口。當網路速率提升到更令人滿意的階段、電視台完成互聯網轉型之後,有線電視服務將極有可能被流媒體取代。

從上線運營起,Netflix就開始打造屬於自己的資料庫,詳盡記錄每個用戶在網站上的每個動作,包括什麼樣的用戶,在什麼時間段看了什麼電影劇集,看到哪裡按下了暫停快進、哪裡又開始打小差點開瀏覽器摸魚等等,事無巨細的龐大數據收集。而依據這些海量且繁雜的數據進行的相關算法,Netflix不但可以精準預測每個用戶群的口味和偏好並進行相應推薦,更是可以照此“照方抓藥”打造出觀眾真正想看的劇集,於是早在《紙牌屋》還沒推出前,高層們便已然料到“此劇必火”

現在Netflix已經建立起了一個獨立於傳統電視網外的完整生態體系,讓自己有能力去和任意一家電視網路在不同類型和市場內進行競爭。在大潮流的推動下,AMC、FX、Showtime也被席捲入這個浪潮之中,紛紛推出網路觀看平台和各種App終端,HBO更是率先推出獨立網路付費平台HBO NOW,使觀眾無需訂閱有線電視便可觀看旗下的所有節目。而隨著以Netflix為首的流媒體開始為觀眾提供更個性化、更有針對性的內容,有競爭力的平台如HBO, AMC或FX,便逐漸脫離傳統電視網,開始和各自目標觀眾群建立一對一的關係。

互聯網的發展催生了流媒體的形式,流媒體與智能硬體的合璧則改變了人們觀看電視的“習性”。從實際作用看這無疑是靈活方便且貼心的,只需打開一個視頻App,就可找到取之不盡的視頻內容。當然,現在我們談電視危機,或許為時尚早,作為權威的發聲媒介,電視台自有它存在的價值,但不可否認它的黃金時代已一去不復返,傳統電視台未來將更可多在互聯網,流媒體化的趨勢下轉型,尋求融合化發展的可能。

而電視強大的娛樂功能則被網路視頻完美繼承,藉助社交網路與個性化分發等全新的技術和組織形式,網路視頻蛻變成一個比電視更為“娛樂至死”的超級平台,但電視教育和社會化功能,網路視頻卻尚未完全承襲,或者說當下如直播,短視頻平台的內容對年輕觀眾影響的呈現還有待顯現。此外,如今流媒體點播技術已將VR技術推向了重點,加上對360度角全景視頻的支持,都預示著數字視頻將成為主流,所以,現在問題不再是消費者會不會接受這種新發展,而是他們何時會接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創事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