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微揭秘】中共與天斗 大饑荒人吃人竟然規定四不準 老照片

962年七千人大會上,劉少奇問安徽餓死多少人,第一次報40萬,問緊了報到400萬。實際上約有500萬人。時為鳳陽縣委書記的馬維民說:「死亡率達到17.7%,很多村子已沒人了。還規定死人後四不準:一不準淺埋,要深埋三尺,上面種上莊稼;二不準哭;三不準埋在路旁;四不準戴孝。

*鄧相超:從全國範圍來說,餓死人的責任在中央。除了中央責任外,餓死人最多的幾個省的書記應該有不可推卸的罪責。他們個人責任使該省死亡率大大高於全國平均死亡率。這五個省委第一書記是:四川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河南的吳芝圃、山東的舒同、甘肅的張仲良。他們都是在“廬山會議”上攻擊彭德懷的猛將。

*煙影歷史:【劉關張】1958年甘肅鎮原縣春荒,已經發生餓死人的事件,上級派駐的工作組不是全力救災,而是全縣抓捕破壞糧食增產的“反革命分子”。工作組負責人故意讓群眾反映問題,隨後把反映問題的人名記錄下來挨個按名逮捕,幾天就抓了兩百多人,用麻繩串起,一串一串地往縣上拉。有個社員被問及姓名,回答“劉國章”,雖然不在逮捕名單上,但工作組負責人居然荒唐地說:“劉關張在三國時就搞得烏煙瘴氣,現在又來搞亂社會主義,給我抓起來。”此人當即被抓進監獄,不久即死在獄中,其母也隨後餓死。(50年代人民公社食堂)

*鄧相超:王兆軍《皺紋里的聲音》:“大量的、大量的人被活活餓死!那時的山東,真可以說是餓殍遍野,屍橫村巷。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的舒同先生,那時任山東省委書記。當他在濟南修建毛、劉、周、朱的豪華賓館時,三分之一皮包骨頭的農民正陸續走向墳墓。我的村子人口從58年的1500多人降到不足一千人。”

*山高路遠N:1962年七千人大會上,劉少奇問安徽餓死多少人,第一次報40萬,問緊了報到400萬。實際上約有500萬人。時為鳳陽縣委書記的馬維民說:“死亡率達到17.7%,很多村子已沒人了。還規定死人後四不準:一不準淺埋,要深埋三尺,上面種上莊稼;二不準哭;三不準埋在路旁;四不準戴孝。

*西單紅史1:1959年甘肅省委書記張仲良在中央會議上放出豪言:58年甘肅糧食增產40%、甘肅決心自力更生,不要國家商品糧,為完成浮誇帶來的國家高徵購指標,組織搜糧隊,挨家挨戶翻箱倒櫃甚至掘地三尺將超標餘糧席捲一空,同時下死令不準外逃。大多數只能在吃光樹葉、野草之類等可食之物,甚至易子而食後,坐以待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