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兵團幹部肆意強姦猥褻插隊女知青1百多人:入黨就要陪睡覺

——當權力不受約束文革期間那些遭侮辱的女知青

到後來,有少數女知青為了上大學、病退或者照顧家庭回城這樣的大事去求助於教導員,同樣獲得意外成功。但是她們都因此付出代價。送上門來的獵物並不能使蔣小山完全滿足。這些女知青太幼稚,太軟弱,她們在他面前簡直就像虎掌下瑟瑟發抖的兔子。他不僅輕而易舉強姦她們的肉體,同時還肆無忌憚地蹂躪她們的人格和自尊心。可是她們卻只敢忍氣吞聲,逆來順受。

核心提示:獨立一營遠離上級機關,自成一方,教導員是一把手,山高皇帝遠,百里之內,他的話就是最高指示,最高指示誰敢不乖乖服從呢?“老子窩囊了二十年,×他媽!今天輪到老子舒坦舒坦了。”

女知青(網路圖片)

獨立一營教導員蔣小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揚眉吐氣和心情舒暢。對他來說,四十三歲的人生道路彷彿從現在才剛剛開始,一切有如行雲流水,日上中天,連小鳥的歌唱都彷彿是一曲悅耳的頌歌。世界對他來說好比一盤玩具,他愛怎樣擺弄就怎樣擺弄。如果說蔣小山前半生的行伍生涯是一部磕磕絆絆的個人奮鬥史,那麼自從他被任命為雲南生產建設兵團獨立一營教導員時,他感到他的個人命運終於出現重大轉機。

蔣小山,山東沂蒙人,文化程度相當於初小(掃盲班畢業),一九四七年入伍。曾多次立功,也犯過大錯(調戲婦女),因此職務始終在連級與副營之間徘徊。直到一九七〇年兵團組建,蔣小山才被任命為獨立一營教導員兼黨委書記。獨立營是副團級單位,下轄十幾個連隊,有知識青年兩千餘人。獨立一營遠離上級機關,自成一方,教導員是一把手,山高皇帝遠,百里之內,他的話就是最高指示,最高指示誰敢不乖乖服從呢?“老子窩囊了二十年,×他媽!今天輪到老子舒坦舒坦了。”蔣小山常常這樣對部下說。事實上這話的確不假。在獨立一營,教導員既然握有全營知識青年的生殺予奪大權,他為什麼不把二十年沒能享受的權力滋味好好從頭品嘗一番呢?

二連有個北京知青畢某,以能言善辯和頂撞領導著稱。一次蔣小山下連隊視察,剛好碰上這個知青批評領導官僚主義,不關心群眾生活。蔣小山讚許地聽知青說完,然後狠狠賞了知青臉上一鞭子,吩咐連幹部:“把他給我吊起來,餓三天!看他還敢在老子面前耍小聰明不?!”蔣小山任職期間,先後捆綁吊打知青七十餘人,其中數人致殘。獨立一營有女知青七百餘人,分別來自北京、上海、重慶等大城市,其中多數年齡在十七八歲左右,這個年紀正好同教導員蔣小山的小女兒差不多。如果說在多數男知青眼中,蔣小山的形象不亞於羅馬暴君,那麼在眾多未諳人世的女知青面前,教導員則扮演另一種類似慈父般的長者和保護人的角色。如果你有什麼問題得不到解決,有什麼委屈無法申訴,那麼你便可以去營部找教導員。教導員辦公室和寢室房門隨時對你敞開。如果你希望調換工作或者換一個條件稍好的連隊,教導員也能為你辦到,條件是你必須進行某種交換。

到後來,有少數女知青為了上大學、病退或者照顧家庭回城這樣的大事去求助於教導員,同樣獲得意外成功。但是她們都因此付出代價。送上門來的獵物並不能使蔣小山完全滿足。這些女知青太幼稚,太軟弱,她們在他面前簡直就像虎掌下瑟瑟發抖的兔子。他不僅輕而易舉強姦她們的肉體,同時還肆無忌憚地蹂躪她們的人格和自尊心。可是她們卻只敢忍氣吞聲,逆來順受。

蔣小山的獸慾在膨脹之後加倍渴望得到暴力征服的刺激和快感。“小燕子”,北京知青,獨立一營女子籃球隊中鋒。燕子不僅模樣標緻,性格爽快潑辣,敢打敢沖,並且身材頎長,出落得極為窈窕健美,朝氣蓬勃,是營里公認的“美人”之一。如果換了改革開放的年代,她的命運也許不止是一名普通知識青年而是一名出色的舞蹈演員或者時裝模特兒。問題在於這是一個極端漠視個人意願的時代,因此絕大多數普通人的命運註定只能被動地接受社會挑選。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人們發現每逢女籃比賽,蔣教導員總是悄悄地坐在場外督陣,而他的令人不寒而慄的目光總是隨著燕子富有彈性的身體轉來轉去。

一九七一年,整黨建黨告一段落,獨立營決定在知青中發展首批黨員。對每一個渴望通過正當途徑脫離邊疆的知青來說,入黨不啻就是美好前途的代名詞,因此人人寫申請書都很踴躍。不久燕子接到通知,到營部接受組織談話。時間是晚上,地點在黨委辦公室,談話人蔣教導員。談話只進行了短短几分鐘。“現在要看你的態度了。”教導員不耐煩地說。“我……黨叫幹啥就幹啥。”女知青受到命運轉機和幸福的巨大撞擊,激動得有些不知所措。“好!今晚上你要陪老子睡覺!”蔣小山“啪”地把手槍拍在桌子上,邊解紐扣邊說:“要入黨就得好好聽老子話!老子就是組織……”接下來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搏鬥。

女知青憑著本能而不是精神優勢拚死反抗,並且大聲呼救。蔣小山獸性大發,他抓起手槍砸昏燕子,然後在辦公室地板上強姦了她。“把她給我弄到衛生所去。告訴他們單間護理。”蔣小山邊扣褲帶邊對警衛員吩咐。沒有人敢於違抗他的意志,這個世界上的事由他說了算。蔣小山信心百倍地走出辦公室,他感到了一個大權在握的男人由衷的自豪。此後,蔣小山多次在衛生所的病房裡強姦燕子。僅僅一個月,燕子臉上瘦了一圈,眼角起了細密的皺紋,十九歲的少女,彷彿一下子變成老太婆。

一九七二年,燕子被首批推薦上大學。推薦表格中填滿了當地黨組織和貧下中農的讚譽之辭,其中多次出現“黨叫幹啥就幹啥,一切服從黨安排”的評語。聽說燕子畢業後留校任教,一九八六年去了美國。至今獨身。

法國著名哲學家孟德斯鳩說過:“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波斯人信札》)從本質上說,蔣小山並不是壞人,或者說不是天生的壞人。他出身三代貧農,種過地,吃過苦,又扛過搶,打過仗,並且有過負傷立功的光榮經歷。但是蔣小山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革命者。因為農民階級本身並不產生革命思想,他們對權力的嚮往和崇拜往往導致更大的人身依附。封建權力可以易主,卻不會改變性質。換一種角度講,如果蔣小山們僅僅是個農民,以種好責任田為己任,那麼他也許是個稱職的好丈夫、好父親、好農民。如果在制度健全的部隊里,上下制約,團結奮鬥,他也許是個吃苦耐勞的基層幹部。但是時代偏偏為他提供了缺少法律監督和絕對集權的政治環境,而建設兵團又以改造知識青年為己任,知識青年甚至缺少起碼的法律和人身保護,因此農民出身的蔣小山在這裡找到了為所欲為的權力中心磁場。

一九七三年,一個小名叫桃子的上海女知青兩次投河自殺未遂,真情披露,全營大嘩。許多知青紛紛上書兵團各級組織,揭發控告蔣小山的累累罪行。某上級領導輕描淡寫說:“就是那個小山子嗎?我早就知道他有那麼個毛病。作風問題嘛,告訴他,今後生活上檢點些就是了。”還有某領導在知青揭發信上批示:“作風問題,總不是單方面的事。我看男方有六分錯,女方四分錯差不多。”……蔣小山安然無恙。據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七〇年兵團組建到一九七三年,蔣小山利用職務之便,強姦女知青達二十餘人,猥褻侮辱者多達上百人。

背景資料:知青

知青是知識青年的簡稱,廣義泛指有知識的青年,一般指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在中國,知青指從1950年代開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結束為止從城市下放到農村做農民的年輕人,這些人中有很多隻獲得初或高中教育。從50年代到70年代末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的總數的估計在約1200萬至1800萬之間。1979年,國務院頒布了關於知青問題的“六條”精神,隨後,大量知青通過各種途徑返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中國文化傳媒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