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張育明教授:中共建政後的靈異事件

最後公安部用高度敏感的錄音機錄下來,把各省地方公安幹部集中在北京分別收聽,各自記錄自己地方方言冤魂所申述的冤案,據一竊聽記音的人反映,當時大家都對申訴喊冤人的申述,如何受凌辱、毒打、酷刑、殺害冤死的情景,聽得毛骨悚然,就是一些狠心腸的老公安人員當時也是淚流滿面。據查證落實,這些冤魂呼喊的案情完全屬實,就是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的案例經查證都是冤案。

張育明教授《血淚年華》封面

周工評“三論”

1980年冬在鄭州一位親戚家,曾有機會和中共河南省委工業部的一位清華大學工學院畢業的高級工程師周教授長談。

周工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唯物論、進化論和無神論對我們民族人心的毒害非常深重。我這個學工的共產黨員對此三論曾深信不疑!經過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和反省,越來越覺得這‘三論’荒謬至極。它們在破壞舊世界奪取政權中確有戰無不勝的作用,因為這三個學說的本質就是破壞性的,歷史實踐證明它們永遠不可能有建設性作用,根據這三個學說建立的所謂新社會只能越來越假、惡、丑。

就是利用所謂學雷鋒運動,也不可能起到真正的建設作用,實際上社會風氣在一時的泡沫時興之後,所收到的效果,只能是更為惡劣的假惡丑!當人們從標語口號的喧囂中沉靜下來,冷靜思考一下,發現這又是一個毛預設的陽謀賊船!試想一個軍人,不守軍紀,離開軍營到火車站去接送一個不認識的婦女,這種事允許嗎?!一個兵當時一個月只有六元工資,雷鋒就是連一張郵票、一個牙刷都不買,請問他做好事的幾百元錢是從何而來?!何況一個兵無論走到哪裡,其日常生活都有照相拍片留念,這可能嗎?!這本身就是假惡丑的大欺騙,黨對人民玩弄指鹿為馬的鬼把戲,不用說知識份子,就是半文盲的老工人,提出學雷鋒的疑問,就被批鬥甚至送進牢房!

現在對意識和存在究竟誰先誰後,人是否從猿猴變來的,宇宙間是否有超自然的靈界存在等問題,黨內高層和科學院已有很大爭論,現在社會上發生許多事件都已經掩蓋不住了,這些真實事件都充分說明有靈界存在!共產黨建黨的理論基礎馬克斯主義已經一鍋端連根拔掉了。我現在給你說件黨內高層都知道的事件,黨中央政治局決定只許研究落實,不準擴散宣傳,一旦發現是壞人造謠,則全面揭開,嚴懲造謠分子,教育群眾。這就是黨的對超自然事件包括氣功現象的現行政策。”

冤魂太湖喊冤促中共大平反

周工程師說到這裡,端起茶缸來狠狠地喝了幾口,長嘆一口氣接著說道:“最近根據我手邊的黨內機密文件資料顯示,國內不少地方出現一些超自然事件,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毛澤東死後,在太湖中心每到半夜凌晨開始有全國各地方言的男女冤魂喊冤,都是在中共建政後歷次政治運動中被錯誤殺害的人呼喊冤枉。

當地政府上報後,中央命令海軍用炮艇從四面八方開向太湖呼喊中心,用輕重機槍掃射,用手雷轟炸。一切措施都無效。最後公安部用高度敏感的錄音機錄下來,把各省地方公安幹部集中在北京分別收聽,各自記錄自己地方方言冤魂所申述的冤案,據一竊聽記音的人反映,當時大家都對申訴喊冤人的申述,如何受凌辱、毒打、酷刑、殺害冤死的情景,聽得毛骨悚然,就是一些狠心腸的老公安人員當時也是淚流滿面。據查證落實,這些冤魂呼喊的案情完全屬實,就是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的案例經查證都是冤案。

當時胡耀邦、趙紫陽、陳雲、習仲勛、萬里都異口同聲地說:‘我們黨建政後歷次政治運動所做的一切壞事,真正達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要立即下達文件,平反一切冤假錯案!’陳雲當場拍板:‘就是毛澤東欽定的胡風案件也要平,就是建政前的冤假錯案包括王實味、許繼慎、段德昌、何篤才等同志的冤案也要平!’”

周工程師用沉重的聲音強調說:“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把老幹部往死里整,並整死了許多像劉少奇、彭德懷、賀龍、陳毅、譚輔仁、閻紅彥、趙健民等,就連周恩來也是被整死的,否則膀胱上皮癌只要早期治療就可治癒,何至於死?如果不是太湖千百萬冤魂喊冤事件震撼了共產黨政權的根基,讓共產黨大張旗鼓地為地主摘帽,平反冤假錯案,讓共產黨認錯低頭,沒門兒!”

周工程師說,就在中南海內,多次發生明清兩朝演過的舊戲曲重新在戲樓上出現,還竟有歷朝皇上大臣出現的情景,使巡邏的警衛部隊嚇個半死,不敢再值勤!

當時筆者和在座的幾個人聽了都唏噓不已!

過了沒有幾個月,筆者讀到老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生、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中共中央委員、中共建政後為北京各大學師生講授社會發展史的于光遠教授,在人民日報發表的文章“論大地錄音錄相的我見”,於先生說,幾百年,幾十年甚至幾千年以前發生的事件,都可被大地自然記錄下來,千百年後一旦大地的自然條件和氣壓、氣溫、濕度等等諸多自然環境因素和原始事件發生時的條件巧合,就可以重新出現原來發生過的音相事件重演。於先生這篇文章弄巧成拙,欲蓋彌彰,只能證明超自然事件真實存在。姑且不論這些超自然事件究竟是神差還是鬼使,但於先生的文章只能對靈界的存在越描越黑,只要是真實存在就掩蓋不住。

謊話總會露出馬腳的,例如,在蘭州、成都、哈爾濱、上海、青島、開封、保定、內蒙、北京發生的事,1949年的土改、1955年的肅反、1966年至1976年的文革,為何同時出現在太湖?在此敬告於教授,您老人家已經九十高齡了,請您對歷史對後代寫篇實話實說的文章吧!如此您可瞑目於九泉。

彈藥武器不翼而飛

筆者1982年奉省科委、衛生廳和醫學院黨委之命,到林縣(現改為林州市)和醫科院院長、首都腫瘤醫院院長李冰(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保衛部部長李克農之女、安徽人)共同接待世界腫瘤防治學會主席、癌症流行病學家、南加州大學校長BrianHen Herson教授,我被指定為中英文醫學現場譯員。所有來往均有外辦負責人、公安廳幹部隨從參與。

有一天早晨,我們坐在賓館二樓會客室休息準備出發,河南省公安廳廳長丁石坐在我身旁的一個沙發上,李冰院長和我同坐在一個大沙發上,外辦主任和公安保衛幹部坐在我們對面一個雙人沙發上。只見丁石呆坐在一旁,長吁短嘆,耷拉著腦袋,大長眼睫毛下的兩隻眼睛獃滯無神,好像是沉重的思索著,是什麼嚴重的問題使這個老公安保衛幹部如此地沉悶呢?!

原來是這樣的:河南省軍區奉中央軍委命令,在安陽地區選擇林縣作為民兵實彈學習現場。安陽軍分區司令員、政委帶領一個全副武裝的警衛連,開赴林縣武裝部,對安陽全地區各縣選拔出來的民兵約有兩個營兵力進行實彈學習訓練。全體民兵和警衛連在林縣武裝部長和政委領導下都食宿在林縣中學內(原是一個大廟),只有安陽軍區司令員和政委住在賓館內。

就在一切準備就緒,就要進行實彈學習的當日早飯時,巡邏班突然發現自己身上所攜帶的子彈袋、手榴彈和槍支都不翼而飛。與此同時,警戒崗哨報告自己的武器彈藥不知去向,而警衛連也吵吵喧囂起來,他們不知何時也被解除了武裝。當司令員、政委從賓館乘坐吉普車來到現場時,竟也發現自己的手槍也不知去向。當軍械處長、參謀長和司令員三人,同時用三把鑰匙打開三把上著鎖的倉庫大門時,七八個首長同時喊出“我的天哪!”原來倉庫內所備用實彈演慣用的迫擊炮、輕重機槍、數十箱子彈和手榴彈都不見了!

當時就封鎖了中學,全體人員不準離開現場,不準和外界聯繫。立即上報了河南軍區、武漢軍區、中央軍委和公安部。十二個小時內公安部、總參謀部、武漢軍區、河南軍區、公安廳長丁石都來到現場。一個小時的緊急會議後,把漳河兩岸河南、河北、山西三個省數個縣三百華里地以內的人口都凍結了。但無論現場或掘地三尺,包括用各種現代化破案手段都沒找到任何線索。

一個月後,總參謀部一位中將副部長拍著桌子吼叫著說道:“莫非真有鬼神給共產黨挑戰叫陣!!但中央決定,這件事不要擴散外傳,三省公安廳繼續坐鎮偵察,一旦發現線索就抓住不放,立即上報中央!河南省公安廳廳長丁石,這個案不破,你就是死在林縣也不準離開一步!”

這就是為什麼那天早晨坐在賓館二樓客廳的丁石,顯得如此沉重。當時外辦主任笑著對我說道:“張老師來林縣給幾個領導幹部看病,治一個好一個,在群眾中看病影響也很好,分析問題很清楚,請問張老師你對林縣丟失大批武器彈藥事件能否分析一下?”

我當時就嚴肅地回答說:“能夠裝備一個加強營的武器彈藥,包括重型武器,在倉庫門窗沒有破壞痕迹的情況下誰能偷運出去?!迫擊炮、輕重機槍能偷運到哪裡?!這完全是違背常規常理法則的超自然現象,非人力之所為!”

外辦主任緊接著問我說:“這麼說張老師信有鬼神存在?”我答道:“鬼神的存在不是因為我相信與否而決定其有無,我是相信宇宙間有造物主,至於這件超自然事件是如何解釋,我不知是上帝所為,抑或是人間一切假惡丑的總後台魔鬼邪靈所為!”

丁石聽到這裡長嘆了一聲,看了我一眼,站起來就回他屋裡了。當時都住在二樓,我們是鄰居。

近年來,我們河南省有不少人來耶魯大學參觀或學習。因為二十多年前林縣丟槍炮事件離奇的令人難以置信,我曾經抓住一切機會探詢這個事的結局,大多數人都沒聽說過這件事;有年齡大些、職務高些的人都說,好像模模糊糊印象中發生過這件事,據說當時就沒找到人為的線索,就沒有破案,如今過去二十多年了,還咋破案?

幾十年來很少聽人念叨這件古怪的事,我個人確實相信這是老天爺給共產黨的一個教訓,讓共產黨少用刀槍嚇唬老百姓,還是千方百計讓人民吃飽穿暖的好。因我只是說老天爺顯靈給共產黨一個教訓,聽見的人或有中共黨員,也頂多將其作為迷信落後的言論,所以大家當時都以笑置之。

共產黨再大,還能大過天嗎?

自然中的超自然

據《北京工人日報》九十年代的一個報導,某年十一月二十日凌晨三點多鐘,在貴州省貴陽市郊的都溪林場,突然遭受一種神秘力量的襲擊,在十多分鐘內,方圓26公頃的兩抱松樹全部齊腰斬斷,只留下二至四公尺高的樹樁,然而附近的人員、林場房屋、鐵路車輛廠連高壓電線、電話、電纜、電杆都未受到損害,實在匪夷所思。

事後經貴州省委命令省科學部門組織太空、天文、林業、氣象、環保等方面的專家會同中國科學院、國家科委、中國工程科學院、國家環保局等12名專家對現場進行分析研究。最後結論這麼大的災害,將這麼大片森林在十多分鐘內齊腰斬斷,而對現場房屋、人員、電杆電線等卻沒有絲毫損傷,這不是人類認識的雷、電、聲、光、磁,甚至放射核能所能為,這隻能是超自然力量的顯示的超自然作為,否則就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得了的。

必須承認一切和科學原理、定律直接矛盾的事實,就是超出人類常理法則的科學範圍,就是人類的能感知的世界以外的超自然空間造成的,即超自然力量作為的結果,這種超自然力量就是來自於靈的世界,不是神差便是鬼使。故此可以結論:只要有超自然事實存在,就是靈界存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九評徵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