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選駿:全世界資產者 聯合起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謝選駿:全世界資產者 聯合起來

《白宮宮斗矛頭都指向了川普女婿》說,2017年4月11日說了,雖然民主黨在2016年大選中遭到慘敗,不過在特朗普就職不超過80天里,重要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已經全面被與曾經的民主黨甚至與柯林頓前助理關係密切的人員全面掌控:

最近這一星期可以說是特朗普政府自從就職以來第一個成果豐碩的七天:從最高法院的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被參議院確認,到醫改法案在眾議院起死回生(還未通過但是曙光已經出現),在白宮迎接了約旦和埃及的首腦,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招待了習近平主席,在涉及白宮泄密和俄國干預大選的調查中,則成功地把問題引向了奧巴馬政府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的非法監聽。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命令美國海軍空襲打擊敘利亞政府軍機場來回應最近的敘利亞沙林毒氣彈事件。這一切得到了包括主流媒體的認可,很多宿敵都表示特朗普這星期的表現可圈可點。可是,對於特朗普一直持批評態度的媒體,想炒作俄國特朗普合謀操縱美國大選,抹黑特朗普。不料事情進展並不順利,尤其是在特朗普下令空襲敘利亞以後,這種說法更加沒有說服力。媒體急需另外一個特朗普政府的熱點新聞。

就在這個當口,新的熱點出現了,那就是白宮內鬥,英文是West Wing Battle(字面意思是西翼之戰,總統高級官員辦公都在白宮的西側,美劇《白宮風雲》英文名叫The West Wing)。

爭鬥的雙方是保守派的斯蒂芬·班農(Steve Bannon)、賴因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和華爾街前高管加里·科恩(Gary Cohn)以及女婿賈瑞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

在保守派眼中,這就是路線鬥爭。原因很簡單,班農和普里巴斯是特朗普當選的功臣。班農是一個成功的投資銀行家,遊走於好萊塢的風險投資人,毅然辭去了Breitbart新聞網老闆的職位,出任特朗普競選經理。

保守派班農和普里巴斯,與華爾街銀行家科恩和特朗普女婿庫什納的矛盾日益公開化了:普里巴斯作為前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為特朗普獲得關鍵的威斯康星州,出錢出力整合各方勢力並負責疏通特朗普陣營和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Paul Ryan)之間的關係。

特朗普當選後立即任命班農為白宮首席戰略官,任命普里巴斯為白宮幕僚長。在就職以後,特朗普更加任命班農進入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由於這兩位的保守派背景,這兩個職位的任命曾經讓民主黨抓狂不止,而讓保守派基本盤對這兩個人的任命興奮不已。

可是,好景不長。4月5日,班農被從國家安全委員會中除名。

促使讓班農從國家安全委員會中離職的,是現任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這位麥克馬斯特就是在2月接替因為誤導副總統而辭職的邁克·弗林(Mike Flynn)將軍。

白宮現任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

不僅如此,所有弗林系統的官員也都被移除。例如曾經特朗普競選的助手國家安全事務副顧問McFarland剛剛被解職。普里巴斯系統的助手也被特朗普趕出白宮。可是,令保守派憤怒的是,接任McFarland的居然是迪娜·鮑威爾(Dina Powell)。

具有華爾街銀行家背景的加里·科恩,長期出任高盛公司高管,現任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顧問,居然公開他和班農、普里巴斯之間的矛盾。並且有謠言說,因為和華爾街系統的矛盾,保守派中堅力量班農和普里巴斯可能很快會被趕出白宮。

班農等人也沒有束手待斃,保守派的重要新聞網站展開了全面反擊。針對的對象是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和加里·科恩。

為什麼針對這兩個人呢?所有的所有都要從一個公司開始。這個公司是Teneo Strategy。這個公司不像網站上說的僅僅像一個諮詢公司那樣簡單,這個公司的創辦人是Doug Band。此君除了創辦Teneo,還創辦了一個和特朗普競選針鋒相對的組織,大名鼎鼎的柯林頓基金會;此外,他還是比爾柯林頓以及希拉里的重要助理。

Teneo公司現在的董事會主席是理查德·鮑威爾(Richard Powell)。而這個理查德·鮑威爾就是前面提到的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迪娜·鮑威爾的老公。迪娜也曾是高盛的高管,在進入白宮以前是第一女兒伊萬卡的助理。

另一夥從Teneo拿錢的人是修瑪·阿貝丁(Huma Abedin)。在希拉里柯林頓當國務卿的時候,修瑪就在Teneo工作。

更重要的是,Teneo公司可以說是民主黨高級官員的搖籃,對,你沒看錯,是民主黨高級官員,比如瓦萊麗·傑瑞特(Valerie Jarrett),此人是奧巴馬政府負責公共關係的高級官員。

而所有的所有,都指向了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

也就是說,雖然民主黨在2016年大選中遭到慘敗,不過在特朗普就職不超過80天里,重要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已經全面被與曾經的民主黨甚至與柯林頓前助理關係密切的人員全面掌控。

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和女婿庫什納

特朗普的女婿和班農以及普里巴斯之間的矛盾也逐漸公開化。尤其是在3月24日,特朗普政府健保法案在國會遭到阻擊,庫什納藉機攻擊普里巴斯的工作能力,這也就是前面提到保守派在特朗普政府中可能地位不保傳聞的依據。看今天CNN的報道:

白宮的內鬥讓特朗普憤怒了,特朗普一個重大的競選承諾就是Drain the swamp。也就是打擊華盛頓的腐敗,對政府進行徹底的改革。而庫什納和加里·科恩代表的大銀行、大企業利益集團和民主黨眉來眼去,班農和普里巴斯代表的保守派要徹底清理華盛頓,打碎利益集團對政府的綁架。

兩方可以說是根本對立。

而特朗普希望在有生之年讓美國強大,徹底改變華盛頓的做事方式,他需要雙方團結一致輔佐他完成特朗普改革。對於內鬥,他的應對是首先平息雙方的互相指責,例如保守派媒體的編輯被告知要對庫什納的報道注意措辭,不能隨意批評。

這明顯是針對班農來的,因為他曾經長期出任Breitbart新聞網的老闆。雖然班農否認曾經授意發一些對庫什納的負面報道,但是這個事情誰說的清楚呢?

同時,特朗普也對庫什納施加壓力,要求他們同心協力,不能離心離德。

目前來看,雙方都沒有完全獲勝的把握,可是,在處理敘利亞問題上的態度,雙方態度是涇渭分明的。

班農等保守派強烈反對美國干預中東事務,怕被捲入到中東的爛局中,支持美國先管好自己的事情;而庫什納和加里·科恩等人確實支持美國在中東的積極存在,並對俄國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度。

上周五,特朗普曾經把雙方的重要人員召集白宮應對敘利亞軍方使用沙林毒氣的暴行,會議的具體細節不詳,但是從結果來看,特朗普全面採納了庫什納、加里·科恩和鮑威爾的意見。

從這點可以判斷,保守派在這場鬥爭中處於劣勢。於是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憤怒了,一夜之間#FireKushner(庫什納下課)成為推特網頭條。比如一個普通保守派網民的推特:

保守派選民清楚地告訴特朗普,我們不需要干預中東,我們不需要過去的國際關係政策,我們需要班農,因此,你必須開掉庫什納。

一方是女婿和大銀行,另一方是保守派選民,進退取捨全在特朗普手上,而他的選擇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知道。

謝選駿指出:雖然說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但是“食言而肥”畢竟發生的幾率更加高出幾個數量級。雖說“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不無可能”,但“全世界資產者,聯合起來”的幾率更加高出幾個數量級。這是我兩三個月之前在《特朗普帝國的崛起》(The Birth of the Fourth United States)里,早就闡明了的。

中國、俄國與美國合組全球政府

2017-01-08來源:謝選駿博客

雖然美國情報指出,俄羅斯駭客企圖影響美國大選,但川普不同意這個結論。紐時揭露,川普女婿庫許納與中國安邦集團吳小暉洽談房地產生意。(取自IIS)紐時揭祕,川普女婿庫許納與中共太子黨洽談房地產,恐有利益衝突。圖為庫許納(右)與副總統潘斯步出川普大樓。(路透)2016年11月16日,也就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一個星期後,他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chner)在紐約曼哈頓華爾道夫大飯店,與中國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吳小暉會面,討論重新開發庫許納房地產家族擁有的曼哈頓第五大道666號大樓。

庫許納是川普愛女伊凡卡的丈夫,也是川普的親信顧問,吳小暉則是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安邦集團估計擁有2850億元資產,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可是股權結構神祕。

安邦近年來在美國積極收購旅館,可是歐巴馬政府官員擔心外國投資危害國家安全,使其進展受阻。就在這個節骨眼,吳小暉與庫許納把盞言歡。吳小暉認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全球商業有好處,並表示想面見川普。

報導指出,自川普當選總統以來,他的公司和可能引發的利益衝突受到嚴密檢視;可能參與白宮政務的庫許納,本身也擁有龐大的商業利益,而華爾道夫之會反映他就可能影響本身利益的政策向老丈人獻策時,或面對嚴重操守問題。

川普組織早就把業務重心從收購產業轉移到營造川普品牌,由庫許納主持的家族企業卻在紐約地區及國內外大肆投資房地產業務,其中許多涉及背景不明的外國資金,以及很快就將由川普管制的金融機構。

庫許納已僱用華府律師事務所在他一旦成為總統顧問時,協助他遵守聯邦操守法規。律師表示正與政府官箴處磋商庫許納應該怎麽做,庫許納也正採取重大步驟脫離家族企業,包括辭去庫許納公司執行長職務,並賣掉大筆資產。

即將滿36歲的庫許納已成為川普圈子權勢最大的人,參與主導政策、人事選擇,也是外國領袖和白宮與川普連絡的管道。這些行事可能影響他的生意,而安邦等公司正亟於把握與總統當選人的女婿合作的機會。

事實上,在美國一些最複雜的外交關係正處於關鍵階段之時,缺乏外交政策經驗的庫許納已成為一個要角。他對地緣政治的影響力大到政權交接團隊告訴白宮,必須告知川普注意的外交政策事務,應由庫許納轉達。

因此,中國駐美大使去年12月初連絡白宮,對川普違反長久以來的外交慣例與台灣蔡英文總統通電話「深表不滿」時,白宮沒有找川普的國家安全團隊,卻透過庫許納轉達這個訊息。

專家表示,雖然利益衝突法定義明確,可是庫許納一身兼具多種角色,難免造成官箴問題。像安邦之類的交易未必違法,卻予人外國實體正利用庫許納的生意試圖影響美國政策的觀感,未來並可能拖累川普總統,使國人質疑庫許納對政府決策的影響。

庫許納夫婦與媒體大亨梅鐸的前妻鄧文迪,以及俄國總統普亭圈內的俄國石油大亨阿布拉莫維奇的妻子都有交往。

自2012年以來,庫許納公司在美國各地大肆收購產業,並進軍華爾街、健保和科技領域。隨著業務擴張,其投資者和債權人也擴大,包括香港富商李嘉誠、與中國前總理溫家寶親族關係密切的中國平安保險集團,以及創辦阿里巴巴的馬雲。

川普一直對中國出語強硬,指控北京操縱貨幣,並宣稱不惜發動貿易戰爭。不過,這是否只是談判策略仍待觀察。紐時報導指出,川普本身與中國也有財務糾葛:他在一個合資企業擁有三成股權,而這個企業向中國銀行等機構貸款大約9億5000萬元;另一家國營的中國工商銀行是紐約川普大樓的大租戶。

由於安邦充滿爭議,庫許納對他與吳小暉的商談祕而不宣。但是,11月16日的晚餐會後一個星期,庫許納的父親與吳小暉在華爾道夫共進午餐,分手後吳小暉難掩喜色,並用英語向還在場的隨行人員說「我愛你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