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廈門女生陷校園裸貸自殺 死前裸照被發父母手機上

4月14日訊想起女兒,淚水打濕熊先生的雙眸,一旁的妻子更是傷心過度,無法獨自行走,需要親人攙扶著。昨日,他們在承受失去愛女沉痛之際,哭訴悲劇,呼籲學生、家長和社會各界關注校園貸的危害,希望不要再讓悲劇上演。

悲劇發生在4月11日下午2時許,在泉州城東一高校旁的學生街某賓館,熊先生的女兒、廈門華廈學院大二在校女學生如夢(化名),因捲入校園貸,不堪還債壓力和催債電話騷擾,選擇自殺。

昨日下午,海都記者從豐澤公安分局城東派出所獲悉,經初步調查,如夢系自殺。

如夢生前拍的借條照片

疑做微商虧錢陷校園貸後自殺

昨日下午,熊先生介紹,他來自三明將樂,在石獅錦尚鎮一家印染廠上班。女兒如夢,1997年出生,今年是廈門華廈學院一名大二學生。

“11日下午5點多,我接到派出所電話,說我女兒死了。”熊先生說,突如其來的噩耗,讓他不敢相信,他和家人先後趕到。如今,女兒冰冷的屍體還躺在宏福園殯儀館。

據熊先生介紹,4月10日晚上9點多,女兒入住賓館。根據監控畫面,在當晚10點之前,有進出兩次,一次是拍攝賓館WiFi密碼,一次是提著黑色袋子。直至次日(11日)下午2點多,都沒有走出房間。隨後,賓館工作人員報警。110和120來到現場,但女孩已無生命跡象。

據城東派出所相關負責人介紹,根據監控畫面,入住賓館到接到報警電話這段時間,沒有相關人員進入。房間屬於內封閉式,需要破門進入。同時,房間內部窗戶緊閉,並留有木炭灰燼。經調查,初步判斷系燒炭自殺。

昨晚8點多,海都記者從如夢的輔導員陳老師處獲悉,在她眼中,如夢懂禮貌、樂觀,跟同學關係不錯。在2月27日,因校園貸一事,陳老師已經約談過如夢,但如夢給出明確答覆,已經償還清楚。對此,陳老師相信了如夢,就沒有進一步跟進。

那麼,如夢為何捲入校園貸?事發至今,家屬也不得而知。但據陳老師透露,在先前交流中,如夢跟她說在做代購方面的微商生意,可能因為虧了錢,從而走上校園貸,最終越陷越深。陳老師說,針對校園貸,他們有多次強調,但因滲透非常大,防不勝防。

多次幫女兒還錢還收到催債“裸條”

4月10日晚上11時35分,如夢用微信給她爸爸發去生前最後一段話。她說,“爸爸,其實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啊,從小到大,我做了那麼多錯事,你都原諒我了,可是這一次,我真的覺得很累啊。”

“原諒我這個不孝女,最後一次任性吧!一直在你面前丟臉,很糟糕。”如夢說,“還沒來得及賺錢好好孝順你們,如果有下輩子,爸爸我再全部還給你。對不起,爸爸。千萬照顧好爺爺奶奶。”據熊先生介紹,女兒也給小兒子發去信息,希望弟弟照顧好爸媽和爺爺奶奶。

熊先生回憶,最早在2月22日,他收到一條催款簡訊,簡訊上女兒的信息很全。女兒說她在網上找人借了錢,大概要還21800元。熊先生當即讓在晉江工作的大舅哥,帶著錢去廈門找女兒,幫她把錢還了。4月1日,他又接到催款電話,熊先生立即給女兒打去4000元,女兒跟他保證,差不多還清了。

讓熊先生沒想到的是,4月5日,妻子的手機突然收到女兒上半身的裸照,對方只是發了照片,什麼都沒說。這一次,熊先生又幫女兒還了14000元。熊先生一直問女兒一共欠了多少錢,讓她回家面對,家裡人一起幫她還,但女兒說不清到底欠了多少錢,執意要在外面兼職賺錢還。

根據熊先生提供的簡訊,海都記者統計發現,如夢捲入校園貸至少5個,包括今借到、閃銀、現金貸、快樂花吧、現金卡。昨天下午1點18分至17點28分,熊先生在泉州城東派出所門口,還接到了從北京、江蘇、天津、廈門打來的9通催款電話,這不包括打到他妻子手機上的。

在“今借到”平台借錢給學生的林先生,通過賬號查信用功能可以看到如夢在該平台上的借款情況:借入累計金額570985元,累計筆數257筆,當前欠款金額56455.33元。

來泉州找工作還錢閨蜜稱其沒有高消費

如夢的初中閨蜜小雨和小琳(均化名),還原了如夢在泉州的3天。

4月7日下午5點多,如夢坐動車來泉州面試工作。老闆林先生知道如夢欠了很多校園貸,答應先幫她還1萬元,並讓她在公司做客服,早上9點半上到晚上8點半,每月4000元,用工資來還錢。

4月8日上午10點半,如夢準時到公司上班。當天下午5點多,如夢收到“快樂花吧”的催款簡訊,對方要如夢當晚9點還錢,否則把她的借條和買花圈給她的父母和老師寄過去。

如夢把催款截圖發給小雨,說自己很無助,想從工作的26樓跳下去,還給小雨發來一張截圖,安眠藥吃多少能死。小雨趕緊打電話給在華僑大學的小琳趕過去找她,小琳把如夢勸回宿舍。

8日、9日兩晚,如夢都是住在小琳宿舍。10日晚上9點左右,如夢打電話給小琳,說她為了儘快把錢還清,又找了一份兼職,但下班時間特別晚,為了不打擾小琳,她要搬出去住。小琳下課後給如夢打電話、發簡訊都沒人接。晚上11點多,如夢發了一條朋友圈,“我真的不喜歡這個世界啊”。小雨、小琳和如夢的父母看到後,一直給她打電話、發簡訊都沒人接。

“如夢生活沒有買貴的手機、衣服、化妝品,也沒有出去旅遊,她借這麼多錢,都是用來拆東牆補西牆。”作為如夢的閨蜜,小雨和小琳都不清楚如夢是何時開始借校園貸,只知道她是在校門口貼的小廣告上知道這些平台的。

揭秘“今借到”:

通過平台個人借給個人數額大的需要裸照

有在“今借到”平台借錢給學生的林先生介紹,“今借到”是個第三方平台,只要在平台上註冊賬號,就可以向註冊這個平台的個人借錢或借錢給他人,即借即到。

林先生說,借款人只要在平台上發布借款信息,填寫借款理由、借款金額和年化利率,即可向指定好友或者“今借到”朋友圈推送,點擊消息的人可以選擇借款,並在線上支付借款額。一個借款標的可以接收多人借款,每筆借款會自動生成借條。每筆借款,乙方都可以與甲方協商幾百元的押金。

林先生介紹,每筆借款的時間都是一個星期,逾期5天,雙方協商的押金會算入本金;逾期16天,乙方可以通過平台,把甲方的信息掛上專門討債的網上賣,利用他們討錢;逾期72天,會把甲方列入網上徵信黑名單,所有校園貸平台都不再向此人借款。

林先生說,因為甲方可能在全國各地,一般乙方只會借給在校生,數額都在幾千元,他坦言,這樣要回的概率大些。“如果一次性借的金額大或者逾期還不上,我們也會要求對方拍裸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閩南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