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白百何和聯航告訴我 :很多人命里缺4個字

————白百何和聯航告訴我

不去追究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反而去挖受害者的黑歷史、質疑受害者的道德品質,從而暗示受害者本人也不是什麼好人,也有過錯——在英語里有一個專門的詞形容這個現象,叫「受害者譴責」,victim blaming。和指責性犯罪受害者是因為作風不正、衣著暴露才讓強姦犯色心大起的「蕩婦羞辱」(slut shaming)一樣,「受害者譴責」的邏輯也是非常可笑,完全站不住腳的。

美聯航那件事發生的那一天,正好是今年普利策獎公布的日子。普利策獎是世界上最權威最著名最受關注的新聞獎項,地位類似新聞界的奧斯卡和格萊美。

前兩年這個獎在世界範圍和中國都引起過不小的關註:

2015年是因為其中一名獲獎者被曝出已經轉行做了PR,而引起對新聞行業不景氣的一片感慨;

去年,更是因為美聯社那組關於泰國奴隸漁工的獲獎報道而海量刷屏(點擊回顧:你吃的每條魚都可能沾著另一個人的血和淚)。

但是今年,普利策獎淹沒在一片憤怒聲討美聯航的口水中,沒有什麼存在感,略顯尷尬。更尷尬的是第二天,新聞行業就出了一件很沒有下限和底線、很對不起普利策先生的事:

以英國《郵報》為代表的一批臭名昭著的小報,竟然去挖了美聯航事件受害者陶大衛(David Tao)的黑歷史,說他曾經在2009年曾經因為犯下多起嚴重違背醫師職業道德的重罪而註銷行醫執照,甚至還曾經以開藥為條件,勒索一名年輕的男病人和他發生性關係。

是事實嗎?是。

這件事和他被美聯航暴力對待有關係嗎?一根毛也沒有。

不管是不是犯過罪,或者有沒有道德瑕疵,都不應該在飛機上被那樣無理地暴力對待。

可想而知,這篇報道出來以後,又被全世界網友痛罵了一通,認為他們是在給美聯航洗地,甚至認為是美聯航在幕後運作。

平心而論,我不覺得美聯航有能力或者有膽量去安排這樣的洗地黑公關,單就這件事而言,應該算是躺槍。一百大板,全部都應該打在無良媒體的屁股上。

《郵報》和其他英美小報,前科累累,劣跡斑斑,這一次要再記上一筆。

不去追究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反而去挖受害者的黑歷史、質疑受害者的道德品質,從而暗示受害者本人也不是什麼好人,也有過錯——在英語里有一個專門的詞形容這個現象,叫“受害者譴責”,victim blaming。

和指責性犯罪受害者是因為作風不正、衣著暴露才讓強姦犯色心大起的“蕩婦羞辱”(slut shaming)一樣,“受害者譴責”的邏輯也是非常可笑,完全站不住腳的。

畢竟沒有人是完美無瑕的,每個人都有黑歷史。不信你去查查美聯航CEO或者飛機上那個動手保安,一定也能挖出不少黑料。

好在網友的三觀都很正,沒有被這波報道帶跑節奏。

大家都知道,要就事論事。

只是,換一件事,很多人的腦子可能就沒有那麼清楚了。

是的,我要說到白百何了。但是請放心,我不是要給她洗地。

公眾人物、演藝明星的離婚結婚、偷情出軌算不算新聞?我覺得算。狗仔跟拍這些事,挖掘這些料,只要是在公共場合拍到,不是跑到人家裡、沒有突破某條隱私的底線,我覺得就還算正常。

但是,敲重點,如果圍觀群眾代入感太強,非要在八卦新聞里做道德評判,我覺得這個姿勢就有點難看了。

畢竟大多數明星新聞都是家務事,人家到底是出軌偷情、協議離婚還是開放式婚姻,不在其中,誰也說不清楚。何況感情生活,願打願挨,互有對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外人看看熱鬧,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就好,千萬別去做道德判官,別試圖在明星醜聞里找出正義和邪惡的兩方。

比自我代入、做道德評判姿勢更難看的,是去挖醜聞主角的黑歷史。每一次明星醜聞都能看到大量的類似文章,這一次白百何所遭遇的,也不例外。

無數媒體自媒體,在錯過白百何這個熱點的最佳第一落點之後,很自然地把眼光放在了第二落點上,那就是白百何的黑歷史。

於是,一篇篇曆數白百何黑歷史的熱文爆文出現了。

比如說她耍大牌,有心機,說她好吃懶做,說她只和爛人交朋友。甚至連多拍了幾部小妞電影、賣了幾十億的票房,都變成了原罪???

總之就是為了黑,就全方位三百六十度地黑。

很多所謂的黑料,要不就是道聽途說,要不就是片面誤導,要不就是蓄意誇大,要不就是刻意扭曲,很少經過嚴格的考證。

既然群眾已經認定你是婊子賤人,那就上足黑料,不管真假你都得受著,只要大家看得爽就好——反正你已經手無招架之力,就讓我再潑一桶髒水,畢竟牆倒眾人推痛打落水狗是我們千百年的傳統。

你態度不好,是耍大牌,你態度好,那就是耍心機,給你帶上賤人濾鏡,怎麼說你都行。

退一步來說,即使這些料全是真的,有憑有據——可是這些不都是普羅大眾人人都會有的缺點嗎?我們的娛樂圈,耍大牌耍心機的小鮮肉小小花還少嗎?

而且,我困惑了,你們說的這些事,和偷情出軌、開放婚姻,又有什麼關係呢?

回到美聯航那件事,當受害者被挖出黑歷史的時候,你們能記得就事論事;可是換到娛樂新聞里,當被挖出黑歷史的不再是受害者的時候,你們怎麼就把這四個字給忘了呢?

非要把兩件事混在一起,不就事論事,無非就是為了完成你們心目中把出軌的明星塑造成罪人賤人的邏輯閉環。

可是這個世界原本就是一整片的五十度灰,哪裡有截然分明的善惡和黑白分界?

大家對娛樂新聞喜聞樂見津津樂道,我覺得這是八卦的天性使然,也挺正常,不必苛責。

雖然我個人覺得,如果整個社會的熱點頭條經常性被娛樂新聞佔據,而別的更有價值的新聞卻得不到關注,那這個社會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是病態的。

但個體喜歡看娛樂新聞和整個社會的大部分個體都只關注娛樂新聞,這是兩碼事,最好不要混為一談,把對整個社會悲天憫人的悲嘆投射在對個體的嚴要求上——畢竟我自己也常常擺脫不了點開娛樂新聞看八卦的低級趣味。

而且還要區分清楚,這個社會是真的沒有其他更值得關注的新聞、以致大家都只關注娛樂八卦,還是雖然有很多社會問題、但是卻都被娛樂新聞蓋住了風頭。如果是後者,很悲哀。如果是前者,那說明是太平盛世,理想型社會,應該普天同慶。

這幾段話雖然但是地繞來繞去,轉彎太多,不知道有沒有把你繞暈,總之我想表達的就是:圍觀群眾關心娛樂八卦明星醜聞,很正常。

但是,圍觀的時候,保持優雅的姿勢也很重要。

如果連最基本的就事論事都做不到,口水唾沫橫飛地翻出當事人的黑歷史,徹底把對方釘死在恥辱的十字架上,那就和魯迅筆下圍觀菜市口殺人的看客沒有什麼兩樣了。

不光是娛樂新聞,其實所有的新聞事件,都是如此。

保持優雅的圍觀姿勢,釐清事件的基本邏輯,其實只需要做到四個字:就事論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