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離婚後仍以夫妻名義拍廣告 是否違反新廣告法?

不主動披露離婚信息,是一回事兒;在自己的微博上,當著上百萬的粉絲還“老公”“老公”的叫著,忽悠公眾,那是另一回事。

文/徐明軒(法律工作者)

之前,白百何被曝“出軌”時,有句評論叫“人家老公都不管,要你來管”,這回“人家老公”真的不管了。4月16日凌晨,陳羽凡發視頻稱,“2015年已與白百何協議離婚,為陪伴家人和孩子成長將無限時退出娛樂圈。”

這種“解套技術”其實挺高的,因為兩人已經離婚,所以,白百何之前和小鮮肉的親密舉動就算不上是“出軌”,陳羽凡也擺脫了被戴綠帽子的種種羞辱,兩人都沒有違反《婚姻法》,也都沒有道德上的負擔。

但是,粉絲們不幹了!“離婚沒事啊。但是離婚後還經常裝恩愛夫妻上節目、做代言,有沒有問題?”“為了商業利益,隱瞞離婚,等到出事了,才被迫切割,把粉絲當成什麼了?”

不主動披露離婚信息,是一回事兒;在自己的微博上,當著上百萬的粉絲還“老公”“老公”的叫著,忽悠公眾,那是另一回事。

在現代商業邏輯之下,明星的結婚、離婚、生子,其實就是一種“人物設定”,並非絕對的個人隱私,甚至是資本用來主動披露進行事件營銷、公共形象塑造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明星對隱私權必然有“扣減”的義務。

陳羽凡是老牌的歌星,白百何更是近年大紅的“80後票房女王”,其《捉妖記》曾創下24.39億的大陸票房紀錄,她還代言了眾多品牌。“隱離婚”“秀恩愛”說到底,還是出於商業利益的考量,為了維護公共形象。

如果白百何背上了“離婚”的標籤,還會有這麼多企業找她代言嗎?出於商業利益的“隱瞞”,真不必拿孩子說事,小朋友不上微博的,不必在那裡喊“老公”圓謊。

另外,《廣告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廣告代言人在廣告中對商品、服務作推薦、證明,“應當依據事實”,符合本法和有關法律、行政法規規定。陳羽凡、白百何的“夫妻檔代言”,有沒有發生在2015年離婚之後的?如果有,是否違反了《廣告法》,構成對消費者的欺騙呢?

陳羽凡白百何聯合代言的部分廣告

不論白百合和陳羽凡算不算違法,自2015年頒布實施新的廣告法以後,明星代言廣告就需謹慎再謹慎啦。下面,長安君就帶小夥伴們複習一下廣告法~

“為自己帶鹽”的企業主是否算代言人

【解析】新廣告法第2條第5款註明,廣告代言人是指廣告主以外的,在廣告中以自己的名義或者形象對商品、服務做推薦、證明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廣告主是投放廣告的企業,陳歐作為自然人擔任廣告代言人順理成章,如果他願意,完全可以讓公司付給自己代言費。

藥品、保健品還能找明星代言嗎?

【解析】明令禁止。新廣告法第16條寫明,醫療、藥品、醫療器械廣告不得利用廣告代言人做推薦、證明。社科院在分析中表明這些代言人不能以醫藥科研單位、學術機構、醫療機構、行業協會、專業人士、患者或其他廣告代言人的形象進行藥品推廣,不用說,明星大腕也不行。同樣在第18條規定中保健品同樣不能找代言人,就算是廣告標明“本品不能代替藥物”,也是被禁止的。

沒用過商品,就別想當代言人哦

【解析】NO。新廣告法第38條規定:廣告代言人在廣告中對商品、服務做推薦、證明,應當依據事實,符合本法和有關法律、行政法規規定,並不得為其未使用過的商品或者未接受過的服務做推薦、證明。簡單來說,就是沒用過產品,就別想當代言人。漢子們咱代言紙巾不行么。

萌娃代言還有戲嗎?

【解析】代言人不行,做個群演可以。根據新法第38條規定,不得利用不滿十周歲的未成年人作為廣告代言人。也就是說童星直接為產品、服務做推薦的廣告,已經不行了。但廣告里小孩的形象還是能出現的,如果廣告主體以成年人為主,兒童只是背景小演員,還是可行的。

產品出問題了,代言人同罰嗎?

【解析】是的。新廣告法第56條規定,關係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的虛假廣告,造成消費者損害的,其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廣告代言人應帶與廣告主承擔連帶責任。所以產品只要傷害到了消費者,代言人、廣告經營者、發布者、廣告主將一同擔責。

攻擊競爭對手的廣告行不通了?

【解析】別想了。第13條規定:廣告不得貶低其他生產經營者的商品或者服務。下個月這些精彩的互掐廣告就再也看不到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長安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