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葉劍英之女當紅衛兵:綁架彭真 天安門廣場發現很多金條

葉劍英女兒葉向真回憶:1966年,毛澤東先後8次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紅衛兵。「當時首都治安由父親管,有一次他一回來就說『糟了』。紅衛兵走了以後,在天安門廣場發現了很多金條。紅衛兵抄家,把人家的家底兒都搶了來,金子就放在自己口袋裡,結果一高興,一擠,金條從兜里掉出去了。

核心閱讀:1966年12月的一天晚上,兩輛載滿紅衛兵的汽車停在位於台基廠7號的彭真住地,他們把一封信交給了門衛。趁門衛進屋看信之機,紅衛兵強行衝進了大門,把彭真從被窩裡搶走,並擺脫了隨後追來的警衛人員。當年策劃“綁架”彭真的為什麼是葉向真等人?43年後,向真說:“學生都這樣,指哪打哪,中央文革小組把紅衛兵召去開會,說應該做這件事。在這種號召之下,我們就做了。”

本文原載於《同舟共進》2013年第3期,原題為:““紅色公主”葉向真——凌子口述歷史”

凌子原名葉向真,葉劍英的二女兒。1941年生於延安。1960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後轉入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1966年畢業。曾導演電影《原野》等4部故事片。任全國政協委員、國際儒學聯合會普及委員會副主任、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等職。

家裡的葉帥

在葉劍英的幾個孩子中,只有1941年出生的二女兒凌子自小跟隨在父親身邊。

筆者第一次見到凌子是2009年12月4日,在當年的葉帥府,一扇緊閉的高大鐵門後面的一棟兩層小樓。小樓位於北京西山軍事科學院的一個宅院里。甫時,葉劍英的夫人吳博和二女兒凌子平靜地生活著,遠離喧囂都市,寧靜而幽雅。

冬日朦朧,在掛滿葉帥照片的客廳里,凌子迎面走來,高挑、幹練,高雅、清新,完全不似一個年屆七旬的老人。凌子為我們每人準備了一個熟透了的柿子,她說是葉帥住時種的,以前這裡有很多的果樹,我們的談話也就從軍事科學院的果樹開始。

凌子出生在延安“嬰兒潮”時期。父親給她起名葉向真,意為面向和嚮往真理。然而,懷揣“向真”夢想的葉向真在“文革”中也有一段驚心動魄的歲月;“文革”後,她因執導《原野》和《風吹嗩吶聲》而聞名影壇;如今的她致力於儒學的普及教育,成了中華傳統文化的一位佈道者。

凌子說,看著客廳里懸掛的那張父親與她的合影,總是會回憶起1963年11月一個深秋的清晨。那天,凌子陪父親在院落里散步。父親撿起一片紅葉觀賞了一下,隨手交給凌子,凌子回屋就把紅葉夾進父親的厚書里。沒想到隔了一天,父親寫了一首五言詩:“翠柏圍深院,紅楓傍小樓;書中藏醉葉,留下一年秋。”23年後的1986年,也是在楓葉飄落的深秋,葉劍英在這裡走完了最後的人生路程。“當時我找出了一片存在書中的楓葉,兄弟姐妹們都在上面簽了名字,以作為對父親的懷念”。

葉劍英生前的不少工作人員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了,但是“大家見面,仍然叫著老首長當年送的綽號”。葉帥在家裡常愛逗孫子和年輕的工作人員玩,還給他們起了不少綽號:什麼“old王”、“馬頭”、“老和尚”“teacher蛐蛐”。“父親十分關心身邊工作人員的工作和學習,他常說,在這裡工作的年輕人,為了黨和人民把人生最好的時光貢獻出來了,要給他們學習的機會,只要願意都要想辦法送他們到學校去學習”。幾十年里,葉劍英送身邊的工作人員到護校、軍醫大、國防大學等學習的有20多人。“文革”中,江青告狀說葉帥喜歡走後門,送人從後門上學,一時傳得沸沸揚揚。為此,葉劍英向毛主席寫了“檢討”說明情況。沒想到,此事卻引出毛主席一個批示:“前門進來的不一定是好人,後門進來的不一定是壞人。”

在外圍站崗的警衛戰士,葉劍英都叫得出名字,他散步時會走過去問他們家鄉是哪裡,家裡經濟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困難。有一次,一名警衛戰士告假回家探親,葉劍英知道他家裡經濟情況不太好,立刻讓秘書拿100元交給他。“要知道,那個時候大學畢業生每個月工資才40元,我們全家五口人的生活就靠我父親的400元錢啊”。

凌子經常會想起童年和父親在一起的歲月。1947年2月28日,蔣介石在南京召見胡宗南,部署大舉進攻延安。中共中央得到了這方面的情報,3月初決定緊急疏散,撤離延安。由於擔心白天飛機空襲,都是集中時間晚上行軍,5歲的小向真也跟著部隊撤退。一天,大卡車壞了,葉劍英背著女兒徒步行軍,在漆黑的路上深一腳淺一腳地爬著坡,“我緊緊地摟著爸爸的脖子。不料爸爸一下滑倒在泥坑中,我沒有摔下來,還伏在爸爸的背上,但兩隻手卻伸到了水坑裡,碰巧撿回了爸爸掉落的眼鏡……”

“文革”中“綁架”彭真,與周總理“談判”

“文革”大潮中,葉向真是中戲“造反派”組織的紅衛兵首腦,也是首都藝術院校的“造反派”領袖。此時的葉劍英主要負責北京的治安,主持軍委日常工作。他對這場運動的態度十分謹慎,目睹“造反派”種種破壞活動,無力制止,只能大力穩住軍隊,強調軍隊與地方不同,不能隨便揪斗、處分幹部。

葉向真回憶:“當時的想法很單純,不管是哪個派系,都是永遠忠於毛主席,這個宗旨不變。派系間互相看不順眼,我對你有看法,你對我有看法,如此而已。大家都是‘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頭可斷血可流,毛澤東思想不可丟’,這是當時紅衛兵的口號,還成立了毛澤東思想戰鬥團。”

1966年,毛澤東先後8次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紅衛兵。“當時首都治安由父親管,有一次他一回來就說‘糟了’。紅衛兵走了以後,在天安門廣場發現了很多金條。紅衛兵抄家,把人家的家底兒都搶了來,金子就放在自己口袋裡,結果一高興,一擠,金條從兜里掉出去了。父親非常感慨地說了一句:‘如果這樣下去,年輕人不知道會學成什麼樣?!’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號召‘一定要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中央文革小組就到各個學校講話,講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這些人都是反黨的……”。

1966年12月的一天晚上,兩輛載滿紅衛兵的汽車停在位於台基廠7號的彭真住地,他們把一封信交給了門衛。趁門衛進屋看信之機,紅衛兵強行衝進了大門,把彭真從被窩裡搶走,並擺脫了隨後追來的警衛人員。

當年策劃“綁架”彭真的為什麼是葉向真等人?43年後,向真說:“學生都這樣,指哪打哪,中央文革小組把紅衛兵召去開會,說應該做這件事。在這種號召之下,我們就做了。”“江青很會利用我們這些熱血青年。當時有一種單純的革命熱情,或者說是一種信念,帶有一種色彩。我們一看毛主席定了性了,一定就是這樣了。”江青為此還把葉向真請到釣魚台一起吃飯,說:怎麼能讓這些反革命在家養尊處優,要讓他們見群眾嘛!在葉向真的組織下,抓了彭、羅、陸3個人,“楊沒抓到,找不到他住的地兒”。

此事馬上驚動了周恩來總理。他打電話問戚本禹,是誰搶的人。戚本禹說,“可能是葉向真,我們打聽打聽”。不到5分鐘,他確認是葉向真。

向真回憶:“周總理千方百計找到我,跟我要人。我們就和總理談判……周總理看著我笑,他看著我長大的。他問‘你們怎麼回事啊,把他們藏在哪裡了?’我們不說,只說把他們藏在安全的地方了。總理就笑,說我們保證,幫你們開群眾大會……周總理一生經歷大小談判無數,他說:你們看不住,他們的安全誰負責,如果有壞人搗亂,你們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你們不是還少一個楊尚昆么,開會的時候我保證把四個人都送過來。”葉向真說到這,哈哈大笑:“周總理何等人,對付我們這些小毛孩子太簡單了,他還覺得我們挺可笑的,也挺幼稚的。周總理什麼場合沒經歷過,跟我們談判和小孩玩似的,他還笑嘻嘻的。”“我們當然聽總理的話,他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我們就老實交代,藏在中央樂團的音樂大廳。”“就藏了一個晚上就帶走了。後來真的開會的時候,他們四個人都到了”。然後,公開批鬥彭、羅、陸、楊等人的萬人群眾大會舉行,這是全國首次公開揪斗中央一級的“黑幫”,轟動一時。

1966年底,包括葉劍英在內的幾位元帥以及軍委各總部的負責人開始遭到“造反派”的圍攻,性格直爽的陳毅首當其衝,葉劍英也被迫在軍校師生大會上作檢討。其後,“造反派”數次醞釀揪斗陳、葉,被周恩來出面制止。只是保了元帥,保不住將軍。為挽救大量遭到迫害的軍事將領,葉劍英在軍事科學院內的二號樓成了老幹部的庇護所。

1967年,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黨政部門全部癱瘓了。2月,在中南海懷仁堂周恩來總理召開的一個會議上,葉劍英責問中央文革小組一夥:“你們把黨搞亂了,把政府搞亂了,把工廠、農村搞亂了,你們還嫌不夠,還一定要把軍隊搞亂!這樣搞,你們想幹什麼……”

在京西賓館一次軍事會議上,一向溫和儒雅的葉劍英突然發火,猛擊桌子,小拇指被拍斷了,後來這被稱為“二月逆流”。此後,葉劍英因“二月逆流”問題,不再擔任軍隊重要職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