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白百何陳羽凡離了婚還要秀恩愛 恐擔違約責任

昨天陳羽凡與白百何發聲明“已離婚”後,白百何“出軌”變“隱離”,性質大變。然而,這並沒有將二人帶離輿論風暴的旋渦,反倒把此前完全是受害者形象的陳羽凡也拉下了水。

有網友神吐槽:“白百何和陳羽凡統一口徑離婚是為了孩子,沒毛病啊,他們的孩子叫元寶嘛。”

錢,成了網友此次批判白百何事件的轉折點。對於二人隱瞞離婚,網友普遍感到不忿,其理由是,“為了孩子可以理解,但是二人離婚後依然以夫妻的形象在微博中秀恩愛,對外以夫妻出席各種活動,這究竟是給兒子看,還是給網友看、廣告商看?這真的不是為了更實在“利益”二字嗎?”

對代言的負面影響已顯現

坦白講,白百何在偷拍事件前,商業前景不可限量。某財經雜誌綜合大數據評選出的“2016年最具商業價值明星榜”中,白百何排名第46,根據界面·頭條2017中國名人商業價值榜顯示,白百何2016年的估算收入達到4780萬元,排名第77位,排在榜首是范冰冰,年收入為2.44億元。作為拍攝了《失戀33天》、《捉妖記》、《滾蛋吧!腫瘤君》等影片的國內最高票房女星,白百何還有很大的商業潛力可挖。

除了片酬和其他投資,品牌代言和廣告拍攝也是藝人的重要收入來源。目前,與白百何處在代言期的產品有自然堂、江中猴姑米稀、香奈兒腕錶系列等,橫跨日用消費品到奢侈品。

白百何代言香奈兒腕錶,代言升級到國際品牌

憑藉此前一直營造出形象良好的母親形象,白百何也曾代言過雅士利、君樂寶乳業純享酸奶等奶類產品,還和陳羽凡一同拍攝過小食品脆香米的廣告。此外,白百何還曾代言過服裝品牌GAP、運動品牌伯希和以及鐵達時“念”腕錶系列。

由於有著熱門電影和高票房的加持,近幾年白百何代言的品牌也逐漸從中端走高,今年2月被香奈兒腕錶部門簽為中國區三位大使之一,證明著白百何開始被奢侈類品牌接受,身價看漲,對於以“小妞”電影見長的女星來說,能夠接到奢侈品代言實屬不易,形勢本應是一片大好。

負面新聞傳出不久,白百何代言的江中猴姑微博就更換了帶有白百何的物料

但是自從上周三的白百何的負面新聞一出,她所代言的江中猴菇,就迅速動作,更換了帶有白百何物料的微博頭圖,使得江中猴姑產品看上去和白百何沒有任何關係。由此可以預見,白百何事件對其商業代言的負面影響已經顯現。

隱瞞離婚或有承擔違約責任風險

然而一旦離婚,情況或許就會發生巨變了。

記者採訪了某品牌公關負責人得知:無論品牌的主體形象是什麼,基本上所有品牌在選擇代言人時都會以形象健康為大前提。以母嬰用品為例,品牌方首先會希望代言人有為人父母的身份,並且家庭美滿,明星一旦離婚,勢必會影響品牌商對其的評分,此前擁有此類產品的很有可能會丟掉代言,而身上沒有此類合約的藝人,也基本宣告了從此與此類代言無緣。

白百何代言奶製品,和好媽媽形象密不可分

至於時尚、奢侈品,品牌方更中意圈中的單身貴族,或是戀情穩定或家庭幸福的明星。該負責人告訴記者,不管何種方式的離婚,對藝人代言的產品都必定會造成損害,特別是在形象塑造上主打情感方向的品牌。對於品牌方來說,如代言人在合約期間分手、離婚,或出軌,會視不同情況以及合約規定項做出不同的反應。

像模特秦舒培,也有不少代言在身,離婚後第一時間微博發布了消息。給代言品牌的影響降低到最小。像阿sa、鄭中基這種隱婚很久之後的和平分手,雙方也沒有爆出任何醜聞。根據業內人士分析,這種情況,品牌方一般會先看輿論導向再做決定。但白百何這次事件影響過大,即便他們真的離婚了,按照時間推算,他們也有在離婚後已然綁定夫妻形象繼續撈金,欺騙大眾和品牌方的嫌疑。更何況,陳羽凡宣布的“2015年已經協議離婚”,究竟是不是拿到了一紙離婚書,是不是已經真的解除了婚姻關係,其實公眾也難以判斷。

模特秦培舒離婚後,第一時間微博廣播

至於事件的後續影響,該負責人認為,雙方代言的品牌方應該會視合同實施的階段或實際損失而定。如果是事件發生之前剛剛簽訂合約,已經支付了首期款,品牌方肯定會追回款項,如果合同已經執行到中期或後期,品牌方有可能會以相關輿論數據進行評估,針對品牌形象的損害做出一個評估值,將有可能會對藝人進行索賠。“畢竟藝人的行為已經涉及了隱瞞和欺騙,對於品牌來說,誠信是最重要的,代言人的行為已經損害了品牌的公信力。”

一言以蔽之,對於曾經以恩愛形象捆綁營銷的藝人夫妻來說,離婚肯定會影響收入,所以單純從收入角度考量,白百何陳羽凡晚公開“已經協議離婚”肯定強過早公開。

離了婚還要秀恩愛有顧慮捆綁收益之嫌

雖然近年來白百何與老公陳羽凡常常被曝出“離婚”“不合”等傳聞。但是這在沒有實錘的情況下,完全不影響這對夫妻聯手撈金。白百何與老公陳羽凡曾經參加過最熱的綜藝節目《奔跑吧,兄弟》,節目中,二人嬉戲打鬧,宛若熱戀情侶,白百何還對老公陳羽凡說:“想不想再生個妹妹?”

白百何陳羽凡曾在《跑男》中大秀恩愛

而在廣告代言方面,夫妻二人也沒有閑著。白百何和陳羽凡就曾經代言過知名零食品牌脆香米,在廣告片中大打夫妻恩愛,家庭和諧的感情牌。

記者也了解到,按照廣告行業的慣例,如果以夫妻或情侶身份捆綁拍攝廣告時,廣告合約內通常會要求,合約期內不允許離婚以及出軌緋聞。

白百何陳羽凡捆綁為某零食代言

昨日陳羽凡發出的聲明中,稱與白百何在2015年便已經協議離婚。

他們一起拍攝的脆香米廣告,雖然大打感情和諧牌。但是此廣告在2015年之前,就已經停播了。

而網友們紛紛詬病的,二人已經離婚了還在《跑男》節目中大秀恩愛,但經過記者調查,該節目是2015年錄製,2016年播出。而陳羽凡所說的是“2015年已經協議離婚”。至少此事在時間點上,白百何陳羽凡還不能算給網友“離婚了還在捆綁撈金”的口實。的確從2015年之後,無論商業還是合作白百何陳羽凡都少有捆綁。這也是如今宣布離婚之後,對他們利好的一面。

然而,很快就網友就扒出了二人對離婚進行隱瞞的證據。兩人微博的最後一次互動是2016年8月,在2016年6月的一次互動轉發中,白百何還在叫陳羽凡“老公”。就在今年的1月10日,陳羽凡還通過微博怒斥造謠者,疑似回應網路中傳播其離婚消息者。而就在2016年底,白百何和陳羽凡還合體參加了馮小剛電影《老炮兒》的首映禮。

已經離婚後,二人還合體出席電影《老炮兒》首映

所以,藝人夫婦,不用合體代言某產品,真真正正的撈金,就是沒事秀個恩愛,都能成為自己的人設,然後吸引廣告商。某知名公關公司負責人王先生認為,藝人向外界營造好妻子或好媽媽的形象,實質上是一種細分市場的選擇,是藝人打造風格、獲取粉絲的常用形式。然而一旦人設崩盤,藝人往往會限於被動。

此前,陳赫隱瞞離婚事實並維持好男人形象,並且離婚後仍在《真愛在囧途》節目里秀恩愛,且寫書向前妻示愛,並且前妻依然願意配合其恩愛表演,很難讓人相信這其中沒有相關利益的牽扯。此事之後,陳赫原本塑造的國民好男人形象不復存在,連帶著二婚妻子張子萱發展受阻。

此事件一出,已經讓“隱離”備受批判,但從網友針對事件的主流批評方向來看,網友針對的並非離婚本身,而是離婚後雙方繼續以恩愛形式進行宣傳或商業活動,王先生認為,如今,理性的網友對於情感破裂的離婚已經能夠接受,但對於以商業為目的的“隱離”還是難以原諒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騰訊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