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中國的媒體為何做不到「不依不饒」?

沒有人否認,這些發生在中國的任何一樁案子都比美國那個「暴力強拖乘客下機」的醜聞更令人心驚。然而在美國,美聯航醜聞卻已發展到「國會眾議員要求眾議院就此事召開聽證會」的地步,這也就難怪中國人慨嘆了。

網路上的一篇博文在對比中外媒體的報導時寫道,“在國外的網站,美聯航醜聞的消息繼續發酵”;“不依不饒的媒體多角度、多線索的連續深度跟進,估計這個話題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會沒完沒了地出現在大家的眼前,直到最後滿意解決”。相比之下,“國內網站,白百何出軌的消息已經成了新寵,兩三天前曾引發群情激昂、佔據頭條的美聯航案已經不了了之”。

如果說,“美聯航醜聞”只是發生在大洋彼岸的海外消息,大陸媒體完全有理由將視線轉移,那麼,對於發生在自己國家的人命案、底層民眾的死亡慘案也採取同樣的處理方式,就顯得有些不應該了。比如博文中提到的“山東聊城辱母案”“雷洋案”“甘肅農婦殺四子後的自殺案”“毒疫苗案”“貴州四名農村留守兒童集體喝農藥自殺案”“被拐賣遭強姦、軟禁的郜艷敏被評為最美鄉村教師候選人事件”“貴州畢節四名兒童在垃圾箱內生火取暖死於一氧化碳中毒事件”等人命關天的大案,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從陸媒的網站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人否認,這些發生在中國的任何一樁案子都比美國那個“暴力強拖乘客下機”的醜聞更令人心驚。然而在美國,美聯航醜聞卻已發展到“國會眾議員要求眾議院就此事召開聽證會”的地步,這也就難怪中國人慨嘆了。

而美國的媒體,則更是拿出決不放過任何一絲細節的勁頭進行連續、深入的跟蹤報導。就連航空公司向乘客承諾的獎金數與CEO內部郵件中所寫的並不相符、當事人在“拽人事件”中失去兩顆門牙、鼻樑斷裂以及留下腦震蕩這類頗具細節性的問題都被媒體悉數報導了出來。

只要稍作對比就不難發現,美媒的這種不遺餘力揭醜的勁頭恐怕會令整個大陸的媒體都望塵莫及。在上述提到的那些非正常死亡案件中,陸媒非但沒能揭醜,反而是在竭盡所能地遮醜。除了對所發生的事件一筆帶過之外,所報導的內容也相差無幾。即便有那麼幾篇時評,也都是打著官腔、根本說不到問題的關鍵。

不出三天,這類在民眾中引發聲討、抗議的新聞便從此石沉大海、再無下文,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些明星出軌之類的花邊新聞。對死亡事件的報導就這樣戛然而止了,即便老百姓想要了解背後的真相,大陸媒體也仍舊是一副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的樣子,只管自說自話。

在這種鮮明的對比中,我們不禁會感慨:同樣是媒體,為何中國媒體就不能像美國媒體那般“不依不饒”?對於那些因被逼入絕境而造成的死亡,作為媒體,就沒什麼可說的嗎?中國那麼多媒體,難道就沒有一個與眾不同?更重要的是,如出一轍的死亡一直都在持續不斷的發生,整個傳媒界為何每次都像商量好了似的集體失聲?

答案或許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媒體罔顧職責,甘當政府的洗腦工具。事實上,在一個正常的自由社會,媒體始終不能偏離的一個方向就是揭露事實、還原真相;並且通過真相來揭示公理、呼喚良知、表達正義。在西方民主國家,媒體都不會忘記自己有這樣一個不容忽視的職責,那就是代表人民監督政府。“刀鋒越往高處、越鋒利”,因此,對政治的批評、對政要不端行為的揭露,向來都是不遺餘力的。

在這種約定俗成的共識下,民主國家的政府對媒體往往會有所忌憚,而在中國大陸,媒體卻心安理得的當起了政府的乖孫子。對於社會陰暗面的報導,尤其是當這樣的陰暗面直接涉及到政府的徇私舞弊、貪贓枉法,西方媒體的態度顯然就是不把你政府扒光不算完。

而中國大陸的那些“乖孫子”呢?要麼就是隻字不提、要麼就是輕描淡寫,要麼乾脆顛倒是非黑白、捏造事實。總之,把住一點,決不是政府的問題。即便有問題,也是個別壞分子的問題,又或者是老百姓自己活該倒楣的問題。

當我們在此譴責陸媒的不作為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它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不過是因為政府在背後發號施令。要知道,在“一黨獨裁”的體制下,“言論自由”永遠是人民無法涉足的禁區。不難想像,在一個毫無言論自由的國度,靠“言論”而存在的媒體又能夠為誰搖旗吶喊呢?

除了充當政府的擴音喇叭,沒完沒了地對老百姓進行洗腦宣傳之外,中國的這些媒體其實是沒活兒可乾的。可想而知,如果媒體無法揭露真相,老百姓就只能永遠活在謊言之中。如果連跟死亡有關的真相都無法揭開,那麼將來會有更多人不明不白的死亡,也就不足為奇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