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半分鐘的猶豫 深度好文!

卡尼爾和弗拉茨是美國一所小學的老師,她們和南非一個貧困小鎮的一所小學建立了友誼幫帶關係。

有一次,卡尼爾和弗拉茨一起,帶著幾位美國學生來到了那所南非的學校。卡尼爾和弗拉茨決定帶南非的孩子們去山上探索自然奧秘。正當他們來到半山腰的時候,意外發生了:弗拉茨因為想拉一位南非黑人少年,結果自己失去了平衡,摔到一條足有兩米深的山溝里,血流不止。

醫生髮現她失血過多要輸血,遺憾的是弗拉茨的血型並不多見,卡尼爾和那些美國學生沒有一個和她的血型相匹配。這時,卡尼爾注意到了那位始終默默站在一邊的黑人少年,弗拉茨正是因為想拉他才摔下山溝的。卡尼爾走過去對他說:“試試你的血吧!”

那位黑人少年的血型與弗拉茨完全吻合!然而在醫生想要拉過他的手臂抽血時,他把手一縮,怯怯地問:“你們是要抽我的血嗎?”

“是的!因為只有你的血才能救弗拉茨老師!”醫生告訴他說。

“我想考慮一下!”黑人少年輕聲說著,把頭低了下去。

卡尼爾看著那位黑人少年,在心裡近乎憤怒地嘀咕:“弗拉茨老師是因為幫你才摔下山溝去的,你為她輸點血也表示猶豫?”

那位黑人少年低著頭考慮了足有半分鐘,然後他慢慢地抬起頭來,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眼眶裡竟然噙滿了淚水。他咬了咬嘴唇,把目光投向了卡尼爾說:“我同意輸血,但是我想提一個請求!”

“輸血救人還要講條件?這簡直太讓人憤怒了!”卡尼爾心裡想著。“我只希望你們以後能常來我們的學校!”

“這還用說嗎!我們當然會這樣做!”卡尼爾說。黑人少年似乎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答覆,他把手伸向了醫生,那一刻,兩顆淚珠從他的眼裡流了出來。

幾分鐘後,那位黑人少年抽完血後被醫生安排坐在長椅上休息。他輕輕地問卡尼爾:“我想知道,我將在什麼時候死去?”

“死?你並不會死去啊!你只是輸出一點血,需要休息一下而已!”卡尼爾和醫生幾乎同時回答他說。

那一刻,包括卡尼爾和醫生在內的所有人都突然明白:他在輸血前的猶豫,並不是在考慮要不要輸血給弗拉茨老師,而是在考慮要不要為弗拉茨老師獻出生命。更加讓人無法想像的是,他作出那個在他看來是要獻出生命的決定時,只用了半分鐘!

生活中,我們有時候會站在自己的視角去分析判斷別人,甚至會自以為是隨便譴責批判別人,其實,如果我們不知道別人的生活,無法對別人的酸甜苦辣感同身受,那麼,就不要輕易地去指責別人或者批判別人。

這個世界的一切結果,都不是無緣無故產生的,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他的原因和理由。任何人的生活都有不為人知的喜怒哀樂。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就急於指責和批評,很容易造成對別人的傷害。

換一個角度,你會發現並不是只有你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千人千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是自己故事裡的主角,不管故事是平淡無奇,還是曲折坎坷,每個人都已經歷不同的故事,或悲傷或幸福。

人生無常,誰都會有眼淚有悲傷,我們要學會欣賞和悲憫,學會善待他人,畢竟人生一世誰都不容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美國紐約信息平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