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元勛張國燾 被毛嫁禍趕盡殺絕後退黨

——長征中的「密電」之謎與「另立中央」

1935年長征期間,就在紅軍主力合師一股這樣的大好時刻,卻發生了驚天動地的所謂「另立中央」事件。因為這件事在中共黨史上被鐵口直斷是張國燾的彌天大罪而且直接導致了他被批判整肅

晚年張國燾

在中共黨史中,張國燾的名字只是與鄂豫皖根據地以及紅四方面軍相聯繫,而且總是戴著機會主義、逃跑主義、分裂主義等惡名高帽。歷史上的張國燾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在中共的發展史中究竟起過什麼作用?

1、張國燾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建人。

張國燾,1897年出生,江西萍鄉縣人。北京大學學生。是中國最早接受、傳播和投身共產主義運動的人之一。在中國最早的共產主義者中,張國燾以為人厚道,有思想水平,極具組織能力和敢于堅持自己的觀點著稱。這四個特點決定了他坎坷不寧的人生路途和大起大落的黨內經歷。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了以反帝、反封建為旗幟的大規模群眾運動。開啟了中國革命的新篇章,為中共的建立和發展做了思想和組織上的準備。這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就是張國燾。

1921年6-7月間,中國共產黨先在上海後到浙江嘉定南湖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並正式宣告成立。會議參加者有包括毛澤東在內的來自全國各地共產主義小組的代表共13人。中共一大的三位發起人是:陳獨秀、李大釗和張國燾。由於種種原因,在三位發起人中,陳、李二人實際上未能參加這次會議。而一力召集、組織、主持併當選中共一大主席(中國共產黨有史以來的第一位主席並不是毛主席,而是張主席。)的就是,時年24歲的張國燾。

若干年後,周恩來曾對張國燾說:“這個黨是你創建的,你不能離開啊!”

在中共一大上,通過了黨的綱領和章程,選出了黨的三人核心領導。他們是:陳獨秀(書記)、李達(宣傳)和,張國燾(組織)。

據史憑心而論,中國共產黨創建人的名分,最當之無愧者應是張國燾。

2、張國燾是中共早期的主要領導人之一,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建人。

1923年2月7日,張國燾主持和領導了震驚中外的京漢路礦工人大罷工。在黨內主要負責組織和工運工作的張國燾,做了大量艱巨的發動和組織群眾的工作。他深入一個個礦區和車站,向工人宣傳馬列主義,建立工人俱樂部,再把這些俱樂部聯合成工人協會以至總工會,從無到有地開創了中國工人運動。

1924年5月20日,張國燾被北洋軍閥政府逮捕入獄,經全國各界呼籲救助,於同年12月25日獲釋。

張國燾在此期間曾經赴蘇聯。是中共領導人中唯一見過列寧的人。

張國燾幾次做為共產黨的代表與孫中山洽談國民革命和國共合作事宜。

值得一提的是,與陳獨秀的全盤照辦不同,張國燾對共產國際關於國共合作的指示,“擁護國民黨為中國革命的領導,甘做國民黨的小夥計。”提出不同意見。不贊成放棄共產黨獨立地位,不贊成共產黨員在組織上加入國民黨。以後的歷史業已證明他的不同意見是有道理的,是正確的。可在當時,他卻屢屢遭到共產國際代表鮑羅亭、米夫以及中共中央的批評,並第一次被戴上機會主義的帽子。因為他膽敢對共產國際(實際就是斯大林)的正確領導持異議。

1927年8月1日,張國燾以中共中央特派代表身份,在江西南昌主持武裝起義,打響中共武裝鬥爭第一槍。中國人民解放軍由此誕生。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共黨史隻字不提張國燾在南昌起義中的關鍵作用。

1928年,中共奉共產國際之命在蘇召開中共第六次代表大會。是唯一在中國境外召開的大會。這是中共黨史上很有意思的一次大會。中共總書記陳獨秀拒絕出席在蘇聯召開的這次大會。他對共產國際將第一次大革命失敗的責任全歸於他的做法不勝憤慨,“我有什麼錯?我的錯就是不折不扣地執行了他們(指共產國際)的政策。”他是中共領袖中第一個嘗到卸磨殺驢滋味的人。如果他去了蘇聯,沒準也就消失在西伯利亞了。六大之後,張國燾被共產國際無限期留在蘇聯“學習”,糾正他的“機會主義傾向”。這段時間,斯大林在留蘇中國學生中物色和培植了對他俯首聽命的王明、博古、張聞天、康生、陸定一等人來取代“不聽話”的中共第一代領導人。這些人在中共黨史上被戲稱為“28個布爾什維克”。

1931年,張國燾返回中國。

3、張國燾是中共鄂豫皖根據地和紅四方面軍的主要領導人和指揮員。

1931年,剛從蘇聯回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國燾受命擔任中央軍分會主席赴鄂豫皖根據地主持黨政軍全面工作。他和陳昌浩一起由顧順章護送到武漢轉車去根據地上任。顧在與他們二人分手之後即不慎被捕叛變。張國燾二人途中提前下車換道,讓兩頭圍捕的國民黨軍警撲空,無意中逃過一劫。其它許多中共要人就沒那麼幸運了。顧順章叛變後,將中共組織人員和盤供出不算,還領著國民黨軍警四處搜捕和指認過去的同志。使多年積累的中共潛伏機關幾乎全部被毀,大批黨員被害。連周恩來都險遭毒手。周親自帶人將顧的在滬家屬八人滅門而盡。成為當時轟動新聞。這是另話。

張國燾到鄂豫皖後,根據地和軍隊的建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和發展。張國燾將紅軍游擊隊加以整組,在湖北黃安(即出了233個解放軍將領的著名將軍之鄉現紅安縣)建立了紅四方面軍。他慧眼識英,破格提拔當時僅為副軍長的徐向前(解放軍十大元帥之一)擔任方面軍總指揮,陳昌浩擔任總政委。在張國燾的主持指揮下,紅四方面軍越戰越強,根據地日益擴大。成為三大根據地和三支主力紅軍中發展最快最強的一支。紅四方面軍和鄂豫皖的老人們至今還記得“跟著張主席,天天打勝仗。”的歌謠。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共史書只講中央根據地和中央紅軍(紅一方面軍)如何如何,鄂豫皖和紅四方面軍發展最輝煌的這個時期,卻幾乎隻字不提。有些文獻則大肆渲染鄂豫皖的所謂“濫殺”事件。實際上,共產國際指示的“肅反”“抓AB團”在各個根據地都有執行。相比較毛澤東、周恩來在中央蘇區以及賀龍、夏曦在湘鄂西的“濫殺”,張國燾在鄂豫皖真是小巫見大巫了。唯獨對張國燾隱善揚惡,豈不有蓄意抹煞之嫌。

4、長征中的“密電”之謎與“另立中央”。

與中央根據地相同,鄂豫皖根據地也成功地打破了國民黨軍的四次圍剿。與中央根據地不同的是,在國民黨軍第五次圍剿堡壘戰術的包圍下,張國燾指揮著紅四方面軍不與敵人正面硬拼,而是保存力量,跳到外線機動作戰。其結果也截然不同。當三支主力紅軍在長征途中會師之時,紅四方面軍尚有兵強馬壯的五萬精兵。相比之下,中央紅軍只剩不足萬人的殘部(一、三、五軍團都已折損過半,打殘了。)。還有一個並非不重要的對比:國民黨軍方面指揮對湘鄂贛(即中央)根據地進行圍剿的是陳誠,何應欽和蔣介石。而在鄂豫皖方面與張國燾交手的是李宗仁、白崇僖、衛立煌和杜聿明,是國民黨軍最為彪悍能打的幾個將領。

1935年長征期間,就在紅軍主力合師一股這樣的大好時刻,卻發生了驚天動地的所謂“另立中央”事件。因為這件事在中共黨史上被鐵口直斷是張國燾的彌天大罪而且直接導致了他被批判整肅,本文有意對此略加分辨。

關於密電——

據中共黨史說,張國燾自峙兵多將廣,想以武力將中央紅軍吃掉。那麼證據何在呢?據說中央派駐紅四方面軍左路軍任參謀長的葉劍英(解放軍十大元帥之一)親眼看見了張國燾發給陳昌浩的一封密電(葉能看見的也算密電?),上稱要對中央紅軍“武力解決”云云。此事之所以稱作“謎”,是因為除葉一人堅稱確有此電之外,其它當事人(張國燾和陳昌浩)和在場者(朱德、劉伯承和徐向前)都不知道。連經手電筒文的機要局人員也沒見過。空口無憑,查無實據,這事原本也就結束了。可偏偏有一個人要信它,而偏偏這個人又是中共主席毛澤東。驚恐之下,他帶著親信率領的一、三軍團連夜遁去。不僅未通告紅四方面軍和紅二方面軍(所謂兄弟紅軍),就連同屬紅一方面軍的五軍團(起義投共的原國民黨軍趙博生、董振堂部)和十二軍都撇下了。分析此事真偽的一個重要佐證是:據徐向前在回憶錄中透露,當天下午(也就是在葉劍英連夜飛馬給毛澤東送信的若干小時之前),毛澤東就單獨找他詢問對紅軍分與合的看法。徐表明了宜合不宜分的態度。毛沒再說什麼就走了。當夜,毛澤東即分兵不告而去。後人問其故,毛答曰,有人打電報要武力解決我們,豈能坐以待斃?用一份莫須有的電報為自己不怎麼光彩的行為正了名。還藉此扳倒了資歷聲望均在自己之上的張國燾。反觀張國燾,顧全大局,忍辱負重以致為奸計所算。太厚道了吃大虧!爾後毛說:“呂端大事不糊塗。”葉劍英得以掛尾當上了元帥。今天客觀的評價所有相關史料,不難看出,這個所謂“密電”事件根本是一起政治栽贓陷害。

關於另立中央——

第二天發現毛中央不知去向,發電聯絡又不回答。隨即召開的高幹聯席會議上群情激忿,包括紅五軍團和紅十二軍(屬紅一方面軍建制)的幹部都紛紛指責毛中央這樣做太不象話,是分裂行為,沒資格再領導……會議結果推選了張國燾、朱德等人組成了新臨時中央。這就是中共黨史上著名的“另立中央”事件。此後在共產國際的調解下,毛的中央做了檢討,新中央亦宣告取消。暫時壓下了矛盾,重又合兵一處,繼續長征。這其中還有一個插曲,紅四方面軍的前衛部隊請示是否追擊,張國燾和陳昌浩沒有同意(有一說是徐向前阻攔,可是當家作主的並不是他。)。假如張、陳真有武力解決之心,豈會放棄這天賜良機?難以置信!那中共和整個中國的歷史就會是另一種樣子了。這個事件的始作俑者其實是毛澤東,而他卻倒打一耙,嫁禍於張國燾。就連中央派的朱德和劉伯承等人也因在“臨時中央”榜上有名而受到牽連,長期被猜疑和虛置。

關於南下逃跑——

張國燾的罪狀之一是南下逃跑。這個指責也是十分的牽強可笑。當時的局面是整個中共及其紅軍都在進行戰略轉移,換句話也就是逃跑的過程中。領袖們在大軍四面圍堵的惡劣環境下對行進方向有不同意見極為正常。說向南是逃跑,向北就不是,豈不荒唐?其實當時共產國際也是提了三個方案:一是向西去新疆,爾後退入蘇聯境內;二是向北去內蒙,伺機經外蒙(當時尚未獨立)退入蘇聯境內;第三是向南在川北一帶尋機建立和發展新的根據地,在中國國內堅持鬥爭。任何人都能看出,在這三個方案之中,南下方案應該說是最不具逃跑意義的方案!據此就對張國燾冠之以逃跑主義罪名,實在不過是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伎倆而已。至於張國燾為什麼不願向西向北而是要堅持南下,在他的潛意識中是不是還有不想去蘇聯再過那種寄人籬下的流亡生活的一層意思?畢竟,他在那裡有過幾年並不愉快的經歷。當然,這只是猜測而已。

當張國燾最終放棄南下,回兵與毛合為一股時,他的政治末日就不遠了。毛中央任命他為紅軍總政委,實際上剝奪了他的兵權。而後又將尾大不掉的紅四方面軍拆成東路軍和西路軍兩部分(注意:此舉不但犯兵家之大忌,而且與毛的尋常用兵之道相勃。)更將紅四方面軍的主力做為西路軍派過黃河,孤軍深入到敵優勢騎兵駐守的祁連山一帶,以致全軍覆沒(號稱用兵如神的毛澤東居然干這種自殺式的蠢事,不是十分奇怪嗎?)。張國燾眼見自己歷盡艱辛從鄂豫皖帶出來的數萬精兵頃刻之間便遭此噩運,心中到底會做何想法?是痛惜?是憤怒?是悔恨?還是兼而有之?我不得而知,但有一點不容質疑:紅四方面軍主力的喪師發生在毛澤東從張國燾手中取走指揮權從而號令全軍之後而非之前,自然不應該由張國燾來承擔責任。把這個責任強加給他是不公平和別有用心的。

5、延安整風和出走脫黨。

1936年,紅軍長徵到達陝西省北部的陝甘寧根據地。中共中央駐紮於延安。西安事變獲得和平解決之後,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根據地改名叫陝甘寧邊區。此時的張國燾已無任何實權,只擔任一個邊區政府主席的虛職。同是虛職,張國燾和朱德還不一樣。他是被打入另冊,必欲除之而後快的人。勝券在握的毛澤東,以“整風”名義組織了對張國燾的圍攻。大會批,小會斗。無數的罪名和帽子扣在他頭上。張國燾先是痛苦不堪,繼爾心灰意懶。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迫使他最終下決心出走的事:在蘇聯就企圖排擠和取代張國燾等人的“28個布爾什維克”為首的王明從蘇回國。在新疆停留時便迫不及待地下令槍殺了張國燾手下的三位紅四方面軍的高級幹部,罪名是“反革命”。這是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草!

1938年4月5日,張國燾在赴陝西中部縣祭掃黃帝陵之後,掉頭而去。爾後在武漢發表了他的退黨聲明,言辭充滿了理想幻滅的沉痛:“這個共產黨已經不是我畢生嚮往和為之浴血奮鬥的那個黨了!”。

中國共產黨的創建人張國燾就這樣永遠脫離了他一手創建的黨,再沒回頭。

張國燾出走之後,毛澤東做了一件還算是仁義之舉:他將張國燾的妻子楊子烈(1921年建黨時期的老資格黨員)禮送出陝甘寧邊區,讓他們夫妻父子團聚。

張國燾的晚年在加拿大度過,夫妻融融。含飴弄孫,得以善終。

後記——

研究過中共黨史的人,必定會對中共對待自己人的凶殘和惡毒不勝驚諤。在歷次肅反中喪生者不計其數,這裡且不說它。單看中共如何對待陳獨秀、張國燾以來的歷屆前領袖們。這些人是中共大業的開創者,對中共可說是有天大功勞(起碼也有大苦勞)。可是中共對他們即不“飲水思源”,更不“湧泉相報”。而是批倒斗臭,趕盡殺絕。死了的是“機會主義”,活著的“永遠開除”。共產黨從來容不得不同意見。共產黨太擅長製造冤案。張國燾不出走,絕不會得到善終。他要不死於延安,也活不過文化大革命。不信?請看一看陳昌浩。

這只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側面,但卻是極有代表性的側面。中國共產黨,你究竟是什麼?是無產階級先鋒隊?還是畸種怪胎邪門歪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