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政治腐敗之下談何「反腐」?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五十份借據

習近平先生,既然你將“反腐”當作“新政”時期的一個“拳頭產品”推出,那麼至少也該看清這樣的一種客觀現實:與中國史上所有的末代專制王朝一樣,這個國家所面臨的更大腐敗,是讓國人深惡痛絕的政治腐敗,而非經濟腐敗。在這座“將圮而未圮”的危樓之上,經濟腐敗,還只是在明處呈現出的一道道裂縫而已,是根基腐朽的衍生物,是問題的表徵所在,而非問題的根源所在。

要進行真意義上的反腐,就應當首先搞清楚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之間的屬種關係,這樣才有利於進一步釐清相關的概念,在反腐中真正做到有的放矢,在進行中以利事半功倍。我們知道外延大的概念是屬概念,外延小的概念是種概念。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之間的屬種關係,不難判斷:政治腐敗無疑是屬概念,經濟腐敗無疑是種概念。無所謂政治腐敗,便也無所謂經濟腐敗。古今王朝的更迭,以及民主國家的成功實踐經驗,都已反覆印證了這一點。

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是屬種關係,是從屬關係,是遞進關係,政治腐敗必然會涵蓋了經濟腐敗。而腐敗與反腐,則是鄰近屬概念下的一種全異關係,這之間又可分為矛盾關係和反對關係。反腐只反對經濟腐敗,卻不反對政治腐敗,這就好比是在大廈將傾面前,想要加固這座危樓的人,反對危房的牆面上出現明顯的裂縫,但不反對危房的基礎在地表之下,已不斷出現嚴重的坍塌和蛀空。如此,即使反覆修修補補,忙到頭來,也勢將是一場徒勞。解決不了政治腐敗的問題,也就不可能真正徹底解決經濟腐敗的問題。

政治腐敗是一切專制王朝的致命傷。史上沒有一個政治腐敗的專制王朝,能真正做到“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政治腐敗必然導致政以賄成,暗無天日。政治腐敗讓原本應當是社會公器的政治權勢,總是無可避免淪為社會凶器,在客觀上非但遏制不了不法行為的發生,反而常常為特權階層的橫行不法推波助瀾,讓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變得更為尖銳。政治腐敗勢將導致一個國家公平正義的喪失,導致貧富懸殊,導致衝突加劇,導致權力和財富只集中在少數人的手裡······政治腐敗的專制王朝,多有其顯著的特徵:官府辦事效率低下,勤於搜刮民脂民膏,百業凋敝,民不聊生,怨聲載道,抗爭紛起,天下大亂······

“反腐”光反經濟腐敗,不反政治腐敗,這在任何朝代都不可能真挽救得了危局。表面歌舞昇平、貌似強盛的東魏北齊政權,因其政治腐敗、奸臣擅權、勾心鬥角,反而被更為弱小、政治相對更加清明的西魏北周政權所滅,政治腐敗的北齊,不過是在歷史上存在了27年;走向了政治腐敗的唐末,宦官專權,跋扈成性,治下庶民對日趨嚴重的政治腐敗忍無可忍,唐朝遭到追隨黃巢的農民群體毀滅性的打擊,並在隨後被割據者朱全忠滅唐。政治腐敗的專制王朝,帶給人民的只會是黑暗和苦難,而不會是光明與福祉。伴隨著五代十國的取而代之,四分五裂、狼煙四起的亂世持續長達54年。

倘若以病種的視角去區分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則政治腐敗更像是晚期的惡性腫瘤,經濟腐敗好比是病體虛弱後久治不愈的牛皮癬。牛皮癬不見得會要人命,惡性腫瘤卻很有可能會要人命。“反腐”光反經濟腐敗,不反政治腐敗,這就像是一個醫生在對患者實行另類的安樂死。對於惡性腫瘤,既閉口不談,又不施以相應的有效手術,而只是在患者的肌體表皮一再抹點膏藥,寬慰患者說:你看,我們一直在對你進行積極的治療,只要你堅持三天兩頭抹膏藥,你就肯定會慢慢好起來。

黨國的政治腐敗嚴重到了何等程度,這在明眼人都不言而喻。一黨專政在獨裁之路上一路裸奔了幾十年,“治國”治出的是這般模樣,又豈是用無德無能所能概述?食言而肥、背信棄義是政治腐敗,以各種下作手段對人民一再耍狠耍流氓是政治腐敗,不恤民艱長期無視民間疾苦是政治腐敗,以巨額民脂民膏結與國之歡心是政治腐敗,黨在國之上無盡綁架國家和人民是政治腐敗,為一黨之私一條道走到黑抗拒民主是政治腐敗······在諸如此類的政治腐敗面前,若無真正理性、有效的制度設計,若總是選擇性失明,只單單挺劍斬向經濟腐敗,即便“反腐”反到地老天荒,也必將是無改國家的黑暗。

習近平先生,政治腐敗之下談何“反腐”?這波直奔官員錢袋子的“反腐”,雖已歷時數年,卻既未讓人民的苦難消減分毫,也未讓整個國家機器在總體上呈現更多的正向運轉,國家還是荒廢得殺人的事沒人管,搶人的事沒人管,整人的事沒人管,百姓有沒有飯吃也沒人管······苦難的人民在如常的暗無天日中苦不堪言,對這種避重就輕的“反腐”,並不解決任何問題的“反腐”,在看得眼裡已快長出老繭中,已在一天比一天更為失望和不屑。希望你主導的“新政”,能多凝眸問題的根源所在,多致力於消減政治腐敗,給國家以未來,給人民以出路。也唯有多致力於消減政治腐敗,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這個國家在積怨如山中,真正得到平穩的過渡。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4月19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4月19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930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231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廖祖笙博訊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銳評劉雲山被“不作惡”的谷歌刪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歡迎批評”的禁評時代推特賬號被凍結)

廖祖笙郵箱:曾有的谷歌郵箱、雅虎郵箱、微軟郵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電話:1306249996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