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專家:對抗中俄宣傳攻勢 美國應重視國際廣播

央視北美分台辦公室

俄羅斯和中國不斷加大外宣攻勢,美國如何能夠打贏這場宣傳戰?有專家認為,美國可以借鑒過去的經驗,重視美國國際廣播等公共外交方式。不過他們也指出,在大多數美國人反感政府支持的宣傳以及美國國內出現文化和政治分歧的情況下,美國內部需要在向世界傳遞何種訊息以及如何傳遞的問題上達成一致。

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艾瑞克•布朗(Eric Brown)在星期二的一場討論會上說,俄羅斯和中國的執政當局在信息戰略上的一個相似之處就是以中東地區和其他地方的動蕩為由為自身的專制統治正名。

他說:“他們都在利用大中東地區和其他地方發生的混亂、不穩定和脆弱性,以此為理由證明專制確實要比發生混亂和動蕩要好。”

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波士頓學院教授瑪莎·貝里斯(Martha Bayles)說,中俄兩國在信息戰上既借鑒他們過去的宣傳模式,也深諳美國的溝通和媒體理論。這兩個國家都在耗費大量資源,在美國和世界其他地方進行宣傳活動。她說,俄羅斯主要是利用一些民主國家出現的問題和裂痕,試圖激化矛盾;中國則是不斷宣傳中國的偉大,並在這種話語之下儘可能地壓制對中國的批評。

今年年初,中共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以”中國環球電視網”(GNTV)的新名稱向全球廣播。來自俄亥俄州的聯邦參議員波特曼(Rob Portman)說,中國每年在對外宣傳上的費用高達幾十億美元,而俄羅斯的“今日俄羅斯”(RT)電視台每年在華盛頓分台的花費就達四億美元。

哈德遜研究所星期二的討論將中俄兩國的對外宣傳與“伊斯蘭國”的信息戰相提並論,認為美國目前面臨三面作戰的局面。

但是,美國的反宣傳行動面臨挑戰。瑪莎·貝里斯說,美國的憲法保證言論和媒體自由,因此美國無法干涉俄羅斯和中國在美國的新聞采編新聞報道。

另一方面,她指出,在經歷了二戰和冷戰的宣傳之後,許多美國人對政府支持的宣傳有著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為應對外國政府的“信息戰”,美國於去年年底簽署生效的《2017年國防授權法》包含有一項反假消息和反宣傳法案,要求國務院協同國防部成立一個新的“全球接觸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這個機構於2016年3月設立時的最初職能是應對”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的宣傳攻勢。

貝里斯認為,歷史有許多值得借鑒的經驗,比如在二戰和冷戰中發揮過重要作用的美國國際廣播,但是很多美國人對此卻並不清楚或者認為沒有再存在的必要。她表示,雖然在信息時代,美國商業媒體和互聯網能為世界其他地區的人帶去許多信息,但是這些並不足以應對外國政府的宣傳。

她說:“大多數人從美國媒體上獲得的是娛樂。我們的商業新聞媒體傾向於去利潤豐厚的市場,其中的原因是可以理解的。它們沒有其他語言的播報,沒有其他語言的節目。互聯網的確以許多方式將人們聯繫在一起,但是專制政權學會了如何控制網路。中國就把互聯網控制了起來,而且做得特別好。此外,網路上的很多信息資源都是英文,但是有許多人不懂英文。”

她所說的美國國際廣播包括美國之音和自由歐洲電台等由美國政府支持的新聞機構,這些機構在冷戰時向蘇聯境內的人們提供未經過濾的新聞、爵士音樂和反共產主義宣傳,被認為對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功不可沒。

戴維·恩索爾(David Ensor)在2011年到2015年間擔任美國之音台長。他說:“這是一個有巨大能量的機構,但卻面臨資金不足的局面。在我擔任台長的四年時間和我的繼任者領導的一年時間裡,美國之音的觀眾人數增長了50%,但是在那五年中,每年的實際預算都在減少。”

他表示,美國之音受眾人數的增加不僅是社交媒體等媒體技術帶來的,更是由於人們的需求,因為人們想要獲得更加可靠的訊息。

不過,在美國需要應對外國宣傳機器之際,包括美國之音在內的美國國際廣播不僅在資金上捉襟見肘,也受到美國國內一些人士的質疑。瑪莎·貝里斯說,美國之音近年來遭受“左右夾擊”,左派認為美國之音是政府宣傳工具,感其到反感,而右派則認為美國之音的作用太軟,不夠鋒芒畢露。

貝里斯說,她不否認美國之音確實存在一些問題,但在這個政府支持的新聞機構中,確實擁有許多優秀的非英語類節目,向世界展示美國觀點。

貝里斯認為,包括美國之音在內的美國國際廣播有五項使命。首先是客觀公正的報道播報語言所在國家的本土新聞、國際新聞和美國新聞;其次是真實講述美國故事,包括美國的社會、文化、政治和制度,這既可以應對外國有關美國的敵對宣傳,也可以矯正美國娛樂節目所傳播的扭曲的美國社會圖景;第三個使命類似於公共外交,即維護和解釋美國的政策,闡釋美國的基本原則、理念、利益和意圖。她認為,這三項使命是美國國際廣播的核心使命,具體體現在美國之音憲章中。

她說,另兩個使命是信息攻勢(information operation)和民主促進。不過她認為,信息攻勢是軍事用語,其中還有在必要時進行信息欺騙的可能性,一旦進行了欺騙則會喪失信譽;另一方面,美國在其他地方推動民主的行動正在成為一項越來越艱巨的任務。

貝里斯坦言,美國內部在文化和政治上出現的分歧和兩極分化,讓美國人在向世界傳遞何種美國觀點以及運用何種方式傳遞這些觀點的問題上難以達成一致。

《保守評論》網站(Conservative Review)的喬舒亞·威思羅(Joshua Withrow)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當川普政府指責“假新聞”時有人擔心:誰能夠決定是什麼“假新聞”?那麼同樣也會有人質疑,在美國政府支持的反外宣宣傳中,又由誰來決定什麼樣的新聞觀點是“準確的”和支持美國的呢?他說,保守派人士是否能夠信任奧巴馬政府,或者進步主義人士是否能夠信任川普政府,政府在砸下資金的反外宣項目中向世界宣傳的是一個他們所信仰的美國版本?

瑪莎·貝里斯和哈德遜研究所的布朗認為,美國只有明確了自身的核心利益以及需要對外傳播何種訊息,才能有效制定戰略,應對中俄和“伊斯蘭國”的信息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