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從海外到國內:中國奢侈品消費「迴流」

去年,中國境內奢侈品消費增速由負轉正,境外消費則相反,且奢侈品消費“回家”的跡象在三季度起越發明顯。

貝恩數據顯示,在過去一年中,中國境內奢侈品消費增速從2015年的同比-2%轉正為4%,在境外地區(含港澳台)的奢侈品消費增速則從2015年的同比16%驟降至-2%。

瑞銀認為,去年上半年,中國奢侈品消費初現“回家”跡象,三季度起這一跡象越發明顯。下圖為2014年以來中國奢侈品消費在各區域的增長情況。

以雨果博斯(Hugo Boss)為例,去年三季度,這家主攻中價位男裝成衣及配件的德國時尚品牌在中國的銷售明顯提升。

分析認為,中國奢侈品消費“回家”的原因包括與亞洲其他國家價格差距縮窄、人民幣匯率變動,以及政策引導消費迴流等。但至於根源是消費升級還是替代性消費,分析師莫衷一是。

與其他市場價差縮窄

瑞銀指出,在亞洲範圍內,與其他國家的價格差從一年前的19%縮窄到了4%。在價差持續縮窄的情況下,在海外消費奢侈品的動力就被削弱。

人民幣匯率變動

興業證券指出,去年全年,人民幣貶值約7%,對美元和歐元貶值幅度較大。按地區劃分,歐洲和美洲的個人奢侈品消費額發生最多,此番人民幣貶值使海外購物成本增加,吸引部分消費迴流國內市場。

多項政策鼓勵奢侈品消費迴流

瑞銀認為,從長期來看,中國將降低稅率和進口關稅以鼓勵本國消費。今年初,政府已經宣布將開始新一輪調整關稅的行動。

據興業證券統計,2015年6月至2016年9月,中國政府共計3次調整進口關稅,並推動跨境電商發展、加強對代購等灰色市場的管控。

消費升級 VS替代性消費

與其他市場價差的縮小,以及匯率變動等因素均屬外部原因,那麼中國奢侈品消費“回家”的根本原因何在?是否是消費升級?各方分析師給出了不同的觀點。

瑞銀認為,“回家”的奢侈品消費主力群體在於中產階級,“對中國消費者而言,與價格相比,產品的質量更被看重。”

瑞銀在報告中進一步指出,中國富人的數量在過去兩年間加速增長,這也是未來奢侈品消費的支撐之一。2015、2016年,資產超1億元人民幣的人數同比增長約11%,而這一數字在2011-2014年還是個位數,僅為6%。

興業證券則給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去年國內市場的增長屬於替代性消費,而非國民需求增長帶來的奢侈品市場全面改善。”興業證券認為,成人人均財富包含了房產、汽車等不動產,並不能直接反映消費力,而人均可支配收入與消費能力相關更強。“可支配收入額與GDP相關性強,預期2017年增速平穩,因此預期我國居民2017奢侈品消費力度較小概率不會大幅增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