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傲霜:正嚴重威脅世界的「後共產主義病毒」

當今中國大陸不僅是全球獨裁專制政權的「龍頭」老大,更是「後共產主義病毒」的載體。這種「病毒」,比當年蘇俄原教旨的共產主義病毒的毒力更厲害。它藉助金錢銅臭之力而傳染性更強,更易侵入社會的機體,危害社會。更糟的是某些西方幼稚的「左派」還在有意無意地替其大唱讚歌,稱其為「無害」。更有某些見錢眼開的所謂「學者」則千方百計將其美化,為其辯護。

人類在二十世紀遭遇了兩場最大的災難:其一是以德、意、日為代表的法西斯主義;其二便是以蘇俄和中共為代表的共產主義極權專制。而後者危害之烈更勝於前者。不僅危害的規模與時間後者比前者更大、更長,被害死的人數更多,且禍延至今雖已衰敗但仍未滅絕。近年更有迴光返照,死灰復燃的趨勢,不能不引起世人的憂慮與警覺。

在六四愛國學生慘遭鎮壓後不久,蘇聯滅亡,東歐重獲自由解放,其時共產極權專制全面崩潰。全世界歡欣鼓舞,決不亞於德、意、日法西斯被徹底擊敗時的情景。都以為禍害人類半個多世紀的共產主義極權專制將像天花病毒-樣從此被消滅。然而人們怱視了共產極權專制這個“病毒”,卻已深深潛伏在中國大陸這塊充滿愚昧、閉塞、落後、野蠻的土地上,更可怕的是這種“病毒”本身又產生了“基因突變”。在極權專制的體制中植入了“權力市場經濟”以及由此而派生的黒金與腐敗,從而形成了一個龎大的特殊利益集團。這是蘇聯、東歐都未有過的。而當時老謀深算的鄧小平更以“韜光養晦”,“決不當頭”假裝可憐無害之像,欺騙麻痹了民主自由世界。

與此同時某些民主國家(特別是美國和日本)的領導人,由於目光短視,及資本的貪婪更對鄧小平的偽裝不但毫無警覺,而且又再一次重複當年杜魯門、尼克松的幼稚錯誤。以為中共不同於蘇共,是可以“爭取”和促使它“變好”,向民主轉型的。於是柯林頓總統不顧美國國會大多數議員的堅決反對,閉眼不看大陸惡劣的人權,故意淡忘六.四的血腥,動用總統否決權,堅持年復一年的將“貿易最惠國”待遇給予中共,讓其每年從對美貿易的巨額順差中吃肥壯大。日本領導人更被北京的“中日世代友好”唱昏了頭,於是長期向中共提供低息、甚至無息貸款,提供大量技術援助,扶持中共發展經濟。與此同時中共則利用自己“得天獨厚”的、可隨意壓榨剝削勞工的“優勢”,靠低人權、低工資、低福利以及破壞生態資源與環境而生產出的大量超低成本、乃至劣質帶毒的產品,向發達國家傾銷。既衝擊對方的市場,又大量賺取外匯。於是出現了所謂中國經濟騰飛的“奇蹟”。中共政權由奄奄一息逐漸變得財大氣粗。

接下來,更用這些金錢窮兵黷武,大肆擴充軍備。大肆研發、製造包括核武與導彈、航母在內的各種大規模殺人武器。至此,歐美民主國家終於養虎遺患,給世界“培養”出一個比希特勒、斯大林更難以對付的敵人,而且-朝“崛起”,便向世界“亮劍”,變為一種新型且毒力更強的“後共產主義病毒”,成為當今文明人類最大的禍害。

中共一向善於玩弄所謂“革命的兩手”。它一方面在東海、南海、台海四面“亮劍”,到處樹敵,人工造島,炮艦外交,既要走向“深蘭”,更想控制國際航道,讓南海周邊諸小國臣服“天朝”,把“美帝”趕出亞太。不斷“亮劍”生事的同時,又大把地撒帀、拋金。用金錢、外貿訂單築成紅色陷阱,誘人上當。中共領導人經常帶著大把的硬通貨與經貿定単強勢出擊,一方面大慷中國納稅人之慨,大把撒帀,收買像柬埔寨、寮國及非洲、拉美的-些窮國使其為中共“站台”唱頌歌。同時又向民主國家發起“銀彈”攻勢,分化民主自由世界,用金錢堵住民主國家領導人之嘴。讓他們對中共在大陸大肆侵犯人權,迫害政治異見人士,維權律師,上訪民眾,宗教人士,壓迫藏人、維族人等少數民族,霸凌台灣民主政權等種種惡行,裝聾作啞保持沉默。

典型的如2015年10月習近平訪英。英國在“銀彈”攻勢下,一身癱軟,首相卡梅倫為爭取中共投資,竟然讓女王屈尊降貴親在白金漢宮以紅地毯與王室馬車迎接習近平,更讓習去英國議會發表演講。這是除了民主國家元首之外,任何共產專制國家(包括前蘇聯)或其他獨裁者都未享受過的所謂“無上榮譽”。卡梅倫在公開場合更絕口不提中共大肆踐踏人權的問題,反而稱英中關係進入了所謂“黃金時代”等等。與此同時,更無視民主國度的起碼準則,動用大批警力強橫壓制抗議者不許接近習近平,甚至抓捕中國民主抗議人士邵江以討好中共。諸如此類的獻媚討好,令英國人都看不下去。所以習近平在英議會發表演說完畢後,無人鼓掌。英國媒體更斥英當局這些行為,是為了吸引中共投資拋棄原則,而“向中國叩頭”的行徑,在這種壞“榜樣”引領下,以前曾義正詞嚴批評過中共人權狀況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也開始保持沉默,並與荷蘭、法國爭相前來北京向中共示好。默克爾更公然稱頌中共為“歐洲可靠的夥伴”。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韓國前總統朴槿惠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和懼怕北韓的心理,竟屈從中共的壓力,不顧民主國家的集體抵制,而出席中共2015年的“九·三”閱兵,去“觀禮”當年曾侵略過韓國的中共“解放軍”。而另一個身為聯合國秘書長的韓國人潘基文同樣置自己祖國尊嚴於不顧,竟去與包括被國際刑謷通緝的反人類罪犯、蘇丹獨裁者巴希爾並肩同登天安門城樓,為中共閱兵站台、背書。一個是國家元首,一個被譽為“世界最高行政長官”,都被靠著銀彈金錢開路的後共產主義病毒“感染”而“病倒”了。這是當年蘇聯都絕對辦不到的事。

2016年9月9日是毛澤東死亡40周年的所謂“冥誕”。顯然是在大陸當局暗示、授意、鼓動、資助下,一群海外紅衛兵,親共華人社團,以及移民澳洲的大陸貪官夫人、二奶,至愛親朋之流群起蠢蠢而動,要在澳大利亞悉尼和墨爾本兩個最大城市同時上演兩場以歌頌毛澤東為主題的音樂會。幸虧移民澳洲的民主女戰士、原大陸政治犯齊家貞,拍案而起,聯合當地華人組織“澳州價值守護聯盟”立即開展了抵制“頌毛”音樂晚會的活動,舉行了頗具規模的集會、示威。並充分利用互聯網發動了所有的網上親朋故知,踴躍簽名,形成了一股憤怒譴責毛澤東的抗議洪流。引起全球關注。最終迫使這兩城市的政府取消了“頌毛”的鬧劇。

然而這夥人並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終於又於今年二月在墨爾本藝術中心連續上演三場由江青在文革中一手炮製的所謂“革命樣板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這是一部憑空胡編亂造,歪曲歷史,煽動仇恨與暴力屠殺的政治宣傳戲,也是對芭蕾舞這-高尚藝術的肆意糟蹋。與此同時10月8日晚在美國洛杉磯華人區聖蓋博市大劇院竟公然上演所謂紀念中共紅軍長征80周年的節目。所謂“長征”是個欺世盜名的彌天大謊。上世紀三十年代,正當日本大舉侵略中國時,中共卻在1931年11月7日至20日,在江西瑞金召開“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並於11月7日(即蘇聯的國慶日)那天宣告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這個“國中之國”的國旗竟是蘇聯“鐮刀與鎚子”的圖案。其控制的區域竟稱為“蘇區”。於是理所當然被中國國民政府清剿。前後經五次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後,“蘇區”的“紅軍”傷亡慘重,無力抵擋。遂於1934年10月由江西出發,—路向南逃跑,直至貴州、四川以及原西康省,最後逃到陝北。出發時大約八萬多人,到達陝北時連同它—路裹挾相從的人加在一起,只剩下一萬多人了。由此可見這根本不是一次什麼“征戰”而是被打敗後的長途潰逃。如此聽命於蘇聯,破壞中國抗日的行為,今天還有什麼值得歌頌?從而招至海外異議人士和當地市民在演出現場外舉牌抗議;期間先後有聲援香港民主運動及西藏人權的組織加入。演出開始前,一度有前來的親共人士與抗議者對罵,後由警察出面制止才未釀成更大衝突。

至於北京近年不惜斥巨資在多國大辦所謂“孔子學院”,更是名為傳播“中華文化”。實則是用以傳播“三綱五常”,“君臣父子”之道,以及“弟子規”,“三從四德”之類君主專制時代的精神糟粕,以美化獨裁專制。最終更將被用來招募間諜和建立親共網路,成為滲透所在國主流社會的利器。因而這種“學院”已被一些國家政府勒令關閉。

由此可見,當今中國大陸不僅是全球獨裁專制政權的“龍頭”老大,更是“後共產主義病毒”的載體。這種“病毒”,比當年蘇俄原教旨的共產主義病毒的毒力更厲害。它藉助金錢銅臭之力而傳染性更強,更易侵入社會的機體,危害社會。更糟的是某些西方幼稚的“左派”還在有意無意地替其大唱讚歌,稱其為“無害”。更有某些見錢眼開的所謂“學者”則千方百計將其美化,為其辯護。從而形成了-股反民主憲政,反普世價值觀的歷史逆流。更是對民主二十一世紀最大的挑戰與威脅

全世界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日本與歐洲諸國)的領導人對此決不可再為貪圖一點經貿利益,對其姑息縱容,甚至幻想它會放下屠刀。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張伯倫綏靖主義政策的慘痛教訓,猶殷鑒不遠。難道還要重蹈其覆轍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公民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