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義:從「看守雞棚的狐狸」 看震驚世界的民兵起義事件

——美國新任環保署長——「看守雞棚的狐狸」

一夜之間,他們架設了營地,把邦迪家被罰沒的牛和看守牛群的警察團團包圍。強大的馬隊佔據了高地,阻斷道路,堵住了前來增援的警察,狙擊手瞄準了警察車隊,民兵組織自己的直升飛機盤旋在警察上空……他們還向媒體揭露了內幕:保護烏龜是藉口,搶地搞開發才是目的。後台老闆是參議員里德,里德的背後是一家中國太陽能公司ENN。

被戲稱為“看守雞棚的狐狸”的新任美國環保署署長斯考特•普魯伊特。(鄭義提供)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出了許多令世界目瞪口呆的事情。首先是選出來一位亂放炮一點不像政治家的商人特朗普,顛覆了許多以往幾屆政府實行的政策,然後,就環境保護這一領域,任命了一位反對環保政策的普魯伊斯為環保署署長。這一回,可真是有好戲看了。

普魯伊斯原來是俄克拉荷馬州總檢察長,在環保界名聲相當不好,因為他長期以來就是一位環保反對派,曾多次起訴環保署,在清潔能源和氣候變化等重要環境議題上都是個異類。人類活動是否造成地球變暖?這位仁兄的觀點是“尚無定論”,不承認世界上絕大多數氣候學家通過大量長期研究得出的結論。普魯伊斯不斷譴責美國環保署誇大了能源公司造成的大氣污染。他不是說說而已,他是檢察官,強有力的手段是就起訴。他起訴過“清潔能源計劃”,起訴過旨在減少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甲烷排放法規。他自稱是“環保署基金項目的領先反對者”。而環保界則譴責他是化石能源產業的同盟,是“環保死對頭”。有人說,“讓普魯伊斯管理環保署就好像是讓狐狸去看守雞棚。在過去,他一次又一次地犧牲了公眾健康,充實了大型污染公司的錢袋子。”還有有人說,任命普魯伊斯為環保署署長,簡直是“讓縱火犯去救火”。儘管有這麽多尖銳的反對意見,但美國參議院還是以52票對46票表決通過了川普總統的提名,“環保死對頭”普魯伊斯真的成為環保署長了。美國以至於世界環保界能有多少人支持他呢?這可真是令人“拍案驚奇”。

美國版的《拍案驚奇》還有幾項。普魯伊斯不是唯一,川普任命的內閣中,連普魯伊斯在內,有三位部長是所領導部門政策的反對派。新任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部長卡爾森反對“公平住房計劃”,新任教育部長要削弱公立學校制度。再加上特朗普本人激烈反對前任總統奧巴馬的一系列政策,可以說,上屆美國政府被合法顛覆了。

自然,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任總統不可能找一幫反對派來推行他的施政綱領。有論者早說過,民主社會的選舉,就是對上屆政府的和平顛覆,但這一次似乎來得過於猛烈。我是一個堅定的環境保護者,我很難想像普魯伊斯如何掌管美國環保署。奧巴馬的環境政策是不是有不合理處,這可以討論。但美國環保政策的基點,是多屆政府一以貫之的,確實是美國人民意願的表達。在一個民主社會裡,一個官員怎麽可能反對普遍民意呢?過去,普魯伊斯曾14次起訴環保署,現在,他恐怕將面臨起訴140次了吧。但願他也學學川普總統——勝選後的川普開始改口,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人類活動和全球氣候變化之間“存在著一定的聯繫”,還說清潔水源對他而言非常重要。川普還會見了著名全球氣候變化專家、前任副總統戈爾,聽他“講授”“溫室效應”。

總統選舉是一個“一籃子”選舉。川普的籃子裡裝的東西很多,如反對大政府、反對職業政客、反恐、限制非法移民、振興製造業、捍衛擁槍權、簡化稅法、反對奧巴馬醫保等等,一個大包裝,沒法打散了零賣。我支持振興製造業,使日益凋敝的傳統工業城市特別是小鎮復甦,但並不支持無視環保。川普當政之後,會漸漸明白那些包含內部矛盾的施政目標中哪一方面是民眾最關心的,而且,其解決之道並不是非此即彼,一刀切。健全的民主制度具有微調功能,還有新聞自由、司法中立等若干道防線。再不行了,憲法第二修正案有這麽一條規定:“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得侵犯。”這將是民權的最後一道防線。因此,我並不擔心美國生態環境會發生大幅倒退。像中國那種官商勾結、肆無忌憚的污染在美國是不可想像的。用不著等到霧霾籠罩半個國土,江河污染絕大部分河段,美國人早拿起槍來了。

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了三年前發生在內華達州的一場震驚世界的民兵起義事件。其背景是一件複雜的產權糾紛,簡化地說,1989年,政府劃定一片自然保護區,保護一種瀕危沙漠龜。牧場主邦迪的牧場正好與保護區部分重疊,但是他認為他的祖先自1877年起就在這兒放牧,當時土管局尚未成立,他們遠比聯邦政府更早擁有土地的所有權。土地局便取消邦迪的放牧許可證,並累計罰款。官司打了20多年,邦迪一家就是不服。2014年3月15日,土地管理局決定強行執法,沒收牛群以頂替多年累計的100萬美元罰款。邦迪家族以住宅為堡壘,要抵抗到底。4月5日,政府派出了9架直升機和200名警察,強制罰沒邦迪的牛群。消息經媒體和網路傳出,大批持有槍械的民眾從美國各地趕往內華達州,組成了一支強大的武裝民兵,誓言與邦迪家一同對抗政府。全副武裝的支持者們列陣堵截警察,表示他們這次起義不是為了搶牛,而是“為了身而為人的自由!”

內華達牧場主克雷福•邦迪,背靠星條旗,口袋裡插著傑弗遜照片。(鄭義提供)

小山頂上揮動著星條旗的民兵指揮官。(鄭義提供)

公路邊架設的標語看板:“美國人民自由的最大威脅是踐踏憲法的政府”—湯瑪斯傑弗遜總統。。(鄭義提供)

一夜之間,他們架設了營地,把邦迪家被罰沒的牛和看守牛群的警察團團包圍。強大的馬隊佔據了高地,阻斷道路,堵住了前來增援的警察,狙擊手瞄準了警察車隊,民兵組織自己的直升飛機盤旋在警察上空……他們還向媒體揭露了內幕:保護烏龜是藉口,搶地搞開發才是目的。後台老闆是參議員里德,里德的背後是一家中國太陽能公司ENN。

陷入重圍的武裝警察。周圍民兵齊聲高喊:滾回華盛頓!滾回中國!。(鄭義提供)

面對越來越多的武裝民兵,美國騎警顯然無法繼續完成任務,並自身難保。政府終於撤回全部警察,取消行動,歸還邦迪的牛。當警察撤退時,民兵們向他們齊聲大喊:滾回華盛頓!滾回中國!因此之故,我雖然不贊成這位新上任環保署署長的胡言亂語,但並不怎麽擔心美國的生態環境,因為有善於糾錯的制度,還有最後的拯救:憲法第二修正案。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