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揭密「藍皮書」計劃:外星人事件還在繼續

揭密“藍皮書”計劃:外星人事件還在繼續。(網路圖片)

美國空軍的“藍皮書”計劃仍然非常活躍,全國範圍調查網的許多團隊隨時都在野外追蹤調查發生的不明飛行物事件。

談起不明飛行物的歷史,最好從1955年夏季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開始。由於某種不明的原因,漢密爾頓縣的不明飛行物報告數量突然直線上升。這可不是因為集體發狂,報界、廣播電台和電視台根本就沒有提到“飛碟”這個字眼兒。

這些報告就其質量來說也沒什麼:某某看見一道“快速擺動的白光”,某某停車時看見“一顆星星跳動”,如此等等。這些報告到了空軍那裡都要通過防空司令部的地面觀察團,變成不明飛行物圖表上的一個個統計數字。

一兩個禮拜後,民眾的報告開始引起官方的注意,因為地面觀察團的觀察人員也目擊到了不明飛行物。8月中旬,漢密爾頓縣(大辛辛那提)地面觀察哨與哥倫布情報監定中心之間的電話線路經常會佔線。出現這種情況後,空軍那些平時連眼皮都不抬的最愛挖苦人的傢伙,現在也小里小氣地抬起眼皮來了。這些地面觀察人員都快成為“專家”了,許多人自地面觀察團1952年運行以來已經花成百上千個小時掃視天空,以彌補雷達網路的不足,很多人還因為做出有價值的貢獻而獲獎,他們並不是一些想入非非的怪人。

但是嘲笑的人還在繼續嘲笑。這也沒什麼新鮮的,“藍皮書”計劃的文件充滿了類似的事件。1947年太平洋西北地區出現大量的目擊報告,1948年類似的事件又出現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莫哈韋沙漠的愛德華空軍基地(這裡有高度機密的試驗中心),到了1949年,熱點又轉移到了中西部。沒有一次得出什麼了不起的結論。

然後,就發生了這件無法解釋的事情。

1955年8月23日接近半夜時分,有報告說一個不明飛行物從海爾西山地面觀察團辛辛那提西北哨所方向飛來。幾乎在同時,防空司令部的雷達在那個區域捕捉到一個目標。過了一兩分鐘,漢密爾頓縣的另外兩個觀察哨所——福瑞斯特維爾和拉夫蘭——也發現了不明飛行物。這一次是三個不明飛行物,明亮的白色球體,像鐘擺一樣擺來擺去。雷達在模擬數字轉換器的繪圖板上證實了這三個物體的存在。俄亥俄州防空國警察衛隊的所有F84於23時58分緊急起飛,到辛辛那提上空進行攔截。在6000米高空,它們高速接近不明飛行物,可是這幾個不明飛行物仍快速離它們遠去。

幾乎每天晚上,地面觀察團都能看到越來越多的不明飛行物。飛機也曾起飛攔截,只是雷達捕捉不到這些目標,而沒有地面指導的攔截毫無價值。

在這次事件的高潮,防空司令部得到了更多的信息。也許從大量數據里可以獲得某種線索,也許可以通過監別得到信息。防空司令部覺得,應該建立起不明飛行物特別報告所,而且負責人員必須量身定製。

9月9日,哥倫布防空情報監定中心的休·麥肯齊少校聯繫了辛辛那提的倫納德·斯特林菲爾德。斯特林菲爾德是個非常開明的人,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頭腦冷靜的“飛碟專家”。他有一個密碼,可以直接聽到哥倫布情報監定中心的信息。

在隨後的幾個月里,斯特林菲爾德成了自由人士,專管辛辛那提的不明飛行物,從芝麻中挑出綠豆,把綠豆送給空軍。一到晚上,他就在後院里穿著短褲,拿著望遠鏡觀察。幸好他的鄰居都很開明,不明飛行物也都是“好心腸”,專撿暖和的夜晚出現。

斯特林菲爾德收到的報告多數都是老玩意兒,到底有多少他已經記不清。有綠色的、紅色的、藍色的、金黃色的、白色的,有圓盤、三角形、正方形、橢圓形等等,或者在頭頂盤旋,或者一閃而過,或者呈之字形移動,或者一蹦一跳,有的被確認為金星、木星、大角星,偶爾也是噴氣式飛機。

後來又是這麼一次,1956年3月23日夜晚,斯特林菲爾德的電話響了,是海爾西山地面觀察團哨所打來的,報告說他們的東面有個不明飛行物。斯特林菲爾德拿起分機跑出門外,向東一看,有兩個體形大、高度低的移動燈光,其中之一閃著綠光,另外一個閃著黃光,向北飛去。

“飛機!”這是斯特林菲爾德的第一反應,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曾在著名的美國第五航空軍,在太平洋上空做過長途飛行,因此他立刻意識到,如果是飛機,那麼就意味著很近。

他使用他的密碼,幾秒後就跟哥倫布情報監定中心的值班軍士說上了話。又過了幾秒,這個軍士就了解了情況。

又一架噴氣式飛機緊急起飛,斯特林菲爾德通過無線電話跟飛機取得了聯繫,給駕駛員說了方位。但是,因為電話是單向的,所以他聽不到飛行員是怎麼說的。

這一次,不明飛行物又飛走了。

在辛辛那提,事情的高潮就是這樣,來得快,去得也快,美國空軍從大量的數據里獲得了零信息。

雖然1955年後半年到1956年早期的不明飛行物活動絕大多數集中在辛辛那提,但是其他地方也有報告。

1955年11月25日,加利福尼亞班寧附近,航空站的基恩·米勒和內科醫生萊斯利·沃德在飛行途中,“前方突然冒出一個發白光的球體”。又是同一個故事:米勒是一名有經驗的飛行員,在空軍當過教官,是飛貨運的,飛行時間有幾千小時。

1956年,大多數目擊者都是商業飛行員。

1月22日晚,月亮躲在一縷高捲雲後,光照得不那麼明亮,除此之外是一片晴空。不明飛行物調查人員跟泛美航空的機組人員說,這天20時30分,DC-7B從休斯敦飛往邁阿密,機長回到機艙與旅客聊天,副駕駛和工程師在機艙,工程師離開他的控制面板,坐在副駕駛旁邊。

副駕駛湯姆·湯普金斯彎腰在無線電操作盤上設置新頻率,工程師羅勃特·米勒在監控里看有沒有其他飛行器。湯普金斯彎腰20來秒時,米勒隱隱約約看見他的右側有一個光點在移動。他還沒有來得及想明白那是不是另一架飛機,這個光點就開始變大了,短短6秒就掠過了機頭,離開海灣,在內陸的密西西比或亞拉巴馬上空消失。副駕駛湯普金斯根本就沒看見,因為米勒被驚呆了,一點兒聲響都沒發出。

可是米勒看得很仔細,這個物體本身長得像顆子彈,發出一種淡淡的冷藍輝光,短禿的尾巴或排氣口噴射出一股一股的黃色火焰或光。

有多大呢?米勒和其他那些有經驗的觀察者一樣,沒有一點兒印象,因為他也不知道距離有多遠。但是,那玩意兒很大是肯定的。

報告末尾有一句話,一句我以前看到過好多好多次的話:“米勒先生根本不相信不明飛行物報告。”

1956年有一個謠傳,說空軍與美國新聞媒體密謀著要“抹去不明飛行物”。謠言說,普通老百姓心理上還沒有準備好知道有比我們優秀的生物來到地球的事實,只要嘴上不提“不明飛行物”人們就會忘記,忘了這茬兒就會傻乎乎、樂呵呵的。實際上,我經常聽到這樣的謠傳,聽得多了以後我也開始想起自己來。可是,如果花上幾美元到代頓市巴爾的摩的酒吧里跟老朋友喝上一杯馬丁尼,或者去一趟華盛頓斯塔特勒酒店的男人酒吧,就會得到許多直截了當的可靠信息,比你從官方渠道獲得的好得多。原來根本沒有“肅靜”令,只是那一套老做法。如果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的文件要公之於眾,就得安排十幾名工作人員專門應付人們的調查。

其次,許多疑問都是那些飛碟怪人提出來的,這些人就像醫院的疑病患者,只有親耳聽到醫生的診斷才肯相信。這樣的飛碟怪人還真多得是。

一位軍官乾脆跟我總結道:“不明飛行物沒有給我們帶來什麼麻煩,麻煩我們的是這些人。”

為了進一步核實信息,聯繫幾家報社的編輯,問他們“為什麼不多刊登一些不明飛行物的故事”。他們的答覆很簡單,就是因為還是“狗咬人”的老一套,99.99%都沒有什麼新聞價值。

1956年5月,全美國報紙的頭版都刊登了發生在科羅拉多州普韋布洛的一連串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自5月5日晚間開始,連續6個夜晚,普韋布洛的市民,包括地面觀察團在內,都看到了上空出現的不明飛行物。人們的描述還和往常一樣,五花八門,應有盡有,但是人人都說,“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一次這種情況”。

第六天晚上,空軍派來一名調查人員,他也看到了。從21時開始到半夜之間,他看見六組三角形的飛行物,發出的光“呈暗螢光,微弱但肉眼還是能看見”,從地平線的這邊飛向另一邊,僅用了6秒。

第二天,這名調查人員被召回科羅拉多斯普林斯的基地,然後又派來了另外一隊人馬。

7月,不明飛行物上了頭版。也許是因為其中捲入了一家報社的編輯,還有堪薩斯高速公路的巡警,以及海軍和空軍。或者說,也許只是因為這是非常好的一起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

那天,《阿肯色城一日游》的編輯與堪薩斯州高速公路巡警在堪薩斯市的一輛巡邏車裡。那天晚上又熱又潮,巡邏車上的無線電偶爾會活過來“吱啦”一聲,都是報告一些交通事故。22時,那位編輯正準備回家,巡邏車的無線電里突然傳來三聲高音的嗶嗶聲。針對所有車輛的通知來了。這位編輯幹這一行已經25年了,已經習慣了豎起耳朵隨時捕捉新聞,所以他彎腰把聲音旋鈕調大,沒過幾秒,他的故事就有了。

調度員的聲音:“哈欽森海軍航空站的雷達捕捉到一個不明目標,看一看吧。”聲音激動得不能再激動了。

然後,調度員繼續說,目標在哈欽森以東80千米至120千米的一個半圓區域內移動,威奇托麥康內爾空軍基地的一架B-47正在搜尋,最後一次看到時在馬里昂縣的恩波里亞附近。

巡邏車裡的兩位對視了一會兒,編輯說:“我們下車去看看吧。”他心裡在想會不會看到什麼。

他倆驅車到市區北部的一個小山上,那裡的視線很好,然後把車停在那裡。沒過幾分鐘,阿肯色市的警車也來了。

夜空晴朗,北邊天空散布著幾抹淡淡的雲。他們等待著,眨巴了一會兒眼睛,便看見了什麼東西。

在將近半夜時分,北邊出現了“一個明亮的淚珠形狀的光點”。“從那個光點向地面射下幾道或者說幾束亮光。”“那個光點很大,大約有200瓦的燈泡那麼大。”

這些人都在默默地看著,奇怪的光點仍然在飄動。幾分鐘後,開始做垂直和水平方向移動,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第二天早晨,足有好幾百人在那裡猜想、描述,時間持續了幾小時。談論了這麼多年的不明飛行物,大家終於親眼看見了。那幾張這個光點的照片,大家也都傳來傳去看了個遍。兩個漁民說,他們看到時就收拾起傢伙徑直回了家。

編輯科因總結了一下幾百人的感覺:“我一直都懷疑不明飛行物的真實性,但是哥兒們,現在我信了。”

那麼,這是個什麼東西?最初是一片混亂。第二天一早,空軍的調查人員雲集這個地區,他們問:“有鈕扣那麼大還是硬幣那麼大?有沒有燈泡大?有沒有聲響?”

他們離開後,軍方立馬簡要地宣布雷達沒有捕捉到目標,他們也沒有派遣B-47跟蹤,然後拒絕接聽來電。新聞記者通過私人渠道打聽情況,了解到空軍曾經派遣B-47進入該區域,然後就把人們都給攪糊塗了。

過了幾天,空軍把他們的結論告訴了堪薩斯市民:是當地油田廢氣炬燃燒反射的光。

1956年是“藍皮書”計劃重要的一年,喬治·格雷戈里上尉,當時是這個計劃的負責人,他們總共收到了778份報告。經過許多個不眠之夜後,他們破解了其中的97.8%,但仍有17例至今“不明”。

挖掘一下1956年的目擊報告,除了已經提到的那些之外,真正能稱得上好的沒有幾個。

在加利福尼亞的班寧,地面觀察團的偵察員看到一個“像氣球的物體,圍繞這個城鎮的上空畫了三個方框”。在新罕布希爾的普利茅斯,兩個地面觀察團的偵察員報告說:“一個鮮黃色的物體在極高空移動,身後留下一片痕迹,就像噴氣機飛越後留下的煙氣一樣。”在俄勒岡州的羅斯布里,州警察局收到許多報告,稱“好玩的綠光和紅光”圍繞一個電視發射塔慢速旋轉。在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特,兩個業餘天文愛好者用他們100毫米口徑望遠鏡觀看土星時,發現一個明亮的光。他們把望遠鏡移向這個光,看到一個“很大的、白中泛黃的光,形狀像個禮帽”。還有很多人顯然也看見了同一個不明飛行物,因為當地的報紙上說,“收到大量的報告”。

在邁阿密,泛美航空公司的一名雷達操作員跟蹤了一個不明飛行物,其時速高達6400千米。他的5個同事起初持懷疑態度,後來也證實了。

守衛南加州飛機和導彈中心的防空27區在9月9日晚間提高了警惕。西部航空公司的一名飛行員靠近洛杉磯國際機場時,地面觀察團和許多洛杉磯市民打來電話稱,他們看到一個白色的光緩慢划過洛杉磯盆地。聖克里門蒂島上巨大的防空雷達在同一區域捕捉到了一個未知目標,隨即兩架F-89噴氣式截擊機緊急起飛,但是什麼也沒看見。

幾天後,調查人員了解到,一個價值27.65美元的氣象氣球是這起事件的罪魁禍首。

很久以來,在對付不明飛行物的行動中,緊急出動截擊機一直是一個傷痛點。許多人相信,只要空軍肯每小時耗費2000美元派遣飛機攔截,就足以證明空軍不相信自己有關“不明飛行物不存在”的說法。

如果你問空軍,那麼官方的回答肯定是:緊急出動飛機攔截未知目標是出於防空需要。但是,一到私底下,答案完全不一樣。他們將緊急出動攔截不明目標當作培訓。每個飛行員都得飛夠時間,模擬攔截不明燈光總比漫無目的地“在空中燒洞”要有趣得多。

一則驚人的通知迎來了1957年,美國人進入一個長期的不明飛行物新聞乾旱期。

在華盛頓特區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退休的戴爾默·S.法爾尼上將宣布了一份聲明。全國的報紙或全文刊登或部分抄錄這份聲明,人們讀得津津有味,因為法爾尼上將是一個明智的、知識淵博的名人。因為他的努力才建立起海軍的導彈計劃,而當初人們還只停留在談論導彈和衛星的層面,不相信會有什麼導彈和衛星呢。

首先,法爾尼上將宣布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對不明飛行物報告進行調查。他擔任理事會主席,他的班子里有這樣幾個重量級的名字:

退役的海軍中將RH希倫科特,在絕密的中央情報局任局長2年

退役的陸軍中將PA戴爾·瓦萊,著名的第一陸戰師前主將

退役的海軍少將赫伯特·B.諾爾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知名的潛航員

然後,法爾尼上將宣讀了有關該委員會政策的一份聲明,內容如下:

“據可靠的報告,有物體以高速進入我們的大氣層……本國或俄羅斯目前尚無機構能夠實現雷達和觀察人員看到的這些飛行物所能達到的速度和加速度。

“從這些物體的飛行方式來看,有一種智能生命在指揮它們。它們改變隊形的方式能夠表明其行動受到指揮。空軍正在收集實際數據加以證實,但是需要時間對這些材料進行監別和關聯。”

“只要這樣的不明物體繼續進入地球的大氣層,我們就亟須知道這些事實。因為表面上受挫(信息只進不出),許多觀察人員已停止向空軍報告他們的發現,委員會在這個領域也許可以找到它重大的使命。”

“我們可以獨立甄別監別小組得到的所有不明飛行物信息。”

“阿爾伯特·C.魏德邁將軍將擔任我們委員會的評估顧問,我們將通過首席科學家對數據進行徹底分析,在仔細認真地評估之後,我們將把我們的發現公之於眾。”

退休的海軍陸戰隊少校唐納德·基霍曾經出版過三本最暢銷的不明飛行物圖書,他被任命為委員會主席。一個民間不明飛行物調查組織的誕生或許並非什麼新聞,因為自1947年以來,已經產生了100多個這樣的組織,許多仍然存在,還有許多已經解散。但是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不一樣,它具有威力,掀起了一場風暴,好幾個月之後才平息。

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起步就很快,年會費為7.5美元,包含訂閱一份有趣的雜誌《不明飛行物調查者》,調查工作高速運轉。

因為有這麼一些重量級人物參與,比如法爾尼、魏德邁、希倫科特、戴爾·瓦萊和諾爾斯,還有基霍的謀劃,全美國的飛碟迷把他們的7.5美元寄到了總部,反過來,每個人都成為一隻耳朵和一名調查員。

基霍成立了一個特殊顧問小組,所有飛碟迷都參與其中,用來“公正地評估”這些耳目捕獲的不明飛行物報告。

儘管法爾尼聲明中提到的“首席科學家”從來都沒有得到落實,但是這個委員會已整裝待發。

為了隆重推出,委員會主席基霍寫信給空軍,提出該委員會的“八點建議”,大意是建議(或說是命令)空軍讓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監督“藍皮書”計劃。

首先,該委員會想讓其特別顧問小組瀏覽空軍存檔的幾千份不明飛行物報告,並同意其結論。

首先,空軍覺得沒有必要瀏覽他們的文檔。其次,他們了解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就算引起不明飛行物事件的是氣球、行星、飛機和鳥,只要沒有被抓住,也沒有得到肇事者簽字認可的坦白交代,那麼這個不明飛行物就可能是外星人。

空軍決定不理睬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但是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利用電話、電報和書信轟炸,拿下了空軍派來的所有人。

空軍仍然保持沉默。

然後,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總部動用了軍隊和全國各地的成員。密集的郵件衝破了阻塞,從空軍那裡一點點地摳出信息。這些信息足以得出一個答案。

但是這些還不能滿足基霍和他那些嗷嗷待哺的不明飛行物調查者。

空軍說,“藍皮書”計劃沒有什麼秘密,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沒有看到空軍不明飛行物檔案的所有文件,這種指責毫無根據!

當國會正處於對外政策、核裁軍、敲詐勒索、一體化等等關鍵問題中時,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開始折磨洗耳恭聽的每一位議員。

1957年11月,美國參議院政府運作委員會開始了有關不明飛行物的調查。與“藍皮書”計劃有關的其他人員也提供了他們的證詞。幾個禮拜以後,這項調查就停了下來。

但是,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出了名。在空軍因不明飛行物現象遇到的所有棘手問題中,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是最麻煩的一個。

在遇到所有這些麻煩的時候,法爾尼上將、魏德邁將軍和戴爾·瓦萊將軍都靜悄悄地辭去董事會的職務。

無論是失去這些著名的大人物還是在空軍手上的失敗,都沒能阻止空中現像國家調查委員會。在許多不明飛行物事件中,他們經常“發現”額外的信息,有時候這些信息還非常有趣,基霍相信不明飛行物來自外層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UFO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