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未刪減版《人民的名義》 博君一笑

這篇未刪減版《人民的名義》來自網路,作者不詳,看完之後,您有什麼想法……

因為沙書記暗訪光明區信訪辦,看到了信訪辦低矮的窗口,李達康面紅耳赤,連夜組織京洲市懶政幹部學習班,並視頻向省委直播,當著眾多幹部的面,拿光明區副區長孫連城做典型,冷嘲熱諷。

“我們這個孫連城區長,在區長的位置上毫不作為,混吃等死,最大的愛好是看星星……”

孫連城畢竟也是50多歲的人了,哪裡受得了這種屈辱,當場拍桌子站起來,怒斥李達康。

孫:“李達康!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達康先是一愣,沒想到老實巴交的孫連城居然會反擊,但很快就鎮定下來,呵呵一笑,問:“哎呦,你還有委屈了?那你說說吧。”

孫:“你說我不作為,不就是因為我沒給新大風廠解決工業用地問題么?陳岩石給你告狀去了。新大風廠要20畝工業用地,光明區能賣的地都讓丁義診給賣的一乾二淨,你為了討好陳岩石,嘴上說的輕鬆,可我上哪給他們搞20畝工業用地?你讓我怎麼作為?就算光明區有地,那他們有錢么?一分錢都沒有,你說說這地怎麼批?就他們那些個下崗職工,烏合之眾,哪家銀行願意給他們貸款?

還有那個信訪辦的窗口,改,不得花錢嗎?區財政剛剛給大風廠墊了1000萬,哪還有錢了?我自費花60元買了4個小椅子先頂一頂,怎麼了?怎麼就不作為了?老百姓坐小椅子委屈了?再說了,那信訪辦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丁義診在的時候,你怎麼沒發現?他一跑,你就看見了?早你幹嘛去了?”

李達康被問的啞口無言,孫連城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說:“你李達康說我不作為,那麼你呢?你用丁義診主持光明峰項目,他吃拿卡要,胡作非為,勾結開發商,隨意把工業用地改成商業用地,你身為一把手,當真一點都不知道?丁義診出事之前,群眾舉報就沒有斷過,你為了政績,充耳不聞。丁義診出逃了,你卻毫髮無傷,你這叫有作為?”

李達康嘴唇顫抖的說:“在丁義診這件事情上,我用人不察,我失職,我道歉。”

孫連城:“得了吧,達康書記,你承擔什麼責任了?降職了?還是處分了?連罰酒三杯都沒有,要是道歉有用的話,還要紀委幹啥?”

“說完丁義診,再說說你前妻歐陽菁。你前妻身為銀行行長,放貸吃回扣,你一丁點都不知道?她出事當天,你倆火速離婚,怎麼就那麼巧呢?你前妻走哪都拎著好幾萬的名牌包,你這麼些年一點都沒有覺察?就算你不知道她受賄,那你孩子在美國念書的學費和生活費是哪來的?你知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你連自己老婆孩子都管不了,你還有臉說我不作為?”

李達康氣的渾身顫抖,一拍桌子,大喊:“你要是覺得我李達康有問題,就去紀律舉報我!今天討論的是懶政,就事論事,你扯歐陽菁幹什麼?”

孫連城微微一笑:“好,咱們就事論事。你說我懶政,我孫連城在光明區一干就是二十年,我懶政?光明區為什麼GDP全市第一?為什麼大風廠一塊地就價值十幾億?這就是我懶政的結果嗎?我兢兢業業二十年,連個區委書記都不讓我當,誰不知道咋回事啊?你達康書記是趙立春的大秘,祁同偉是梁群峰老書記的女婿,你們都是有政治資源的人,跟坐著火箭似的的嗖嗖往上升。我孫連城在光明區一干二十年,連個區委書記都升不上去,不就是因為我沒有政治資源嗎?我連那個大貪官丁義診都不如,諷刺啊。對了,丁義診出事之前帶著一群幹部,天天往山水莊園跑,都快把那當幹部食堂了,你李達康能不知道?怎麼沒見你有一丁點作為呢?你是不是懶政?”

李達康指著孫連城大喊:“閉嘴,再胡鬧我開除你黨籍!”

孫連城毫不示弱:“我違紀了么?你憑什麼說開除就開除?你以為黨是你家的啊?你在這嚇唬誰倆呢?李達康,我等著你開除我黨籍!”

正在白熱之際,沙書記拍馬趕到,推門而入,對著孫連城鼓掌,沙書記激動的說道:“孫區長,剛才你們的討論,我們都看到了,很深刻,很感動。組織上已經決定了,下屆省長,你來當。”

孫連城仰頭閉目,雙手背在身後,緩緩說道:“算了吧,我孫連城何德何能?我自己一清二楚,我連區長都不想當了。”

沙瑞金書記疑惑的問道:“那你想去哪裡,但說無妨,組織上盡量滿足你。”

孫連城聽到這,兩眼一亮,高興的說:“我要去少年宮科技館,帶領孩子們看星星,探索宇宙的奧秘。”

沙瑞金和李達康聽到之後,被震驚的說不出話,當場許多幹部被孫區長的高風亮節,無欲無求,探索真理的精神感動的流淚了,紛紛站起身,為孫連城鼓掌,掌聲經久不衰……

從此,京洲官場上流傳著漢大幫,秘書幫,和星空幫三足鼎立的傳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