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瘋狂腐敗的中共體制晚期癌

——中共的腐敗已是晚期癌症的晚期

當年,我的老領導,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在中紀委監察部全體幹部大會上講過一句話,至今我記憶猶新。針對社會上有人議論,中共的反腐敗凈抓些倒霉的,尉健行說:〝對,就抓倒霉的!〞為什麼?因為腐敗分子實在是太多了,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小官也大貪,幾乎無官不貪,中紀委監察部1000多人,每個人每天累個半死,也抓不過來!

據4月26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中共安徽省副省長周春雨涉嫌〝嚴重違紀〞被查。這是近年來安徽省被查處的第7位副省長。此前被查的6位副省長分別是:王懷忠、何閩旭、王昭耀、倪發科、楊振超、陳樹隆。2004年2月,王懷忠被執行死刑。但是,殺了王懷忠,自有後來人!

王懷忠,自認為是〝澤中蛟龍〞,遲早要〝終入大海作波濤〞。他曾勞民傷財耗資3.2億元,建一個〝國際性〞的大機場,結果,機場建成後,一個多星期才有一架飛機起落,平常只有鳥兒在飛!他曾決定建一個〝世界上最大的動物園〞,折騰3年後,裡面只有兩隻小老虎!對王懷忠涉嫌腐敗問題,上級做過多次調查,但都不了了之。他曾公開在大會上講:〝感謝紀委,查我一次,提拔我一次,查我十八次,提拔我十八次!〞

越腐敗,王懷忠的官越當越大,到1999年10月,王懷忠被提拔重用為安徽省副省長。然而,到了2001年4月7日,王懷忠成了那個〝倒霉〞的傢伙。這一天,他被中紀委立案審查。2003年12月29日,山東省濟南市中級法院判處王懷忠死刑。王懷忠不服,提出上訴。2004年1月15日,山東省高級法院終審裁定:維持原判。經最高法院核准,2004年2月12日,王懷忠被以注射藥物的方式執行死刑。法院認定他索賄受賄517.1萬元,另有480.58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查處王懷忠,帶出了47起腐敗案件,涉案3億多元,查處的廳(局)級官員11人,縣(處)級官員12人。

據負責偵辦王懷忠案的山東省檢察院的檢察官介紹,與其他被查處的高官都有〝認罪悔罪〞表現不同,王懷忠自始至終對抗檢察機關的調查,拒不認罪悔罪。不僅不認罪悔罪,還說他的案子〝是共和國歷史上最大的冤案〞!據報導,王懷忠死不認罪,是因為他為了買官,曾向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安徽農業大學教書的堂妹江澤慧行賄450多萬元,而跟江澤慧行賄的人,肯定不止他一個人,江澤慧啥事沒有,他憑什麼認罪?

何閩旭,2005年6月17日,升任安徽省副省長。2006年6月23日,被中紀委立案審查。2007年12月25日,被山東省臨沂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法院認定:從1991年至2006年,何閩旭索賄受賄多達100次,貪腐金額841萬多元。其索賄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滿足情婦的需要。據他的一位情婦交代,從1996年至2005年,何閩旭給她的現金總計人民幣180多萬元、美金1.1萬元、歐元5000元!從何閩旭的履歷來看,1991年7月,他擔任浙江省勞動廳副廳長;1993年10月,任浙江省麗水地委副書記;1998年2月,任麗水地委書記;1998年12月任安徽省池州地(市)委書記,2005年年6月,兼任安徽省副省長。這又是一個一邊貪腐,一邊升官發財的典型!

王昭耀,1993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長;1998年,任安徽省委副書記;2005年1月,任安徽省政協副主席;2005年4月21日,被中紀委立案調查。2007年1月10日,被濟南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法院認定:從1991年2月至2005年2月,王昭耀在擔任安徽省阜陽地委書記,安徽省副省長,安徽省委副書記期間,先後44次受賄錢物,摺合人民幣704萬多元,另有650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王昭耀的妻子、兒子、大舅子、小舅子等,都被判刑。他的小舅子楊哲信沾他的光,由一名貨車司機,被提拔為碭山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後又升任宿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先後228次受賄,賣出69頂烏紗帽!

倪發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長。2013年6月,被中紀委立案調查。2015年2月28日,被山東省東營市中級法院判刑17年。法院指控他先後49次受賄,共計摺合人民幣1300多萬元,另有580多萬元的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據調查,倪發科〝愛玉成痴〞,說起玉石〝頓感精神、眼睛發光〞。平時看電視、看書,玉不離手,脖子上還要戴上一個玉石掛件;每到周末,把喜歡的玉石玉器鋪開,一件一件的欣賞;每隔兩周,給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蠟、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擠時間到當地的玉器市場看一看,隨身攜帶小電筒、放大鏡,檢驗自己的賞玉水平,享受當專家和被認同的快感。

倪發科曾主政六安市9年,擔任分管國土、地礦、環保等部門的副省長5年。自2013年6月被查以來,他曾主政的地區或分管的部門先後有多名官員落馬。其中,僅廳(局)官員就有:六安市原副市長權俊良、六安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原主任周耀、安徽省國土廳原廳長陳良綱、國土廳原正廳級巡視員楊先靜、安徽省地礦局原局長李學文等,給國家造成的財產損失高達19億元!

楊振超,2013年1月升任安徽省副省長。2016年5月24日,被中紀委立案審查。他的問題是:違反政治紀律,對抗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違規接受宴請、公款旅遊;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上級函詢時,不如實說明情況,在幹部選拔任用時為他人謀利並收受財物;違反廉潔紀律,涉嫌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犯罪。2017年2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了楊振超案,楊被控貪腐8200多萬元。2007年至2013年,楊振超曾任安徽省淮南市委書記,他也是繼陳維席、陳世禮、方西屏之後,近20年第4個落馬的淮南市委書記!

陳樹隆,2012年6月,升任安徽省副省長。2016年11月8日,被中紀委立案審查。陳樹隆曾任合肥市副市長,蕪湖市委常委、副市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市委書記,安徽省委常委、秘書長。今年3月22日,《北京青年報》引述接近中紀委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陳樹隆涉案金額巨大,遠超億元。其問題主要發生在蕪湖,涉及證券金融、招標投標、地產項目、司法案件等。陳樹隆落馬後,蕪湖市有100多名官員被約談。

2001至2017年,16年間,安徽省先後7位副省長因貪腐被查處,真是前腐後繼:殺了王懷忠,不警醒;判了何閩旭、王昭耀死緩,不警醒;抓了倪發科、楊振超,還是不警醒,又冒出陳樹隆、周春雨。為什麼如此〝按下葫蘆進來瓢〞?中共腐敗的癌細胞已深入骨髓,擴散全身,無藥可救了!

中共的腐敗之癌是怎麼產生的?一是源於它的理論。這個理論用五個字概括,就是〝馬克思主義〞;用四個字概括,就是〝高壓〞、〝欺騙〞;用三個字概括,就是〝假、惡、斗〞,用兩個字概括,就是〝邪教〞。這個邪教的第一特徵就是無神論。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因果報應,不相信天堂地獄,天不怕,地不怕,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敢幹!

二是源於它的體制。中共是一黨專政,黨管一切,管決策,管執行,管監督,管立法,管執法,管司法。在一黨專政下,中共的所有監督機構都是黨的附屬物,都沒有獨立的監督權:紀檢監察不能獨立於黨委;公、檢、法、司不能獨立於政法委;所有媒體都必須姓〝黨〞;所有民主黨派都必須在中共的統一領導下。

因此,紀檢監察的監督是非常有限的,公、檢、法、司之間的相互監督經常等於零,媒體的監督是受到黨的嚴格限制的,民主黨派基本上就是中共的花瓶,談不上什麼監督。而沒有強有力監督的體制,必然是一個滋生腐敗的體制。

因此,在中共的統治下,不腐敗是偶然的,腐敗是必然的。一個腐敗分子倒下了,千萬個腐敗分子馬上被〝複製〞出來了。到如今,中共的腐敗已經達到了人類歷史上一個登峰造極的地步。

唯有徹底解體中共,回歸神傳文化,全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敬神佛,敬天地,敬先賢,敬道德,敬規則,敬教訓,中國才能走向政治清明、長治久安的美好明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