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輝:當芭蕾舞劇《天鵝湖》主角遭遇文革

白淑湘被稱為中國芭蕾舞界的第一隻白天鵝。(網路圖片)

源於西方的芭蕾舞在中共建政後,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也出現在中國的舞台上。1952年,中央歌舞團成立,歌舞團聘請了蘇聯芭蕾舞演員來教授芭蕾。1959年,中央芭蕾舞團成立,並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排演了芭蕾舞劇《天鵝湖》,女主角由白淑湘擔綱,中國第一代芭蕾舞演員劉慶棠則入選扮演王子。他們兩人的命運也隨之發生改變,尤其是在遭遇文革後。

白淑湘掃廁所父親被殺

1939年出生在湖南的白淑湘,少年時期就顯示出了舞蹈的天分。她於1952年參加了東北人民藝術劇院兒童劇團,並於次年隨“赴朝慰問團”演出。1954年,進入北京舞蹈學院學習芭蕾舞;1959年,中央芭蕾舞團成立,白淑湘成為了第一批主要演員,並成為中國芭蕾第一明星,主演了《天鵝湖》。她還先後成功塑造了各種舞台人物,如《海俠》的女主角米多拉、《吉賽爾》中的鬼王密爾達、《淚泉》中的王妃扎列瑪等。

白淑湘的成功也讓她有機會走進了中南海,給毛等中共領導人表演。一次在給毛表演芭蕾舞劇《四小天鵝》後,她還邀請到毛一起跳舞。

1964年,江青開始對芭蕾舞劇產生興趣,白淑湘又被第一個選中,出演了篡改歷史的紅色現代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以下簡稱《紅》)的女主角吳瓊花。她為此還參加了軍訓,學習卧姿、跪姿、站姿、射擊等。在《紅》上演之前,芭蕾舞在中國觀眾心目中只是“舶來品”,但充滿濃厚革命意味的芭蕾舞劇《紅》改變了人們的看法。

正當白淑湘在為塑造新的舞台形象做準備之際,她在1965年被定性為走“白專路線”的典型人物。所謂白專路線,指的是只搞專業技術和專職工作,抵觸政治活動,不參與政治生活。從此,26歲的白淑湘被禁止參加演出。第二年,文革爆發,她連練功也被禁止,在芭蕾舞團里被揪出來反覆批鬥。在此期間,她除了被反覆批鬥,要求交代問題外,白天還要干掃廁所、掃地、挖地洞等粗活累活。

1969年,白淑湘被送到北京昌平區的小湯山幹校勞動,離心愛的芭蕾舞咫尺天涯,直到1974年。當時,因文革對中央芭蕾舞團的嚴重破壞,造成了團內無人可用,34歲的白淑湘才被召回擔任主要演員,並重新出演了《天鵝湖》以及新增演了《希爾維婭》等劇目,但演出還是受到諸多限制。此時,對於她而言,芭蕾舞演員的黃金年齡早已過去。

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中共給其“平反”後,白淑湘才獲得了更多的自由,直到1989年時年50歲時才正式離開芭蕾舞舞台。

令人唏噓的是,文革初期,白淑湘的父親白純義被中共政府槍決,原因是有人稱其簽字殺害了多名中共黨員。原來,白純義曾是國民政府的一名軍官,也是張學良將軍的下屬,從軍前則是一名律師。白淑湘出生後不久,母親去世,父親帶全家前往南京,在國民政府中從事文職工作。日軍佔領南京後,白純義又帶全家前往重慶。在中共攻佔重慶前,本可以飛往台灣的他選擇了留下,併到東北大學教授法律。然而,他終究沒有逃過文革。白淑湘和她也是舞蹈演員的姐姐因此受到牽連。

不過可嘆的是,被中共槍殺了父親、自己錯過了最珍貴的藝術黃金歲月的白淑湘,卻在被“平反”後再次為中共歌功頌德,稱“我們的藝術生命有了保障,我們重獲新生了”。這是怎樣的悲哀?

靈魂被扔到地獄中的劉慶棠

與白淑湘文革被批鬥、父親慘死的經歷不同的是,劉慶棠在文革中則走上了將“靈魂扔到地獄中”的道路,並最終自食其果。

1932年出生在遼寧的劉慶棠,16歲時考上了中共在東北地區創辦的第一所藝術學校──白山藝術學校,從此開始了其舞蹈生涯。1951年,因其舞蹈節目在柏林獲獎,劉慶棠等演員被留在了北京。1952年,中央歌舞團成立,劉慶棠成為該團的民族舞演員。當時,中央歌舞團聘請了蘇聯芭蕾舞演員來教授芭蕾,劉慶棠經過努力,從低級學習班進入了高級班。1956年,他在24歲“高齡”之際前往蘇聯正式開始學習芭蕾。

1959年,中央芭蕾舞團成立後,劉慶棠成為芭蕾舞劇《天鵝湖》中王子的表演者。隨著《天鵝湖》的成功,鮮花、掌聲和榮譽也接踵而來。此後,劉慶棠和白淑湘又一起跳了《海俠》、《淚泉》等舞劇。

在很多人眼中,劉慶棠和白淑湘是一對很好的搭檔,但隨著白淑湘的名氣越來越大,當人們更多地把目光聚焦在白淑湘身上時,劉慶棠的心中起了波瀾。當時有一些內行指出:“劉慶棠的氣質不像個王子,倒像個戰士……”這大概也為後來發生的事情埋下了伏筆。

1964年,篡改歷史的紅色現代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排演,女主角吳瓊花由白淑湘扮演,男主角中共黨代表洪常青則由劉慶棠扮演。毛在觀看了演出後,稱“方向是正確的,革命是成功的,藝術上也是好的”。由此定了調。《紅》劇成為革命樣板戲,江青指定其為“世界芭蕾舞壇上的一面戰旗”。劉慶棠亦深受江青的青睞。

1966年文革爆發後,劉慶棠的“革命鬥志”格外旺盛。他成立了新的革委會,自任主任和黨支部書記,許多人聚集在他的手下,向中央歌舞團、中央芭蕾舞團的“牛鬼蛇神”和“走資派”展開了猛攻,一時間芭蕾舞團成了陰風凄凄的人間地獄。白淑湘被揪出批鬥,52歲的中央歌劇舞劇院副院長、首席指揮黎國荃,也在劉慶棠主持的一次批鬥會後,因無法忍受誣陷和人格污辱,回到家就上吊自盡了。

由於劉慶棠的殘酷行為,不久,他被群眾揪下了權力的寶座,並被批鬥。1966年11月28日,在人民大會堂召開“首都文藝界大會”時,江青指名讓劉慶棠登上大會主席台,但由於群眾抵制,未能如願。會後,江青馬上派人向劉慶棠表示安慰:“不讓你上主席台,並不說明領導在政治上對你有什麼看法,希望你不要有什麼壓力。”

有江青的撐腰,劉慶棠的底氣更加十足。他繼續給江青寫信效忠,由此獲得了更多的賞識。自1967年5月,江青先後六次點名逼芭蕾舞劇團領導班子要“結合”劉慶棠。1968年3月,在江青的大力提攜下,劉慶棠終於如願以償,成為芭蕾舞團的領導之一。7月,經江青批准,他成為芭蕾舞團的頭面人物之一。

重新掌權的劉慶棠,再度開始喪心病狂地整人。他將所謂的“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反對文化大革命”、“攻擊江青”等罪名隨心所欲地扣到人們的頭上,全團包括臨時工在內的240人中,有70多個被其打成了反革命。團內人人自危,朝夕難保。在1970年前後,由劉慶棠主持的文藝界“清查”運動中,僅中央直屬文藝團體中被打成“5.16”分子的,就多達400餘人。

緊跟江青步伐的劉慶棠亦飛黃騰達。1969年4月,江青提名他當了黨的“九大”代表、主席團成員,1970年劉慶棠進入國務院文化組,開始統管全國文藝創作;1974年又在中共“十大”當選為中央委員;次年便一躍成為中共文化部副部長。

政治上飛黃騰達的劉慶棠,在生活上也是風流成性,並利用權力亂搞男女關係。一個比他小20來歲的姑娘,長期被他霸佔;任何一位女演員,無論是想爭取在戲中當主角或領舞,還是給丈夫落戶口、安排工作,只要有求於他,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掌中玩物。然而,對於他的控告信皆石沉大海,絲毫沒有影響他的仕途。劉慶棠更加死心塌地地緊隨江青,被稱為是江青的“忠實戰士”。

1975年9月,江青召集自己的親信秘密聚會。會上,江青對劉慶棠說:“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的總經理、董事長……現在好比1957年反右前夕,現在叫他們大鳴大放,將來再收拾。”秉承江青的旨意,劉慶棠隨後在芭蕾舞劇團、文化部藝術局所屬各團負責人會上大造輿論,為製造新的動亂進行輿論準備。此後,他多次搞鄧小平的黑材料。

1976年1月,劉慶棠在文化部連續召開會議,拼湊鄧小平“攻擊文化部的八條罪狀、攻擊文藝革命的七條罪狀”,並編入文化部1976年1號檔。從2月起,劉慶棠還遵照江青、張春橋的旨意,召開全國電影製片廠負責人會議,煽動“寫與走資派作鬥爭的作品”,“拿齣戲來當炮彈用”,並威脅說:“敢不敢寫與走資派鬥爭的戲,是路線問題、立場問題。”3月,他又親自指揮芭蕾舞團炮製了“層層揪鄧小平代理人”的舞劇《青春戰歌》等。

文革結束後,劉慶棠被羈押,並於1983年4月被公審,儘管他竭力為自己開脫,但還是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據說,審判期間,文藝界凡遭受過他迫害的人都有旁聽證,“重災區”芭蕾舞團還不得不特地指派一輛大客車,每天接送大家前去旁聽。判決後,曾被劉慶棠多次傷害的妻子徐傑與其離了婚,其三個子女也同他脫離了關係。

1986年春天,劉慶棠因患食道靜脈曲張,被批準保外就醫。之後他拋棄了照顧他多年的救命恩人──一個善良的女人沙音,而選擇與一個更有能耐的女人結婚,並開辦了一所舞蹈學校。其前妻徐傑如此評價劉慶棠道:“他的心,他的靈魂都扔到地獄裡了,他至死都不會安寧;他是一個精靈,在創造與欺騙中飛來舞去,閃著耀眼的光,但是他落到了地獄。他如果能自救,就讓他自救吧!”

結語

中共建政後,曾通過一輪又一輪的運動,將包括中國舞在內的中國傳統文化肆意摧殘,將無數承繼了傳統文化血脈的藝術家加以迫害,甚至對自己培養出來的紅色“藝術家”也不放過,白淑湘就是其中之一。而在這一過程中,中共又將人性中的“惡”發揮到了極致,讓一些演員從傳播藝術的使者變成了害人的凶手,最終也身陷囹圄,劉慶棠就是這樣的代表。說中共才是真正的把人變成了鬼絲毫也不為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