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吳小暉對決胡舒立又出新招 指向王岐山?被打到痛處?

財新胡舒立

圍繞安邦保險與財新傳媒之間的“交鋒”戲碼繼續上演。日前一封安邦保險致財新傳媒控制人胡舒立的公開信中,質問財新傳媒針對安邦保險及董事長吳小暉婚姻的報道不客觀,並稱胡舒立抹黑吳小暉是因為吳不聽其勸告,控股民生銀行。信中還表示要起訴胡舒立和財新傳媒。專家分析,安邦就吳小暉婚姻起訴財新不符合法律程序,因此安邦起訴主要是因為財新起底其資本運作黑幕。

5月3日,一則安邦保險致財新傳媒控制人胡舒立的公開信在社交媒體公開。

公開信中指,財新傳媒對安邦保險及其董事長吳小暉的報道不實,包括捏造吳“有過三次婚姻”、“夫妻關係已經確認中止”,誣陷安邦財險270億的投資是用於安邦增資,以及列舉安邦保險是金融街、金地集團、大商股份、遠洋集團、華富集團等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等等。

安邦吳小暉

安邦保險稱,將起訴胡舒立、財新傳媒,並希望後者不要“捏造事實,誤導輿論;黑箱操作、找人施壓”,最好能夠對簿公堂。

此外,安邦保險還表示將起訴身在加拿大的財新特約作者郭婷冰。

胡舒立,素有“中國最危險女人”之稱。她掌控的財新傳媒被指與王岐山關係密切,通常有一些帶有某種風向標的報道。這些媒體也曾發布關於谷俊山、周永康、令計劃等重大案件的深度報道。

近日,財新網一篇題為《穿透安邦魔術》的文章,對於安邦的資金運作模式作了極為詳盡的解讀,也意外讓中國民眾見識到安邦保險高超的資金運作手段。事件背後凸顯出中共金融系統的漏洞。

文中指,安邦最令人生疑之處在於成長速度和現今規模,不僅是經由駕馭市場邏輯和經濟規律,而是更多地憑藉權貴背景、違法違規手段等特殊原因,才取得如今的成就。

財新的《新世紀》雜誌曾透露,吳小暉是在陳小魯的公司標基投資集團工作時,邂逅國家科技部原副部長鄧楠之女鄧卓芮,兩人育有一子。

程曉農博士

程曉農:財新擊中安邦痛處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博士2日在網路評論中分析,財新有關吳小暉婚姻的報道是在兩年前,安邦一直沒有提出異議,現在才開始指責財新污衊;另外,從法律上講,如果財新確實污衊吳小暉的婚姻,那向財新提出訴訟的應該是吳小暉,安邦無權代表吳小暉提出訴訟。因此,安邦現在指責財新,吳小暉婚姻並不是重點,財新起底安邦資本運作才是主要原因。但是財新揭露安邦人頭股東問題,這些黑幕又見不得光,所以只能選擇以吳小暉婚姻問題向財新提出訴訟。

鄧小平和鄧卓芮

還有一點,如果是就婚姻問題控告財新,為什麼吳小暉不出面?有可能吳小暉確實已經失去人身自由。雖然吳小暉在被查傳聞中曾出來接受過一次媒體採訪,但是也很難排除他確實已經出事。

程曉農還表示,習近平王岐山當局從2015年大股災之後,就已經開始重手進行金融反腐,抓了很多人。因此,如果將此次安邦起訴財新解釋為金融大鱷對王岐山的一次反撲,有些牽強。

程曉農另外還說,很多表示打官司的事情,最後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是沒有起訴,更沒有立案,也就沒有下文了。

民生銀行飛單案涉30億被指“管理漏洞”

安邦保險的公開信中還指,財新傳媒和胡舒立此前曾多次警告安邦不要控股民生銀行,安邦沒有採納胡的意見,之後財新對安邦進行長達數年的抹黑報道。因此,信中質疑胡舒立是否有利益關乎其中。

日前陸媒披露,民生銀行北京分行航天橋支行行長張穎夥同他人,私自銷售非本行理財產品,涉案金額高達30億元人民幣,構成對投資人的重大危害,是有史以來第一大“飛單”案。

民生銀行北京分行航天橋支行行長張穎、副行長肖野、投資經理李亞慧和其餘三名涉案員工均被控制,接受調查。

民生銀行北京分行航天橋支行行長張穎夥同其他工作人員,向該支行鯨鑽高爾夫俱樂部100多位私行客戶和其他沒有達到私行標準的高端客戶推薦“非凡資產安贏”等“非凡”系列理財產品。

“飛單”就是銀行工作人員利用投資者對銀行的信任,賣不屬於銀行的理財產品,從中獲得高額的傭金提成。對於投資者來說,因為投資資金失去了銀行的背書,因此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張穎的行為,已經構成了“飛單”。

有分析稱,可以發現民生銀行理財流程存在巨大漏洞。

如果銀行是理財產品管理人,意味著在進行權益轉讓的時候,民生銀行分行產品部門負責人是知情的;如果是‘飛單’,那麼最後的受讓協議書上面不可能會有民生銀行的公章,而是蓋有理財產品實際管理人的公章。這說明,要麼是張穎私自使用支行公章,要麼就是她聯合民生銀行北京分行的產品部門造假。

很明顯,這是一個窩案,民生銀行北京分行產品部門人員眾多,想要實施詐騙行為非常困難。如果張穎能夠夥同其他支行員工私自使用民生銀行航天橋支行的公章,操作起來就相對方便許多。

涉及幾十億元資金的虛構理財產品案背後凸顯金融漏洞,民生銀行近來在金融界掀起重重波瀾,核心在於其金融系統存在漏洞。金融漏洞不僅涉及理財業務,同時也涉及信貸業務、擔保業務和投資業務。這種漏洞可能會以高層腐敗的形式出現,也可能會以底層員工“飛單”和假章的方式出現。

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益 來源: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