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鳴:出身是刻在額頭上的「賤」

《人民的名義》海報(網路圖片)

熱播電視劇《人民的名義》里的反派角色祁同偉死了,引起網上一陣的激動。是啊,一個草根,即使在大學品學兼優,在工作崗位非常賣力,出生入死,成了英雄,也還是爬不上去,只能跪下,再跪下,拜倒在權門,才有出頭之日。當然,這樣跪了之後,幹壞事是免不了的。多少個倒下來的貪官,但凡草根出身的,大抵都是這個路子,沒有例外。

在官場上,有沒有草根單憑自己的才華和能幹升上去的?大概也會有幾個,但絕不普遍。即便有這樣的人,妥協,屈辱,放棄原則,也是必須的。只要做了壞事,拿了不該拿的錢,參與了不該參與的事兒,但有風吹草動,首先落馬的,一定是這些人。前些年,總時不時有些處級崗位甚至副廳級的崗位被放出來,向社會招聘。我總是對想要應聘的同學和學生吹冷風:別做夢了,就算進去了,也爬不上去。你在那個崗位上,什麼也幹不成。迄今為止,我的冷言冷語,還都應驗了。

漫說官場,學界也是一樣。老老實實做學問,做出成績來,就能一步步升上去嗎?做夢吧。在大學裡,這樣不識時務的人,如果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九要被打入冷宮的。出國、評職稱,評獎都沒你的份兒。長江學者最初引入的時候,還能有幾個做學問的人入列,現在則一色兒的趨時者。

我當年因大學行政化的問題,跟學校在網上公開鬧翻,教育部的某些領導很生氣。他們生氣,不是因為他們認為我說的不對,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在他們眼中的既得利益者,一個所謂名校的教授,還是系主任,所以不該這樣說,尤其是不該以公開的方式說。

我懂他們的意思,一個草根,我們都給了你這麼高的地位,你怎麼還能出頭批我們,簡直就是沒良心,忘恩負義。當年教育部這樣認為,我們學校的某些領導,也這樣認為。

現在的一個系主任,不過是過去的教研室主任,當年我這個系主任,是大夥自己選的,然後由學院認可,無非是個工頭,算不上官兒。而我評教授的時候,是唯一沒有拜碼頭的參評者,儘管我的教學沒的說,科研成果比其他所有參評者加起來都多,但是,評委的主流意見,依然不傾向我。僅僅是因為兩個來頭很大的參評者爭得太厲害,所以,才讓我成了黑馬,僥倖露頭。但是,在那些高高在上者看來,一個草根,只要冒了上來,就是我們的恩賜,你就得感恩。

在大學裡,評職稱不看教學,也不看科研成果,只看關係,跟權力者的關係。在我評職稱的時代,連評委都是領導自己找的,不貫徹領導意圖,怎麼可能?所以說,我從來沒有爬上去過,僅僅靠僥倖,得了一個教授而已,這個教授恰恰又在所謂的名校里而已。自從跟學校鬧翻,早就被一腳踢了下來。之所以沒有被解聘,只是礙於事情已經公開,輿論影響太壞。

這些年來,在學界行走,發現草根上位,不妥協,不屈服,不往上靠的,真的罕見。不委屈身體下跪,就得委屈靈魂受罪。現在如果清華“非升即走”的原則得以推廣,如果還敢堅持原則,恐怕連一個卑微的飯碗都沒了。連學界尚且如此,官場怎麼可能例外呢?

例外的地方,大概只有市場。如果一個企業,完全或者大體完全是市場導向的,一個有才華可以給企業帶來利益的人,儘管有個性,脾氣有點大,也會被老闆所包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