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山東警官「抬棺決鬥」約戰山東高院院長等三人

日前,山東鄆城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原指導員曾凡錦在網上公開發布一份《抬棺決鬥宣言》,約戰山東高院前院長周玉華,淄博市中院院長王瑋,鄆城縣檢察院原檢察長韓文進。曾凡錦稱,已買好棺材,要與約戰對象生死決鬥。此前,曾凡錦曾率領35名警察舉報時任鄆城縣委書記的劉國生,遭劉打擊報復,被菏澤市中級法院枉法判刑3年。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在徹底清洗政法系之前,“依法治國”只能停留在口號,政法系仍然會在其“無法無天”的慣性下照常運作。

據維權網報道,2011年,曾凡錦從監獄出來後就繼續實名舉報劉國生、鄭建生等人的貪腐和迫害曾凡錦的惡行。曾凡錦事件曾被多家大陸官媒揭露曝光,一年多前劉國生因貪腐落馬鋃鐺入獄,但冤案的直接製造團伙——山東省司法檢調系統上至省最高法院院長,下達菏澤市委政法系統,以及鄆城縣檢察院中級法院主要負責人等,卻沒有承擔應付的責任,而曾凡錦卻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如今8年過去,曾凡錦仍未能昭雪冤情。2017年4月1日,在尋求冤案平反這條路上看不到希望的曾凡錦,選擇〝抬棺決鬥〞,約戰山東高院院長周玉華等人,為自己洗刷冤屈。

自由亞洲報道,這本是一起中國大陸司空見慣打擊報復舉報人的尋常冤案,經新華社、人民網、經中新網、央視網、光華社、中國青年報、中國法制報、新京報等500多家主流喉舌媒體揭露曝光,徹底平反昭雪通常是鐵板釘釘的事情,卻尾大不掉地拖了整整8年。

報道還指出,蒙冤人,業已傾家蕩產的原鄆城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指導員曾凡錦,卻在一年多前翻案日趨明朗之際,冤獄製造主嫌,本地大老虎,鄆城縣委書記劉國生貪腐落馬鋃鐺入獄之後,被虎子虎孫涉嫌復仇式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山東司法界現〝抬棺決鬥〞,警官曾凡錦約戰高院院長周玉華等人。(網路圖片)

《抬棺決鬥宣言》內容摘要如下:

致山東高院原院長周玉華等人的抬棺決鬥宣言

山東高院原院長周玉華:淄博市中院院長王瑋:鄆城縣檢察院原檢察長韓文進:

本人是率領35名警察舉報大貪官劉國生而被菏澤市中級法院枉法判決,蹲三年冤獄的鄆城縣經偵大隊原指導員曾凡錦。我已買好棺材,今決定向你周玉華、王瑋、韓文進發起生死決鬥,時間:2017年5月10日。地點任你們選擇!

你周玉華主政山東高院期間,山東司法亂到什麼地步,你雙手粘滿多少冤民的血淚?你好意思當這個院長嗎!最近的於歡案不過是冰山一角!我因舉報大貪官劉國生被菏澤中院終審枉法判決後,向你掌門的山東高院申訴,以為你們能夠公平正義,誰料烏鴉同黑!周玉華請告訴我你主政的高院申訴成功率多大?

你王瑋,一個蒙陰縣廣播局技工和日照高旺醫院放射員,如何成為法院院長我不想知道!在你主政菏澤中院期間,無視大貪官劉國生及其爪牙對我打擊報復,做出枉法判決,且至今不宣判,不給判決書,暗箱操作,實屬無恥!今你又跑到淄博為害一方,我替淄博人民感到擔憂!

你韓文進身為鄆城檢察院檢察長,拜倒於劉貪官腳下,令聽計從,如尊父命,且狗仗人勢,甘作鷹犬。為效敬主子,你無中生有,捏造事實,毀滅證據,偽造證言,隱藏筆錄,未立先拘,起訴無罪,訴了撤,撤了又訴,干盡了司法敗類所能幹的骯髒勾當,勘稱喪權辱法,強姦法律的傑出代表!

我深知現為文明社會,但何以棄法律而擇下策?皆因走投無路,被你們這群司法流氓逼上梁山。2009歲末,我舉報劉國生後,爾等接受被舉報人請託,徇私枉法,出賣良心,把我投進監獄。今劉大貪官落馬,但司法仍然腐敗,我申訴八年,未能討回公道。如今,盤點已平反冤案,罕有正常申訴而勝!你們口口聲聲要什麼無罪新證據,拿出新證據,又說不合法!故我對正常途徑心灰意冷!

如今司法黑暗,上下通吃,官官相護,冤民面對的是胸佩國徽受制於權力的司法,什麼正常申訴,分明是一條不歸路!面對殘酷現實,我無望、無助,故慷慨赴死,與爾等昏官了斷,讓華夏百姓看看,水滸後人不畏權貴的精神尚在;不懼生死,該出手時就出手的膽略尚存!

在於歡案爆出山東司法醜態之時,為千萬個母親不再受辱,為千萬個於歡不再蒙冤!我決定向你們發起決鬥!曾經的院長周玉華和現任院長王瑋及已卸任的韓文進,爾等若身上還流淌著人血,請舉起屠刀,向我亮劍!

可單打獨鬥,也可以一敵三,雙方自願,死傷無責。我會將本決鬥書公布給全國律師、記者。我早將生死度外,不怕爾等敗類對我滅口!如果你們還有一點血性,請在10日內書面或口頭告訴我是否應戰?5月2日我將公開本決鬥書!

政法系還在對抗“依法治國”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曾表示,雖然習近平當局要求“依法治國”,發布“終身追責”新規,但是如今的政法系統,雖然周永康被抓,但仍然是江澤民時期留下的班底,大小官員大部分還是那個時期提拔上來的,高壓維穩、無法無天、欺壓民眾、草菅人命,不會對習近平提出“依法治國”當回事。

“在水一方”表示,鄧小平1997年死後,江澤民大權在握,腐敗治國再無顧忌,燜聲發大財上行下效,壓榨民眾瘋狂斂財,造成社會矛盾日益尖銳。特別是1999年,江澤民下令3個月消滅法輪功失敗後,推行的鎮壓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滅絕”、“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就給幾千上萬的獎金,還可以升官發財。

在鎮壓法輪功過程中,政法系迅速坐大,將鎮壓法輪功的“無法無天”推行到一般民眾,同時給從中央到地方610系統播發巨額經費,政法系成功的系統的轉變成了利益集團,靠“抓嫖”、“罰款”等惡劣手段榨取民眾財產,靠瓜分巨額“維穩”經費自肥。如果僅僅靠一個“依法治國”的口號就讓這些人回頭從善,根本不可能。事實上,在習近平上台至今,政法系官員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不被清算,一直在跟習作對,對習的政策“反向”執行。在徹底清洗政法系之前,“依法治國”只能停留在口號,政法系仍然會在其“無法無天”的慣性下照常運作。

“在水一方”認為,目前的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據報是江派大佬曾慶紅的親戚,而習近平的親信王小洪目前還在副部長中排名第八。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雖然沒有那麼深的江派背景,但是對公安部這個龐大的利益集團也無能為力,港媒曾多次披露孟建柱“不作為”遭習近平批評。因此,習近平要真正掌控公安部以至政法系權力,還有一段路程。雷洋案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在水一方”指,習近平稱“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政法系統的無法無天和胡作非為已經激起極大民憤,威脅到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習近平要維護政權,就必須要挽回整頓司法,讓民眾從新建立對中共的信任。習近平上台後,已經克服很大困難廢除了臭名昭著的勞教制度,並提出對司法系統的官員“終身追責”,這確實是在向“依法治國”方向做出努力。

但是,中共已經血債累累,暴政造成的官民矛盾也已無可調和,當今中共維護統治的根本實際是靠強權暴力。所以,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中共體制,當局即使真心推行“依法治國”,也只能是一個良好的願望而已。

海外媒體維權網2015年11月收到山東警察曾凡錦本人的投訴,詳述實名舉報原鄆城縣委書記劉國生而被打擊報復的冤案始末。內容如下。

2015年11月6日,本網收到山東鄆城蒙冤警察曾凡錦的投訴,他敘述了他們35名警察實名舉報原鄆城縣委書記劉國生等人的貪腐行為後,自己遭打擊報復被酷刑和冤獄3年的悲慘遭遇。

據曾凡錦陳述:2009年初,曾凡錦和35名 警察聯名向上級有關部門實名舉報了時任鄆城縣委書記的劉國生生活糜濫,魚肉百姓;操控黑白兩道,強拆強佔,打死、打傷、拘留農民;不顧百姓死活,建設國家明令禁止的高污染項目等腐敗問題,當時他們還將舉報內容上傳到網路。

沒想到曾凡錦等人的實名舉報讓劉國生惱羞成怒,他利用手中的權利召開常委會,指派政法委書記袁紅兵挂帥,對曾凡錦進行有預謀、有組織的瘋狂報復。他首先安排撥付專項資金,花百萬巨資刪帖,隨後操縱司法利用高科技技術偵查手段,對曾凡錦實施跨省追捕。

2009年3月22日凌晨,幾十個不明身份的人突然闖進曾凡錦家,沒有出示任何手續就在他家瘋狂搜查。他們不顧曾凡錦90歲高齡母親和病危妻子的哀求,強行將曾凡錦綁架到菏澤市東郊一個荒無人煙的院落內。後來曾凡錦才知道這裡是菏澤地方檢察院私設的一個關押審訊地點。

在這裡,曾凡錦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由鄆城縣檢察院副檢察長鄭建生親自帶領10幾個人對他進行了長達50多個小時“車輪戰”式的連續酷刑審訊。他們將年近60歲的曾凡錦卡在老虎椅中,在長達50餘小時里曾凡錦身體一動也不能動,審訊人員不時順著曾凡錦的脖子往曾凡錦身上倒涼水,然後再用風扇對著他吹。

當時三月的天,未暖還寒,曾凡錦說渾身濕透後被風一吹,就像一下掉進冰窟里,那種酷刑折磨的痛苦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曾凡錦被酷刑折磨的50多個小時中,不給他吃飯和喝水,不讓休息,10幾個人輪流審訊,給曾凡錦捏造了很多莫須有的罪名,逼他簽字認罪。

為了獲取曾凡錦的“犯罪”證據,劉國生親自指揮檢察院檢察長韓文進、副檢察長鄭建生,接連抓捕平常和曾凡錦關係不錯的8名同事,對他們實施威逼利誘,讓他們指控和誣陷曾凡錦。曾凡錦的同事劉磊被異地關押在巨野,連續40多個小時的酷刑審訊,致其當場昏死被120送到縣醫院搶救,接診醫生至今仍可作證。

劉磊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審訊他的檢察官用了7個小時的時間,擬好一份栽贓陷害曾凡錦的材料,作為劉磊的筆錄逼他簽字畫押。稱:七年前,曾凡錦作為大隊指導員,5次瞞著大隊長、局長取代中隊長夥同季洪濤,劉磊(下稱季劉)分配中隊的提成款6萬餘元,曾凡錦得5萬元,季、劉各得6000元。

為避免孤證,他們又對曾凡錦早已患病失憶的同事季洪濤痛下毒手,對他實施刑訊逼供。他們將劉磊的筆錄僅用20分鐘的時間,就複製粘貼修改上季洪濤的名字,可笑的是5000多字的筆錄無論是內容、標點符號、甚至連錯別字都完全相同。

可憐本已患病的季洪濤,怎堪忍受慘無人道地酷刑折磨,腦部出現血栓,季洪濤不但沒有被送到醫院治療,反而將其送進看守所,但看守所見季洪濤病重拒絕收押。他們為季洪濤辦理了取保候審的手續將他放回家。

第二天,季洪濤腦溢血加重險些送命造成終生殘疾,現在只要出家門就回不到家。

他們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曾凡錦關押到看守所,長時間的酷刑逼供,致使曾凡錦到看守所後就患病病情危機,為保住性命爭取取保,無奈之下,曾凡錦不得不按照他們偽造的他人證言,違心的承認接受了2000元手機費等問題,結果曾凡錦被冤獄3年。

2011年11月11日,曾凡錦從監獄出來後就繼續實名舉報劉國生、鄭建生等人的貪腐和迫害曾凡錦的惡行。

現在,劉國生、鄭建生等人因貪腐行為已經被紀委查處,曾凡錦雖然豁出老命一直在舉報和維權,但冤案平反卻比登天還難!

曾凡錦說這是因為背後還有一個龐大的腐敗體系!希望媒體能關注報道他的遭遇,希望他的投訴控告早日引起上級部門的重視,還他一個公道!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