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86年反腐 因涉這些元老子女不了了之

——追憶朱厚澤

1986年春天,中央召開8000名幹部大會反腐敗,涉及胡立教的兒子、胡喬木的兒子、葉飛的女兒。後來抓不下去了。鄧小平說,經濟體制改革到一定的程度,必須搞政治體制改革。

朱厚澤簡介:男,貴州省織金縣人。1978年10月後,歷任貴陽市革委會秘書長、革委會副主任,貴陽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市委書記,貴州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省委書記,省委第一書記。1985年7月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1987年後歷任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黨組副書記。1999年2月離職休養。他是中共第十二屆中央候補委員、委員。2010年5月9日凌晨0:16,因病在北京逝世。

我只知道一年多的情況

1994年,我(楊繼繩)正在寫《鄧小平時代》,對朱厚澤說:我正在寫一本書,想如實記錄20世紀最後20多年的歷史。請你談一些你所經歷的情況。

朱說:我1985年8月從貴州到北京,1987年1月底離開中宣部。1986年夏天以後,我感到一場鬥爭不可避免。每到形勢寬鬆時,左派總是要挑起新的事端。“9·18”學潮平息以後形勢不錯,左派又挑起兩件事,一是“馬丁事件”,一是“秦柳方事件”。

秦柳方是中國社科院的一位老先生,他把經濟改革中的一些問題集中起來,說成是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材料送到胡喬木那裡,胡喬木、薄一波批給胡耀邦、趙紫陽。趙紫陽的批示是:“批判經濟工作中的自由化要慎重,更重要的是要鼓勵探索創新。”胡耀邦批的是:“同意紫陽意見。”他們二人壓下來了,沒有引起一場大批判。“馬丁事件”被新華社的《國際內參》和《經濟參考報》炒了一下,也被胡、趙壓下來了,沒有引起更大的風波。這兩件事還是公開的。更內部的是圍繞“精神文明決定”的起草展開的。

耀邦想搞一個好的意識形態文件,用一個開明的方針來對待意識形態。左派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堅持原來的那一套,並用這個機會整胡耀邦。一討論就有分歧,一討論就吵架。最終,精神文明文件翻了盤,陸定一發言引出了鄧小平“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還要講二十年”的那段話。左派更得勢了。從而形成了胡耀邦下台的背景,有了胡耀邦下台,就有了八九政治風波;有了這場風波就有趙紫陽下台,這是連著的。

從北戴河爭到北京。在十二屆六中全會上出現了黨的會議上少有的情況。在人大會堂,胡耀邦念完了決議,準備舉手通過了,陸定一站起來發言,重申他在北戴河的看法:不同意提“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陸講完了引起了熱烈鼓掌。在主席台右邊的中顧委席上掌聲最熱烈。當時的座位是,中間是中央委員,左邊是中紀委委員,右邊是中顧委委員。我到中顧委席上說:“你們這麼大勁,鬧不好可能幫倒忙。”當時主持會議的胡耀邦感到很難辦。主席台上議論起來了。最後還是小平同志出來講話,強調反自由化不僅這次要講,還要講二十年。當時小平是即席講話,沒有文字稿,不好傳達。耀邦說,先不要傳達,怎麼傳達,由書記處研究後再定。

朱厚澤對我說:你可以研究一下這一段時間的報紙。從1985年9月黨代會(會議期間正好學生鬧事),到1987年耀邦下台,到1987年5月13日趙紫陽在懷仁堂作報告,扭轉左的局面,到十三大。這兩年間發生的事值得研究。他接著講他親歷的事情:

1985年9月黨代會前在北戴河做準備。一是通過“七五”建議,二是新老班子交替合作。因學生鬧事,又加了一個議題:如何加強政治思想工作。1986年秋天要通過《關於精神文明的決定》,為準備這個文件,討論了一年。黨代會討論新老交替,到十三大才真正解決。(1986年鄧小平同義大利女記者法拉奇講要下來,國外所有的報紙都登了)原計劃十三大鄧全退。這兩年,一是黨的思想政治工作怎麼辦?二是人事組織工作怎麼辦?耀邦下台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中。在這期間,改革理論提出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

在精神文明決定的討論過程中有兩期簡報,耀邦親自抓這個文件的起草。這個起草小組又接著搞初級階段理論起草。在起草“精神文明”文件中就提出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問題。已經比較成熟了,但沒有寫進“精神文明”文件,而是留給“十三大”政治報告。

1986年春天,中央召開8000名幹部大會反腐敗,涉及胡立教的兒子、胡喬木的兒子、葉飛的女兒。後來抓不下去了。鄧小平說,經濟體制改革到一定的程度,必須搞政治體制改革。1986年9月到11月,小平多次講政治體制改革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本文摘自《炎黃春秋》2012年05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