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酷刑對待維權律師 追責中共刻不容緩 - 用藥物毀人神經

——陳光誠:追責中共刻不容緩

李和平律師入獄前後

我得知李和平律師歷經22個月的煉獄之後終於回家了,雖然精神還好,可人彷彿老去了20歲,已變得滿頭白髮骨瘦如柴!他的妻子王峭嶺見他時那一瞬間,一家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人間的真情與感動,辛酸與憤怒盡在此情此景中,何等令人動容,有多少錚錚鐵骨硬漢禁不住淚如泉湧!

在一旁的王全璋律師四歲的兒子泉泉看到李和平歸來一家擁抱的場面,用稚嫩的聲音問他的媽媽李文足:“我的爸爸為什麼今天不回來……!”真是令人心如刀絞,悲從中來!我不由得哽咽了,我知道,看到這段6秒的視頻,聽到小泉泉那稚氣的聲音,哭的絕不只是他的媽媽李文足!同時,我也想起自己當年出獄回家時的傷心情景!

是的,王全璋律師還在中共的魔爪中沒有任何消息,我們無法回答幼小的孩子的問題。

李和平在看守所里時,因拒絕認罪曾遭到長時間的“抱鐐”懲罰,還被強迫服用一種據說是治療高血壓的藥物。可服藥後會出現身上肌肉疼痛,眼睛看不見的反應。包括一月份取保的李春富也同樣有被用藥的經歷,當時已致精神失常。

謝陽的妻子陳桂秋透露,謝陽被取保後反應也與往常極不相同,懷疑被用了什麼葯。“709”出來的所有人都反映曾被要求服用一種葯。其實僅從李和平律師消瘦的身體和滿頭的白髮我們也不難想到王全璋、吳淦和江天勇等都遭遇了和正在遭受著什麼樣慘無人道的酷刑對待!

和平兄回家了,李春富、謝陽取保了,這固然是值得慶幸的事情。可是終於鬆一口氣之餘,我們不能忘記“709”還沒有完全結束,江天勇、屠夫吳淦和王全璋仍被中共關押著。

中共給遭受“709”迫害者到底強制服用的是什麼藥物?是不是某種神經劑?如果是,將大比小,這與敘利亞的阿薩德用毒氣殘害自己的人民性質是一樣的。

我們必須追究作惡者的責任,無論是組織還是個人,都不能放過,否則天理何在!無辜的公民被中共無故關押了近兩年,身體、精神都受到嚴重的摧殘,若就這樣輕易的放過做惡者,將會後患無窮。因此,絕不能放過任何作惡者,否則也是對作惡者的另類縱容。

時至今日,中共想通過“709”大抓捕打擊先行者,震懾民間維權的目的顯然是落空了。從“709”家屬的團結抗爭,人權律師們的前赴後繼、知難而上,以及民間對謝陽開庭的圍觀聲援與中共的如臨大敵……就能看得出來。

不僅如此,中共為此在國際上付出的政治代價也逐步地顯現出來。今年官民力量的對比會有新的調整,邪正相爭的博弈會越發激烈。俗話說“亂世英雄起四方”,民間需要抓住戰機追責中共,進行有力的反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