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秘書揭康生與周恩來鄧小平鮮為人知的親密關係

康生和周恩來過從密切。康病後,周恩來多次來看他,說他們同年生(1898年),還說他們在上海一起工作(指「特科」工作)的只剩下三個人(指周、康、陳雲)了,康比周早死23天(1975年12月16日),但這個消息沒告訴周(因他在病中),周在病危時跟醫生吳階平說:「我這裡不用了,你到康老那兒去吧!」現在書上都避諱康而說成:「你到更需要你的人那裡去吧!」

康生和鄧小平關係很好。在十一屆三中前的中央工作會議上,陳雲點了康生的名,說康生的錯誤是嚴重的,要中央批判他。鄧並不贊成。鄧回京後,這樣急切地去看康生,原因有二:一則,鄧和康關係不錯;二則,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後,康生是中央組織宣傳工作的總管。本文選自2013年第2期《炎黃春秋》,作者閻長貴曾任江青秘書,原題為《康生的秘書談康生》。

1966年,毛澤東在林彪、周恩來、劉少奇、康生、陶鑄、鄧小平、朱德、陳毅、賀龍等人的陪同下,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紅衛兵

黃宗漢作為康生的秘書,在康生身邊工作十幾年,經歷了康生主持寫和蘇共爭論即所謂“反修”的“九評”文章的事,也見證了康生參與領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全過程。康生死後,他還由於康生生前的關照,被任命為軍委辦公廳副主任(副軍級)。他和康生相處時間很長,無疑對康生是很了解的。但他對康生莫說沒留下全面的回憶,就是某個方面、某個問題的比較全面的回憶也沒有。這是多麼可惜、而又實在無法彌補和挽救的事情。與他相同,還有一位比他給康生做秘書時間更長的李鑫,在康生死後,當了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據說還是第一個向華國鋒提議解決“四人幫”的人,而他比黃宗漢死的還早,也沒有看到他留下什麼對康生的回憶材料。不消說,沒有李鑫、黃宗漢對康生的回憶,這對全面(包括正面和負面)認識和了解康生是很不利的。而在李鑫、黃宗漢生前,也沒有人做這方面的“搶救”工作,甚至沒人提起這件事,實在是一種遺憾,一個教訓。

黃宗漢沒有留下對康生的比較全面的回憶材料,但我以及其他人在“文革”後和他的接觸中,他還是談到康生的一些事情,儘管不全面、不系統,但對我們了解康生這個中共黨史和中國國史不能不提到的人物,還是有幫助的。所以,我不揣冒昧地寫了這篇小文。

我是1967年1月到1968年1月給江青當秘書期間認識黃宗漢的,因為我們都是小知識分子,又在負責人身邊做同樣的工作,認識後,很親切,簡直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在“文革”中他比我幸運,他一直受康生重用,而我則僅僅一年時間就被江青誣為“坐探”投入了監獄,關押起來。“文革”後我們又不止一次地見面相聚、暢談,他還經常問我,經濟上有困難沒有,他表示可以幫助我,我很感激他。2001年3月22日,我和歷史學家蘇雙碧先生一起到國防大學去看望他(他在康生被揭發和批判後得到某大人物的關照,僅被降為國防大學師職教員,蘇雙碧和他是福建老鄉),在我們晤談中,他談到康生和中央一些人的關係,我認為很重要,回家後做了追記,現在加以整理,公之於世。

1、康生不知道《五一六通知》說的“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式的人物”是劉少奇。在1966年5月通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第一個綱領性文獻《五一六通知》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康生竟然和戚本禹、張春橋等很多人一樣不知道這個《通知》中所說的“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式人物”是劉少奇。他在這次會議的講話中還向劉少奇做檢討。他說:“王明路線的時候,我犯過錯誤,當時職工國際有一個文件,說少奇同志是右傾機會主義。當時我也相信了,攻擊少奇同志在職工運動方面是右傾機會主義,還在《鬥爭》上登過反對少奇同志的文章,署名為謝康。這個誰也不能怨,只怨自己的思想錯誤,沒有看到少奇同志是在白區代表毛主席的路線的。”(據穆欣《夢醒時分——十年動亂紀事》,未刊稿)還說,在延安我向你做過檢討,在今天我還要向你檢討,將來還要檢討。不能像有的人,當時反對你,還代替了你,一點檢討也不做(總理插話:那就是××啊!)

2、康生和鄧小平關係很好。黃宗漢說,康生上世紀50年代初期,有一段時間坐冷板凳,他重新起來,一靠毛澤東,二靠鄧小平。60年代,鄧和康一起具體主持“反修”鬥爭。鄧在“文革”中1973年從江西回來,很快就帶著全家去看病中的康生。哨兵不讓進。我又出去接他們。全家見到康生,深深鞠躬,鄧謙遜而懇切地說:“康老,我還是個壯丁,還可以工作。”鄧回京後,這樣急切地去看康生,原因有二:一則,鄧和康關係不錯;二則,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後,康生是中央組織宣傳工作的總管。(按:在正式出版的關於鄧在“文革”的書中,講到鄧1973年從江西回京後,去看這個人、那個人,篇幅很大,而去看康生的事連一點影子都沒有。——筆者)

康生死時,康生的兩頂桂冠(“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光榮的反修戰士”)是鄧主持定的。

在十一屆三中前的中央工作會議上,陳雲點了康生的名,說康生的錯誤是嚴重的,要中央批判他。鄧並不贊成。鄧復出工作後,所請顧問之一就有李鑫(前面已指出他是康生的秘書);有人要整李鑫,鄧保他,讓他繼續擔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職務,後因無事可做,到經濟所任副所長。(按:康生做了大量壞事,當然與他的品質有關,是不是也要從體制方面找找原因?鄧小平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中說:“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筆者)

筆者補充一點,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毛澤東讓林彪主持政治局生活會,批評劉少奇,林彪和江青搞成了主要批判鄧小平,甚至把鄧說成是敵我矛盾,這樣一來,鄧覺得沒法工作了,他就提出把他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所分管的中聯部、中調部等交給“康老”——這恐怕也是證明鄧和康關係比較好的一件事情。

3、康生和周恩來過從密切。康病後,周恩來多次來看他,說他們同年生(1898年),還說他們在上海一起工作(指“特科”工作)的只剩下三個人(指周、康、陳雲)了,康比周早死23天(1975年12月16日),但這個消息沒告訴周(因他在病中),周在病危時跟醫生吳階平說:“我這裡不用了,你到康老那兒去吧!”現在書上都避諱康而說成:“你到更需要你的人那裡去吧!”

4、康生和江青的關係不像人們說的那樣好。黃宗漢說,康在延安告訴江青,你跟主席結婚,成為主席夫人,和你在上海當明星不一樣。江青會見維克多的事,康很不滿。十大前,江求康替她說說進常委的事,康不同意,跟總理講,總理回答,主席說了:江青當政治局委員足矣。黃說,有一天夜裡,李訥敲他的門,說找康老,要告江青的狀。

筆者補充一點。七八年前,我在寫《“文革”初期對江青的宣傳》時,寫了林彪、總理、陳伯達等領導人對江青的讚揚,但我沒查到康生對江青的讚揚。

還有一件事,是關鋒告訴我的。1967年2月10日,毛澤東因為打倒陶鑄的方式和程序(請注意我加著重點的幾個字——筆者)的事,批評了陳伯達、江青,要中央文革小組開會批評他們。這個會當然要由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主持。屆時,他和王力去請康,康說:“要批評就批評江青,連陳伯達都要自殺了,都是江青搞的!”關勸康:“康老,要顧全大局……”而開小組會江青未參加,康生也未批江青。

需要說明一點,就康生和陳伯達相比,江青對康生還是比較尊重的,我見過江青像“三娘教子”那樣訓斥陳伯達,沒見過江青這樣訓斥康生。從總理起到普通工作人員,對江青,都稱“江青同志”,而康生則經常直呼“江青”其名。這可能是從延安繼承下來的習慣。但這並不完全表明,康生不尊重江青(在某種意義上說:不怕江青)。康生後來在公開場合,不僅稱江青同志,甚至有時在他給江青的信上,竟寫:“呈江青同志親啟”。這種稱呼的變化是很值得注意和深思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