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709維權女律師李姝雲揭政法系酷刑 披露被迫服藥

曾被捕的709律師李姝雲,首次打破取保後的緘默,在社交媒體上披露被羈押期間的酷刑遭遇,成為有力的佐證,其中更提到亦曾被迫服用不知名藥物。有維權律師希望,709案強迫用藥事件受到國際的關注。

709被捕律師李姝雲(左)披露被羈押期間受到酷刑及被強迫服用不知名的藥物

李姝雲是涉及709案的鋒銳律師事務所前實習律師,在取保1年多之後,她周六(13日)晚在社交網揭開酷刑經歷。她回顧在密不透風的場所被秘密監居6個月,而在看守所的3個月期間則遭受非人虐待,包括辱罵,長時間罰站和固定姿勢,與死囚同監以加重恐懼感等。

其中李姝雲更重點提及被迫服用不知名藥物,這種葯導致肌肉酸痛、精神低迷等。李姝雲和她的家人未能接受本台採訪,其父親因受到國保長期威脅變得驚恐,要求李姝雲刪除酷刑經歷。但有關消息已經在網路上傳,包括國際特赦組織、國際人權服務社等機構,關注到事件。

旅美法學學者滕彪在接受本台訪問時認為,從目前曝光的情況來看,709案中被喂服不知名藥物情況是普遍存在,這一種酷刑模式應該被國際重視。

滕彪說:今天才看到李姝雲律師勇敢的站出來,披露她在被關押的9個多月的時間,所遭受酷刑的情況,尤其是強迫服藥的情況應該引起全世界的關注。最近像李春富、李和平和其他的709律師出來都反映有服藥的情況,不明的藥物對身體、對精神是非常有害的。中共用精神藥物或是用精神病院強制收容辦法來對付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已經有很久的歷史了,但是這種情況還沒有引起國際社會足夠的重視。

維權律師盧思位亦在向本台表示,應該提請中國人大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調查有關事件。

盧思位說:這是個非常大的事情,是某個辦案機關、地方勢力的個案?還是整個中國普遍性的、或者說是高層默許的酷刑?可能永遠都沒辦法查清,會湮沒在這種體制之中。應該要求人大,全國人大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來調查這個事情。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早前接受本台訪問時亦督促國際成立調查組來調查;而長期致力於中國精神病立法的律師黃雪濤在網上發表評論:指非自願治療就是1種酷刑,最近幾年被聯合國反酷刑條約列為酷刑手段。國際人權服務社將會在6月召開的聯合國會議上,要求人權理事國和觀察國作出回應。

2017年5月9日,709律師李和平(右)獲釋後,與同樣是取保的律師、胞弟李春富(左)相見

剛在周二(9日)獲釋回家的709律師李和平,曾被辦案人員以治療高血壓為名,強迫灌食藥物,李和平妻子王峭嶺早前對本台透露,這種藥物導致李和平肌肉疼痛、胳膊無法抬起、眼睛劇痛、視力受影響等;另1位在1月12日獲取保回家的709律師李春富,被確診為精神分裂,他透露曾被喂服不知名藥物,外界普遍懷疑他的精神病與藥物有關;謝陽妻子陳桂秋日前發表聲明,認為丈夫現時行為舉止異常,強烈質疑是被國保用藥。

天津警方在2015年7月10日,以涉嫌“尋釁滋事”將李姝雲從北京帶走,其後秘密監居6個月。到2016年1月8日,李姝雲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同年4月8日獲得取保。至今年4月7日,取保解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