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核心期刊原主編被查 背後有靠山

5月16日,大陸媒體報導了湖南省社會科學院《求索》雜誌社原主編烏東峰被〝雙開〞和被立案審查的消息。消息中首次使用了〝政治上無知〞之語,除此而外,烏東峰〝經濟上貪婪、道德上敗壞〞,〝涉嫌受賄、行賄等犯罪〞,〝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影響極壞〞。

烏東峰政治上的無知,也在通報中有所體現,其〝採取串供、偽造證據、阻止他人檢舉揭發等方式對抗審查〞,〝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調查時提供虛假情況〞。在經濟方面,〝違規經商辦企業,直接參与投資多家企業〞。在道德方面,〝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性關係並育有多名子女〞。儘管中共官方沒有透露詳情,但已有網民披露了內部通報情況:烏東峰有8個非婚生子女。這顯然已不是一般的道德敗壞了。

至於其行賄、受賄,應主要是指其在長期任湖南社科院雜誌《求索》主編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夥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財物,數額巨大〞。線民的消息指其受賄超過一個億,有18套房產。

公開資料顯示,1955年8月烏東峰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一個官員家庭,喜歡畫畫,當過生產隊長、農村生活經驗豐富。他在湘潭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獲得中國社科院博士學位,後在浙江大學、人大做博士後。2002年成為《求索》雜誌主編,2014年卸任,其同時還任湖南農業大學、湘潭大學博導、湖南省人民政府參事、中南大學特聘教授等職。2014年後,任《華僑大學學報》主編。其妻子王國平現任湖南大學新聞傳播與影視藝術學院教授、博導。

無疑,在腐敗嚴重的中國,教育領域也並非凈土。全國高校評職稱需要靠關係,乃至送錢早已是公開的秘密,而評職稱需要發文章,發文章也要交錢、找關係,湖南當然也不例外。在烏東峰任《求索》雜誌主編十幾年中,有網友在2010年發帖稱〝湖南求索雜誌一年收版面費700萬,湖南的驕傲〞。而要發表一篇文章必須交5,000元。這與通報中所言的〝夥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財物,數額巨大〞相符合。

據報,《求索》是湖南省社會科學院主辦的綜合性理論期刊,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核心期刊,主要刊發經濟學、哲學、文學、歷史、政治學、社會學、法學、管理學等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領域優秀學術論文。2003年在《新華文摘》的詳載和觀點轉載全國排名第一,自稱是湖南省省委、省政府的〝智囊團、思想庫〞。烏東峰在這樣的平台謀求利益易如反掌,可以想見,有多少人趨之若鶩。

問題是,烏東峰的問題多次被舉報,為何卻直至今日才落馬?網路新語絲幾年前刊登的署名巴陵羅子的題為《湖南省社科院公費數百萬為院長朱有志父親辦喪事》的文章,或許可以幫助找到一些線索。

按照文章所言,2007年,湖南省社科院動用公費數百萬為院長朱有志的父親辦喪事。該院全體員工兩次集體奔喪,全體送禮,一次為朱有志的父親,一次為副院長王曉天的母親。烏東峰一個人給朱有志就送了1萬元,《求索》雜誌社則送了3萬。文章說,因為去奔朱有志父親的喪人太多,所以在長沙、高速公路路口,都站有人向奔喪的人散發怎麼去他老家的路線示意圖。此外,喪事中還用警車開道,晚上還放焰火。

文章還透露,朱有志欺上瞞下,修建的集資房拿回扣,且是豆腐渣工程,職稱評定收受賄賂。據悉,湖南省社科院與湖南師範大學、湘潭大學、湖南農業大學、湖南科技大學等大學聯合申報博士、碩士點7個。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上級,有黑社會背景的烏東峰才當上了主編,還當上了社科院出版類職稱的評委,與朱有志共同受賄。

這個朱有志何以如此膽大妄為?是因為他背後有省委領導撐腰。文章透露,朱有志買通了湖南省前任省委、省政府的某些領導及其秘書。譬如某位省級領導的侄兒,叫戚祖良,他在湖南某縣市當一個普通辦事員,〝阿斗〞似的人物,不學無術,但是,朱有志為攀上那位領導的關係,把戚祖良調到湖南省社科院,分到一個研究所,不到一年時間,沒有寫什麼學術論文,把他卻〝破格〞評為副研究員。其後,將其調到行政處當副處長,分管最有油水的基建。朱有志開口閉口就講,〝我們X書記說〞、〝X書記〞。

這個戚祖良的背後的書記應是戚和平。其在1996年至2003年任湖南省委組織部部長,2003年至2006年任湖南省委副書記,其後任湖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副書記、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常務副主任、黨組書記,2011年轉任顧問。

在戚和平任職期間,與江澤民的馬仔、時任湖南省委書記的張春賢、省長周強均有不少交集,二人也都去過湖南社科院考察,肯定其工作。至於肯定的工作應包括朱有志和烏東峰利用《求索》雜誌發表多篇吹捧江澤民的文章,以及湖南社科院高調批判法輪功。

有了戚書記這個靠山,朱有志才有恃無恐,甚至公開說,領導秘書那道關卡被他買通了,你們告狀的人,告狀信被領導秘書扣押了,還返回到他手中。

巴陵羅子的文章還講述了發生在2004年元月的一件事。當時,湖南社科院召開全院員工大會。在會議上,烏東峰威脅反對派何光岳〝老子要殺了你〞,朱有志大罵何光岳有〝神經病〞,何光岳是〝癲子〞(瘋子)。於是,何光岳對外發表《致全國人民公開信》,控訴烏東峰、朱有志。同年5月,湖南省社科院博士要殺人一事在全國網際網路和新聞媒體上傳播開來。新華社、中國青年報等媒體都有新聞報導。

事件被披露後,因為有戚書記的庇護,朱有志和烏東峰不但沒有受到處罰,《求索》雜誌反而獲得了省委宣傳部20萬的撥款。此外,烏東峰還秉承朱有志的旨意,出錢擺平各類新聞媒體,把所有不利於有關省市領導的新聞、批評文章刪掉。

如今,烏東峰被查了,其背後的朱有志、戚和平呢?戚和平背後還有誰呢?

──轉自《大紀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